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外交」源自對婦女的重視!? 從陳毅夫人張茜開始

隨著新中國的國際影響越來越大,外交活動也越來越多,而東南亞一些國家領導人訪華都帶夫人一起來,若是領導同志的夫人去陪陪,是合乎人性的,還可以藉機做友好工作。為了打開夫人外交沉悶的局面,由陳毅夫人張茜開始。此圖為陳毅與夫人張茜。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一個新的使命悄悄地走向張茜

當《平平常常的人》出版時,張茜十分激動,這是她從1947年在大連學俄文開始,幾經曲折和歷練,終於在1958年1月翻譯出版的第二本書。張茜的十年寒窗苦讀終於給她帶來了無比的歡樂,她覺得自己成功了,終於可以去完成自己的文學夢了。可是命運卻往往在捉弄人,一個新的使命正悄悄地走向張茜,可她沉醉在成功的喜悅中,完全沒有發現中央在準備另外安排她的工作。

這事要從陳毅工作轉變開始說起。新中國成立後,周恩來總理一直兼任外交部長,總理工作是最繁忙的。而隨著新中國的發展,國際地位也越來越高,外事接待任務越來越重,中央開始為周恩來物色一個外事助手。陳毅的留法資歷,在抗日時出色的統戰成績,管理上海的游刃有餘,使他成為中央的最終人選。1954年9月28日,在全國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上陳毅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不久鄧小平代表中央和陳毅談話,陳毅正式調中央工作並逐漸轉向外交工作。

10月3日,陳毅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團參加訪問民主德國和波蘭,開始了他的第一次獨立外交活動。隨後就頻繁地出現在各種外事活動中,幾乎每天都要會見來訪的外國朋友。1955年4月,陳毅隨同周恩來參加亞非會議(萬隆會議),等於公開了陳毅是周恩來外交助手的身份。1958年1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任命陳毅為副總理兼外交部長。

隨著新中國的國際影響越來越大,外交活動也越來越多,特別是東南亞的國家成為了當時中國外交活動的重點之一。東南亞一些國家領導人訪華都帶夫人一起來,而中國卻沒有一個固定的夫人參加接待,常常是臨時拉人,接待工作效果自然要差些。陳毅後來講過:『新中國成立後在全世界最吸引人,世界上許多人都想來中國看看。外國領導帶夫人來了,如果我們只招待男國賓,無人招待他們的夫人,就不合規格,人家會認為一個革命的國家,卻對婦女不重視。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即將帶夫人來訪,我們領導同志的夫人去陪陪,是合乎人性的,而且還可藉機做友好工作。

為了打開夫人外交沉悶的局面,陳毅首先動員自己的妻子張茜,安排她和自己一起參加駐華使館的宴會,一起接待來華的外國團體。1956年,張茜被安排參加由李德全率領的中國婦女代表團訪問巴基斯坦。代表團成員都是婦女界有名的人物:龔普生、劉清揚、韓幽桐、張茜、拉希達、黃甘英、錢行。其中劉清揚是團員中聲名最顯赫、年紀最大的老大姐。她是中國共產黨成立時的56位黨員之一,參加過同盟會,還是周恩來的入黨介紹人。張茜是年紀最輕的。

臨行前,全國婦女聯合會副主席鄧穎超在參加代表團的准備會上專門提到:這次到巴基斯坦訪問接待方可能會對張茜的接待規格高些,這是因為陳毅同志是國務院副總理,在外交活動中十分活躍。巴方如有這樣安排,也是做給我們政府看的,希望團裡的其他同志要支援團裡的工作,也要支援張茜同志的工作。鄧穎超的這番話已經明顯表露出對張茜今後工作的設想。1957年又增補張茜為全國婦聯執行委員。

 

鄧穎超勸張茜挑夫人工作的頭

為了更好開展外交活動,陳毅動員張茜出來,專門做外交工作和夫人工作,張茜不願意,她已經有了自己的新目標,還在想一年內翻譯兩本書,幾年內有十幾本的成果。她希望有自己獨立的事業,因為文學藝術一直是她的最大喜好,喜歡讀書,喜歡戲劇,喜歡寫作。陳毅幾次動員,張茜就是不答應,臨時客串可以,專職不幹。陳毅沒辦法,就向周恩來和鄧穎超告急。周恩來就對鄧穎超說:『你去做做工作,女同志之間總好說話。』

鄧穎超把張茜約到西花廳,勸她出面挑夫人工作的頭,她說這是項外交工作,也是一項婦女工作,你的條件非常好,非常適合這項工作,一定能幹好這項工作。最後強調說這是一項政治任務,周恩來同志希望你能擔任這項工作。事已至此,張茜也只好服從了。她回到家裡,把鋪在桌上和放在枕頭邊的心愛的幾種中俄大詞典和她幾年積累下來的上百的單詞本都集中起來,堆進了書架的角落裡。

陳毅看了很奇怪問:『怎麼把你最寶貴的東西收起來了,為了不參加夫人工作,連外語都不要了?』
張茜笑說:『這些可以放放了,現在最需要的是英文的東西了。』
陳毅高興地說:『到底是鄧大姐說話靈,一說就通了。』
張茜不無惆悵地嘆道:『我這是第三次轉工作了,都是為了你,連自己的專業都沒了。』

陳毅知道她的鬱悶,第一次是1940年他們結婚,張茜放棄了她最喜愛的服務團演劇隊,第二次是今天她又放棄了剛剛取得成功的文字翻譯工作。陳毅感謝地說:『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放棄了很多。不過我不也是轉行了好幾次嗎?在軍隊待了20年,不也轉向城市管理了嗎?這不又轉向外交了。為了革命,為了國家。我們倆一起幹吧!』

張茜作為中國外長夫人的第一次外事活動,是代表陳毅出席各國駐華使節和經濟代表團舉行的宴會。這次宴會本來是陳毅作為新一任外長與駐華的外國官員的首次正式見面,可是在宴會前陳毅突然病倒,臨時決定由張茜代表陳毅出席會議並致辭。這一行動在中國是罕見的,各國大使和團長也大吃一驚,感受到了中國外交的一種嶄新的靈活性,同時也認識了美麗而大方的外長夫人。這是張茜以夫人身份出現於外交界的處女作,留下了一段佳話。

張茜是一個十分認真的人,一旦決定了要做某件事,就一定要做得很完美。首先,她決定從頭學習英語。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素養,她要從學習楚辭開始,學習中國古典文學,向一些專家特別是向陳毅請教。

率婦女代表團訪問柬埔寨

1958年7月,中國與柬埔寨王國建交。8月,當時報柬埔寨首相西哈努克親王第一次訪華。新中國的建設成就給西哈努克親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堅定了柬埔寨王國與中國友好的決心,明確了他走獨立、中立的路線。期間,西哈努克多次邀請周恩來總理夫人和陳毅外長夫人在柬送水節(11月25日至27日)時到柬訪問,他將親自主持接待。西哈努克的盛情和誠意使人無法推辭,陳毅答應由其夫人張茜率一個婦女代表團前去訪問。

國務院外事辦很重視這項訪問,和外交部、全國婦聯多次協商,組成了11個人的代表團,團員9人,翻譯2人,於1958年11月23日至12月1日到柬埔寨友好訪問。除了團長是張茜,另外8個團員均是各行各業中的女子佼佼者,每一個人都可以寫成一本書。

 

『陳毅元帥夫人張茜萬歲』

1966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初起之時,又一項出國訪問任務落在了張茜的頭上。事情要從1966年柬埔寨的國內形勢說起,當年柬右派朗諾組閣,其路線右轉。而之前李先念副總理訪問柬埔寨剛剛與西哈努克國王商定,支援越南南方的反美鬥爭。因此西哈努感到壓力很大,急需中國的支援,來對抗國內親美勢力的巨大壓力,於是9月1日就正式致電中國外交部,邀請中柬友協代表團訪問柬埔寨。

鑒於國際鬥爭和外交戰略的需要,國務院外辦同意派中柬友好代表團出訪柬埔寨。先準備王昆崙為團長,可是王昆崙當時正在受批判,是政治上很敏感的人物。幾經醞釀,最後決定還是由張茜率團訪問柬埔寨。這次訪問充滿了『文革』的痕跡:組團時,特別選了一位農民勞動模範陳永康和一位工業勞動模範瞿蘭香;在排位置時,專門把兩位勞模排在前面,讓他們坐宴會的主桌,與柬埔寨的王公大臣同桌。

張茜開始穿的也是長褲中式套裝,和團員們一樣胸前別著一枚毛主席像章,後來因柬埔寨的天氣實在太熱,才換上了短袖和裙子。在飯店吃早餐時,忽然有個別人舉著毛主席語錄喊『毛主席萬歲』。大使夫人康岱莎因為一直沒有回國,不知道國內的情況,很是驚訝,說搞什麼名堂;看張茜和其他團員卻低頭吃飯,不吭一聲,更是覺得奇怪。吃了飯張茜和陳叔亮、康岱莎大使夫婦在花園散步,就悄悄講了國內『文革』的一些情況,讓他們大吃一驚,但還是想像不出國內的情況。

西哈努克非常隆重地接待了張茜率領的中柬友好代表團,三次接見,三次宴請。而5月副總理李先念率政府代表團訪柬時,西哈努克只參加了一次會見和宴請。張茜代表總理周恩來和副總理陳毅表示堅決支援西哈努克的中立政策。西哈努克和張茜談得很融洽,以致在代表團去外省訪問時,道路兩邊的歡迎人群中,居然打出了一幅『陳毅元帥夫人張茜萬歲』的標語。

張茜看了大吃一驚,心想這下子回國可不好交代,只好不動聲色地繼續向前走。代表團團員也都看見了,知道事關重大,都像沒看見一樣。所幸回國後沒有一個人提到這個標語,張茜和代表團也就逃過一劫。事過30年後,當時的翻譯吳建民和大使夫人康岱莎才笑談了這事。

張茜對柬埔寨的訪問,穩定了西哈努克的情緒,使中柬兩國友好的關係延長了大半年。然而在『文化大革命』極左高潮的影響下,中柬兩國友好的關係在1967年又遇到一次重大危機,不過這已經與張茜無關了。

新中國成立以來,張茜共出國訪問21次,到過蘇聯、瑞士、印度尼西亞、越南、柬埔寨、緬甸、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錫蘭(斯里蘭卡)和阿富汗,算上後來成立的孟加拉國共12個國家。在國內,張茜接待過許多的總統夫人、王後、公主、首相夫人、總理夫人、部長夫人和婦女界人士,在中國的外交事業特別是在東南亞的友好往來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