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代表委員激辯「徵收擁堵費」!? 京滬最後一張牌

全國兩會期間,一些委員提案建議「徵收擁堵費」,以緩解城市交通擁堵。深圳交警有關負責人近日也表示,公共交通網路完善後將在中心城區收取擁堵費,引發公眾熱議。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緩解交通擁堵的『最後一張牌』如何打出?

全國兩會期間,一些委員提案建議『徵收擁堵費』,以緩解城市交通擁堵。深圳交警有關負責人近日也表示,公共交通網路完善後將在中心城區收取擁堵費,引發公眾熱議。繳了養路費該不該再收交通擁堵費?開徵擁堵費能緩解交通擁堵嗎?……圍繞一系列相關疑問,代表委員激烈爭論,深入剖析。

擁堵費,該不該徵收?

【焦點】面對城市擁堵問題,近年來不斷傳出徵收擁堵費的聲音。對此,專家學者眾說紛紜,管理部門不置可否,市民深表憂慮。

【觀點一】收擁堵費缺乏合法依據

同濟大學教授蔡建國委員:目前針對私家車的收費已有購置稅、燃油稅、車船稅、過路費、過橋費、停車費等多項,而且不少稅費包含了城市基建、交通管理等費用,再徵收擁堵費缺乏合理合法的依據。收費很簡單,但由此帶來的負面影響太大,不少市民要罵人的。

【觀點二】徵收有助緩解交通擁堵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代表:收取交通擁堵費是一種行政干預手段,長期來看,對於緩解交通擁堵應是有效的。此外,汽車尾氣(汽車排放的廢氣之意)是造成PM2.5的最大元凶,收取擁堵費對減少汽車出行數量有促進作用。從這兩個角度看,我贊成收交通擁堵費。

【觀點三】要搞清楚造成擁堵的主因

北京大學第三附屬醫院院長陳仲強委員:需要首先搞清楚造成擁堵的主因是什麼?是規劃、建設問題還是管理問題。如果管理部門總是用收費來解決問題,不僅加重群眾負擔,也是一種缺乏智慧和能力的『懶政行為』。

【記者點評】收費只能抑制部分剛性需求(必要的需求之意),難以解決整個系統的問題。徵收擁堵費之所以備受質疑,除了缺乏法律依據和民意基礎,更因為沒有什麼管理智慧可言。

 

收了費,就能緩解擁堵?

【焦點】提出徵收城市擁堵費者,主要理由是能夠大大緩解交通擁堵。事實上有這麼簡單嗎?

【觀點一】徵收擁堵費可能導致不公

南京大學教授高抒委員:徵收擁堵費可能導致不公。有錢人對收費並不敏感,開徵擁堵費勢必導致豪華車大行其道,影響社會公平。對於大量公務車來說,不管擁堵費多高,最後為其買單的依然是公共財政。這樣看來,收費真正限制的可能只是部分普通車主。

【觀點二】最緊迫任務是做好道路規劃

全國政協委員宋林飛:當前,解決擁堵最緊迫的任務是進一步做好道路規劃、公共交通等方面的基礎性工作,而非加徵擁堵費。徵收『交通擁堵費』是治堵的最後一招,不宜草率使用。

【記者點評】從倫敦等城市的實踐看,徵收擁堵費會陷入一個怪圈:限行或收費—短暫緩解—需求猛增—供給不足—更多限行或收費。我們有我們的國情,收費不宜簡單『與國際接軌』,解決擁堵問題要靠『綜合治理』。

如果收,該具備什麼條件?

【焦點】對於京滬等大都市而言,或許擁堵費遲早『不得不收』。如果徵收擁堵費,一些關鍵環節不容忽視:在什麼前提下徵收?在多大範圍內收?

【觀點一】在基建和管理升級上下工夫

同濟大學交通工程系主任楊曉光:當前國內徵收擁堵費並非『最後的選擇』,時機還遠未成熟。不要光看到倫敦、新加坡、紐約等國外一些大城市收,那是因為人家的公共交通設施極為發達,加之老城街道狹窄,通過(透過之意)提高管理水平挖潛的空間已相當有限,才決定收擁堵費。反觀國內不少大城市,基本交通網路尚不完善,交通管理、道路規劃等方面都大有潛力可挖。為什麼不在基礎建設、管理升級上下工夫,反而老想著在收費上學國外城市?

【觀點二】徵收過程讓公眾有據可查

全國人大代表王生:如果徵收擁堵費,一定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例如,是大面積收取,還是在少數極端擁堵區域收取;是全天收取,還是分時段在擁堵高峰收取。行政管理部門不能搞『一言堂』,應該舉行聽證。徵收全過程應該公開透明,讓公眾有據可查。同時不能『一收了之』,必須『專款專用』,用於緩解本地交通擁堵。

【記者點評】徵收交通擁堵費,是緩解交通擁堵的『最後一張牌』,只能是『不得不出』,而不應該是『主動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