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熊取膽企業歸真堂上市 遭遇一片反對質疑

福建企業歸真堂憑藉著活熊取膽的獨門優勢,謀求資本上市,卻遭來一片質疑和反對。就在爭議風波尚未平息的同時,再次爆出其熊膽產品中,絕大多數產品並非藥品。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福建企業歸真堂,憑藉著其活熊取膽的獨門優勢,謀求資本上市,卻遭來一片質疑和反對。就在爭議風波尚未平息的同時,再次爆出其熊膽產品中,絕大多數產品並非藥品。與此同時,70餘位名人聯名上書證監會,反對歸真堂IPO。儘管根據現行法規,其相關生產不違法,但由此產生的道德和倫理問題,已引起社會各界的巨大爭議,可能對其上市進程產生不小的影響。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資料顯示,目前歸真堂生產的眾多產品中,只有“熊膽粉”和“熊膽膠囊”兩種產品獲得國家藥監局批號,而其他30多種產品均未獲得熊膽藥品或含熊膽藥品批號。對此,業內人士表示,這意味著歸真堂生產的眾多產品中,只有兩種屬於藥品。公開資訊卻顯示,歸真堂目前生產30多種產品,除了上述兩種藥品外,其他產品主要為熊膽茶、清甘茶等產品。那麼,它們是否屬於保健品呢?記者查詢國家藥監局網站發現,歸真堂產品未獲得任何保健品批准字號。

中國保健協會秘書長賈亞光表示,熊膽不能添加到食品中,否則有違法的嫌疑。2009年頒布《食品安全法》規定,食品中不得添加藥品,但可以添加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質,不過,根據衛生部頒布的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質目錄中,熊膽未列入其中。這意味著歸真堂生產的熊膽茶等多數產品,既不是藥品,也不是保健品,更不是食品。

亞洲動物基金工作人員方丹表示,反對部分活熊取膽企業,並不是反對熊膽入藥,而是反對打著“保護黑熊”和“發展中醫”旗號,純粹為了商業利益而殘害黑熊的行為。目前,歸真堂產品主要是所謂的“健品”,而且沒有批號,很像之前的“中華鱉精”。因此,用“保護中醫”當做借口,難以自圓其說。公開資料顯示,歸真堂上市所募資金將用於擴大黑熊養殖,計劃將400頭左右的養殖量提高到1200頭。

方丹介紹,目前歸真堂的黑熊養殖基地一直都很“神秘”,儘管對外宣稱採取無痛技術採集膽汁,但外人根本無法實地考察,因此其採集手段、採集量,以及熊膽原料產量,都無從知曉。一位中醫人士強調,活熊取膽和發展中醫產業並不矛盾,熊膽藥品現在沒有很好的代替品,不少患者對其仍有大量需求。目前,國內也尚未有取消活熊取膽的時間表。但其根本原則是“熊膽入藥”,如果廠家把熊膽挪作他用,毫無疑問應對這樣的企業經營進行嚴格限制。

就在歸真堂產品“身份”遭到質疑的同時,2月14日,由全國政協常委馮驥才、著名歌手韓紅、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等70餘位名人簽名的《致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的籲請函》,由北京愛它動物保護公益基金會工作人員送交中國證監會。

據了解,該函件陳述了歸真堂不符合《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管理暫行辦法》的三點理由:歸真堂主營的熊膽業務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熊膽行業經營環境可能發生重大變化,並對歸真堂的持續盈利能力構成重大不利影響;歸真堂在最近三年記憶體在違法行為。

“它基金”有關負責人表示,細數歸真堂不能上市的三大理由,從合法性上質疑歸真堂的上市申請,有理有據。這位負責人表示,“它基金”將期待證監會的正面回覆,並將發起第二輪更為廣泛的聯署簽名活動,希望籍此阻止歸真堂上市,進而在即將到來的全國“兩會”上呼籲盡早立法取締備受詬病的活熊取膽業。值得一提的是,天使投資人薛蠻子等投資大鱷也加入其中,令金融資本領域對歸真堂的上市申請意見逐漸浮出水面。

此前,公益慈善組織“中國SOS求助”創始人白一鵬已籌措1.2億元資金計劃收購歸真堂股權,意欲阻止歸真堂的上市計劃。據了解,這一股權收購邀請如2月17日仍未收到商談回覆,則視同收購意向未被採納。在近年國內湧動的IPO大潮下,這也將給那些只盯著資本前景的創投敲響警鐘,利益驅動下,資本作祟,專案再盈利也不能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