作家亦農:罵人時用「狗奴才」 是對狗的侮辱

著名作家亦農在應邀出席「北京愛護小動物在行動」活動中,直言:「中國人在罵人時,常用到一個詞『狗奴才』。如果你長期和狗一起生活,真正了解這種動物的時候,你會覺得『狗奴才』這三個字是對狗的侮辱。」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日前,著名作家亦農在應邀出席“北京愛護小動物在行動”活動中,向愛護小動物優秀志願者贈送其新書《桐桐的點點狗》。亦農直言:“中國人在罵人時,常用到一個詞‘狗奴才’。如果你長期和狗一起生活,真正了解這種動物的時候,你會覺得‘狗奴才’這三個字是對狗的侮辱。”
 
狗不嫌家貧,兒不嫌母醜。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狗對你都絕對忠誠,從不嫌棄。相比而言,某些人在狗面前應該感到羞愧。你富貴時他好像對你一幅忠誠不二,極盡溜須拍馬(諂媚奉承之意)、曲意奉承之能勢。一旦你身陷困境,他就會甩手而去,甚至落井下石,再狠狠踩上一腳。與忠誠不變的狗相比,指責這種人是“狗奴才”,實在是對狗的極大侮辱。

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這句話是人類歷經千百年總結出來的。無數事實也印証它的正確性。“狗除了不會說話,它同樣有豐富的情感。我親眼所見,因為村莊拆遷,狗主人搬家離去,被遺棄的狗堅守在破敗的老屋前數月不肯離去,盼望著主人能回來找它。那只又老又瘦的狗就孤獨地站在那裡,執著地凝視著遠方。當別人告訴我這只狗的故事時我忍不住落淚了。如果你不打算和它一直相伴,為什麼當初要養它?人類不該辜負那一顆忠誠之心!”

亦農最初並不愛養狗,只是因為女兒喜歡小狗才抱養了一只。多年的養狗經歷使亦農對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狗,有了深刻的認識。在他的家人和小狗之間發生了許多生動有趣的故事,寫作《桐桐的點點狗》這部小說可以說是水到渠成,是感情自然累積的結果。“今後我願做一名愛護小動物的志願者,身體力行為愛護小動物做點事情。”

《桐桐的點點狗》是一部準紀實(實片記錄之意)小說,記錄了小狗點點和作家亦農夫婦,尤其是和他們的女兒桐桐之間發生的故事。在種種生活場景描述中,細膩地反映了人類與小狗之間的脈脈溫情。“狗也是一條生命,從你決定收養它那一刻起,它就成為你家庭中的一員。它會給你帶來很多快樂,你也要帶它散步,照顧它的吃喝拉撒。

在我們家裡,妻子稱點點為‘狗兒子’。我們在點點面前說到女兒,不說‘桐桐’而說‘姐姐’。我在寫作間隙,會蹲下來和點點說話,或者把我寫作中自認為很精彩的段落讀給它聽。平常家裡只有我和點點,所以中午我會做兩份飯,一份我吃,另一份給點點。”

亦農是一位出版過十幾部暢銷小說的著名作家,他的《石佛鎮》、《北京記者》、《血紙人》等都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面對記者,亦農毫不隱晦地坦言,《桐桐的點點狗》是到目前為止他最滿意的一部作品。因為它真實、真誠,溫馨,充滿了愛與溫晴。“真愛無敵,一部充滿真愛的小說一定會受到讀者的喜歡。”

最後,亦農希望所有人能記住這段印在美國狗証背面的話:請好好對我,因為世界上最珍惜最需要你的愛心的是我,也別把我關起來,你有你的生活,你的朋友,你的工作和娛樂,而我,只有你。在給我命令時請給我理解的時間,別對我發脾氣,雖然我一定會原諒你的,你的耐心和理解能讓我學得更快。請別打我,我有反抗的牙齒,但我不會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