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衛平公共場合各種睡姿屢屢搶鏡 捧場兒子進入睡眠模式

「棋聖」聶衛平嗜睡,這並不是新聞。這些年並不曾遠離棋壇的他,卻總是以「憨態可掬」的睡姿屢屢搶鏡而非棋力。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棋聖」聶衛平嗜睡,這並不是新聞。這些年並不曾遠離棋壇的他,卻總是以「憨態可掬」的睡姿屢屢搶鏡而非棋力,「棋聖」之名怕是遲早要被「睡聖」所取代。這不,他又一次在公共場合甜甜地進入了夢鄉,這次是出席影片《初到東京》的首映禮……。

孔令文擔當電影代言人  老聶首映禮卻「睡得香」

《初到東京》是一部講述了中國青年圍棋手吉流,為實現圍棋夢想初到東京時的一段難忘經歷,導演蔣欽民為力求精益求精,邀請到了聶衛平的愛子孔令文擔綱圍棋顧問和代言人。3月18日,除了影片主創人員之外,聶衛平、王汝南、常昊等圍棋國手作為嘉賓出席。既然兒子做代言,聶棋聖捧一下場也是理所當然,然而,這種場合老聶也不忘找機會「瞇一會兒」。從現場的圖片來看,老聶時而單手托腮,時而哈氣連連,時而閉眼小憩,時而睡眼惺忪……可愛的老聶完全進入了「睡眠模式」,任現場發生什麼,他自「巋然不動」。

在早些時候接受《華西都市報》採訪時談到兒子「觸電」,老聶直擺手:「我寧願演,演完就沒事了,像他這種顧問,我不願意當,你想拍一部電影多少事啊,老問老問,麻煩死了。」看樣子,老聶對於愛子參與到這部電影的創作中是頗「不以為然」的,於是在首映禮上再次「會周公」也就變得「合情合理」。

聶衛平嗜睡「前科」多  《藝術人生》現場曾讓朱軍擦汗

說起來,這並不是棋聖第一次「大睡」,他的「前科」真可謂數不勝數。2009年5月,央視《藝術人生》欄目組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遺址舉行了《中國節——端午》大型電視活動,專門邀請了聶衛平、于丹、方文山、紀連海、蔡瀾等數位「大師級」人物出席節目。然而讓主辦方汗顏的是,在節目錄播現場,「棋聖」聶衛平不顧觀眾感受大打瞌睡。老聶的這種情況嚴重影響到了節目錄製,現場主持朱軍不得不親自上前,數次將聶衛平從夢中叫醒。

就在《藝術人生》過後沒多久,在和杭州市相關領導的會面中,他再一次大打瞌睡,囧得身旁的國家圍棋隊領隊華學明不知該如何是好。

另外一次是在《建國大業》的片場,老聶首次「觸電」出演一位跟段祺瑞展開車輪戰的棋手。雖然最後該鏡頭被刪減,但拍攝時的花絮依然令人捧腹,那就是老聶沒能扛得住「瞌睡蟲」的侵襲。「就坐那兒等啊等的,我老想睡覺,以後我可不打算再客串什麼角色了。」老聶的戲不足1分鐘,但是戲分成很多片段,拍了四五個小時,讓他犯睏。

 

老聶可能是疲勞加抱恙  專家詳解中老年「嗜睡」成因

一而再再而三不理會旁人迅速入睡,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記者採訪了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老年科主任醫師任利群。

據任醫師介紹,從醫學角度上來看,嗜睡成因有兩種:一種是功能性的,主要是由於過度疲勞而無法控制自己的精神狀況。比如像聶老這樣長期喜歡熬夜看棋看橋牌,第二天很容易打瞌睡。而聶老所從事的圍棋這一職業,是高度使用腦力的,腦力的疲勞積累遠高於體力,從工作性質上來說,聶老時常「過度疲勞」也是可以理解的;另一種是病理性的,中老年人上了年紀,難免會有心腦血管方面的問題,造成大腦供血不足,從而常常犯困。有時用藥物治療相關疾病,藥物本身也會產生「鎮靜」作用,從而會使人入睡。

任醫師估計,聶衛平多次公共場合入睡很有可能是多種成因疊加所致:「一方面他由於自身的職業屬性而長期疲勞,另一方面,他體型比較胖,上了年紀之後很有可能有一些相關心腦血管症狀。聽說早期他的身體也一直不是太好,需要在賽場吸氧。」

對於嗜睡的治療方法,任醫師提到:「若是功能性的,可以徹底放鬆、恢複體能,必要時輔以藥物治療。若是病理性的,那就需要對症下藥,循序漸進。」

去年,圍棋記者謝銳在「微訪談」時也曾提到過聶老的嗜睡問題,他指出聶衛平打瞌睡是因為晚上睡覺不規律所導致的,「聶老睡覺一事其實很簡單,一是他晚上睡覺沒規律,經常看網上橋牌比賽到凌晨一兩點,自然缺少睡眠,白天還不找時間就睡。還有呢,他老人家也有點托大,常常聽不慣別人在那裡廢話,索性睡覺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