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名網友發起抵制 多地停售熊膽製品

活熊取膽爭議愈演愈烈,萬名網友上網發起抵制購買,目前已有多地停售熊膽相關產品。此為熊膽產品。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活熊取膽爭議愈演愈烈:亞洲動物基金宣布2月21日回應“無痛取膽”。專家稱人工熊膽可替代且早已通過臨床試驗,卻遲遲無法獲批。

據《東方早報》報導,2月16日下午,歸真堂向湖南《瀟湘晨報》記者劉潔演示了活熊取膽的過程。劉潔拍下了全程,但強調這都是歸真堂的現場“演示”,至於其他黑熊在“固定時間”是如何抽取膽汁的,尚無從知曉。圖一:進入歸真堂生產車間,工作人員打開一個鐵籠,一頭嚎叫的黑熊自己鑽進籠中,安靜貪婪地吞食起食物。圖二、圖三:在黑熊進食時,工作人員用棉花在熊肚子上消毒後,將長約10厘米的鋼管“裝”到熊肚子上,黃色的膽汁流了出來。圖四:歸真堂用於活熊取膽的工具。


劉建平 制圖


圖一


圖二


圖三


圖四

更多的人站到了歸真堂的對面,且拿出更證據反對活熊取膽。2月19日,就在歸真堂邀請100餘人參觀活熊取膽後的第二天,瀋陽醫科大學原副校長姜琦表示,人工熊膽完全可以等量、等效替代天然熊膽。亞洲動物基金也表示將於2月21日召開發布會,回應活熊取膽無痛說。

福建歸真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歸真堂”)是一家家族式企業,以從活熊體內提取膽汁聞名,今(2012)年2月1日,它出現在證監會公告的排隊上市企業名單中。爭議由此爆發,網友質疑歸真堂活熊取膽不人性。中藥協會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原副局長房書亭2月16日力挺歸真堂說,“活熊取膽過程就像開自來水管一樣簡單、舒服”。

但“活熊取膽的膽汁質量不高、有抗生素殘留”的質疑又接踵而來。危機中的歸真堂宣布取膽、製藥都是經過國家有關部門批准的,“反對我們就等於反對國家”。爭議仍在繼續,截至2月19日22時許,已有超過10000人在鳳凰網簽名抵制歸真堂上市,而成都、瀋陽等地的幾十家藥店也已經停售熊膽製品。

 

歸真堂和它的兩大對手

2月18日20時30分,歸真堂在公司網站上掛出公開邀請函,將2月22日和24日兩天定為開放日,邀請社會各界人士參觀養熊基地,“特別歡迎亞洲動物基金、它基金及其他動物保護組織派員參與。”就在邀請函發布兩小時後,歸真堂的網站被黑客(駭客之意)攻擊,直到2月19日上午才恢複正常。

巧合的是,就在2月19日,曾於2月14日聯合近70位知名人士向中國證監會遞交籲請函阻截歸真堂上市的北京愛它動物保護公益基金會(簡稱它基金),在北京舉行了名為“人工熊膽,路在何方”的研討會。瀋陽藥科大學原副校長、人工熊膽研究課題負責人姜琦在研討會上介紹了始於1983年的人工熊膽研發,重申人工熊膽的配製處方和工藝於2006年5月17日獲得國家發明專利,2007年上報至國家藥品審評中心,但至今未通過審批。

此番反對“活熊取膽”的另一帶頭者——亞洲動物基金(AAF)中國區對外事務總監張小海昨晚告訴早報記者,該基金決定於21日下午在北京召開一個發布會,專門對歸真堂的一系列事件做一個正式的回應,尤其要回應“無管引流”的無痛說。對歸真堂方面發出的邀請,張小海說,非常願意去參觀,但邀請之事尚未落實。

看活熊取膽有三大限制

根據歸真堂的邀請函,此次“預計可接待100人左右,2月22日面向媒體記者,24日面向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意見領袖、專家學者及動物保護組織,其他人士將酌情安排”。上述邀請函特別列出了“意見領袖及動保組織特邀名單”,受邀者共計72人, 其中既有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香港女明星莫文蔚等知名人士,也有張小海、最早在微博發布歸真堂上市消息的雲南衛視《自然密碼》製片人余繼春等人。

歸真堂方面負責邀請的王女士2月19日在電話中告訴早報記者,第一批媒體名單即將公布,其確認方式將是“按報名先後順序”,“沒經過刪選”。被問及環保組織及意見領袖的報名情況時,她說,“這也要他們(環保組織)自己報名,我們已經公開邀請了,媒體都是自己報名的”。

對此,央視著名主持人、“它基金”發起人張越昨日稱,“對歸真堂開放熊場的做法表示肯定”,但她同時對歸真堂限定時間、限定地點、限定人群、故意將記者與專業人士分開的做法表示異議,“一個被精心安排的‘被參觀’究竟能看到什麼?”

歸真堂被指上市不合法

公開資料顯示,歸真堂成立於2000年12月18日,系福建錢山集團下屬企業,2006年進行股份制改制。根據歸真堂2009年11月19日在《福建日報》發布的接受上市輔導公告,其主要股東為邱榮輝(法定代表人)、邱海東、邱麗瓊、蔡資團、陳瓊芳、胡連榮、江蘇澄輝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和江蘇鑫澳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其中,邱榮輝和邱海東父子是董事長、總經理,而他們又是歸真堂創辦人邱淑花的丈夫和兒子。這意味著,歸真堂是一家家族式的企業。

根據中藥協2月16日的聲明,歸真堂系其一般會員單位,每年會費5000元。從福建省環保廳對歸真堂的核查公示資料可知,其擬上市的主要募投專案包括“年產4000公斤熊膽粉”和“年存欄黑熊1200頭”等。  

就歸真堂上市是否符合法律,律師安翔2月19日在“它基金”組織的研討會上分析說,歸真堂的行為按照證監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管理暫行辦法》、衛生部《關於不再審批以熊膽粉和肌酸為原料生產的保健食品的通告》、國家五部委《關於進一步加強麝、熊資源保護及其產品入藥管理的通知》以及國家林業局2008年第15號公告有關“各級林業主管部門不得批准向非定點醫院銷售相應的野生動物原材料”等規定來看,都是不符合的。

為化解反對浪潮,歸真堂創辦人邱淑花日前表示,該公司已派人至北京尋求有關部委的幫助。邱淑花還說,養熊是林業部頒發批文,生產熊膽粉是1995年衛生部頒發藥准字號,都合法,“可以說,如果反對我們就等於反對國家。”2月15日,張小海說,他們也正在北京尋求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支援,希望推動取締活熊取膽。

活熊取膽產業不長久?

世界保護動物協會專案協調員孫全輝昨日介紹說,利用熊膽的傳統主要在亞洲,尤其是韓國和中國。但韓國去年宣布,要在10年內退出這一行業,而且和中國不同的是,他們是把熊養到10歲時殺死,取一次膽,活熊取膽是禁止的。孫全輝稱,活熊取膽並沒有一個國際的市場,熊膽品貿易在其他國家是被禁止的。將來這一行業的趨勢應該會有替代品出現,雖然時間需要多久誰都不知道,但趨勢是一定的。

但據《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在支援歸真堂的一方看來,亞洲動物基金會背後有西方製藥財團的資金支援,他們攻擊黑熊養殖,脅迫中國政府取締黑熊養殖與熊膽粉入藥,目的是將名貴中藥熊膽粉置於死地,然後輕而易舉地占領我國肝膽藥物市場。對此,張小海回應稱,以去年的資料為例,亞洲動物基金94%的資金來自個人捐款,其中絕大多數為小額的捐款,剩下的6%主要來自和渣打銀行等企業舉辦活動時的資助。

 

活熊取膽四大爭議

1.活熊取膽──無痛還是虐待?

在中國中藥協會2月16日召開的媒體溝通會後,中藥協會會長房書亭關於“熊在無管引流過程中很舒服”的表述,已在網上廣為流傳。房書亭當時一再表明,目前的無管引流活熊取膽對黑熊健康並無影響,“如今活熊取膽是自體造管,無痛引流,並未對黑熊產生影響。”

但世界保護動物協會專案協調員孫全輝博士昨日向早報記者表示,實際上從熊第一次做手術準備取膽起,風險就存在,對熊的疼痛的“虐待”就存在,因為這個手術對專業的要求是相當高的,而目前並不知道手術的成功率、引發的疾病及併發症等資料。它基金一名工作人員昨日表示,歸真堂此次的公開參觀將媒體和環保人士分開,如果不具備專業知識,是根本無法觀察到本質問題的。

2.活熊取膽──真的沒法替代?

在它基金2月19日下午舉辦的研討會上,瀋陽醫科大學原副校長姜琦介紹了人工熊膽的坎坷歷程。此前,中國中藥協會會長房書亭曾表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替代品出現,更不能簡單地根據功能主治用草藥代替。”北京同仁堂也有專家表示,熊膽沒有替代品。

但姜琦介紹說,人工熊膽於1983年經衛生部批准立項,相繼由瀋陽藥科大學、遼寧省醫藥工業研究院等單位共同承擔。科研人員經過幾十次配方選擇,最終使人工熊膽的化學組成、理化性質、穩定性等均與優質天然熊膽一致,主要有效成分相同、含量接近,而且質量穩定。

經過艱辛研究,人工熊膽由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龍華醫院、上海曙光醫院等完成了二期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在治療急性扁桃體炎、肝火亢盛型高血壓上,人工熊膽與天然熊膽的療效無顯著性差異,可以1:1等量替代。姜琦說,到2007年,人工熊膽完成了研製、試驗、批產權等全部工作,一直在等待國家批准,“如果我們有問題,你可以下正式文件,我們可以修改,可以補充。但無論如何,不能長期這麼壓著。”

此外,公開資料表明,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近年的研究表明,黃柏、黃連和黃芩三種中藥抑制肝癌細胞增生和擴散的功效,都比熊膽理想。

3.活熊取膽──質量真的好嗎?

2月19日下午,姜琦還介紹說,“我們研製的人工熊膽中,主要成分牛磺熊去氧膽酸鈉的含量和優質天然熊膽一致,且質量穩定”,而活熊取出的膽汁和優質天然熊膽相差甚遠,因為引流熊的生活方式和飲食結構與真正的天然熊截然不同,引流熊的膽汁在肝腸迴圈不足,加之長期引流使引流口發生了生理變化,所以質量很不穩定。

廣州一家三甲醫院的主任中醫師丁教授日前表示,活熊取膽肯定有創傷,創口長期不愈合就容易發炎,而為避免發炎,多半會給熊使用抗生素,那麼取膽製藥的藥效就因此會打折扣。亞洲動物基金會公關教育部負責人則表示,曾多次在養熊場的黑熊膽汁中發現抗生素殘留。

此前,亞洲動物基金中國區對外事務總監張小海曾說,熊的取膽傷口常年不愈,且插入導管取膽時很難徹底消毒,所以熊的取膽口常常發炎潰瘍,肝膽病變也十分常見,導致膽囊感染、肝臟感染甚至癌症,“可能會給消費者帶來健康威脅。”

4.歸真堂濫用──活熊取膽了嗎?

有關歸真堂“活熊取膽是保護中醫”的借口,目前看來難以自圓其說。2月15日,新華社旗下《經濟參考報》記者報道說,國家食藥監局資料顯示,在歸真堂目前生產的熊膽產品中,除了“熊膽粉”和“熊膽膠囊”獲得國家藥監局批號外,其他30多種產品均未獲得熊膽藥品或含熊膽藥品批號,主要為熊膽茶、清甘茶等保健產品。不過,歸真堂還沒有一種產品獲得任何保健品批准字號。

中國保健協會秘書長賈亞光表示,儘管國內目前尚未取消活熊取膽,但其根本原則是“熊膽入藥”,如果廠家並非把熊膽“入藥”而是挪作他用,毫無疑問應予以嚴格限制。亞洲動物基金中國區對外事務總監張小海也曾表示,以歸真堂的一款產品為例,僅僅3g熊膽粉被包裝在50厘米見方的盒子里,包裝得很豪華,售價也高達400多元(以人民幣計價),“大部分的熊膽消費都是禮品消費,而不是藥品消費。而這些禮品消費都是建立在黑熊的痛苦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