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汽、柴油每噸平均提高600元 但補貼困難和公益群體

自成品油提價後,鑒於國際市場油價上漲幅度早已超過國內成品油價格調整的條件,國家發改委通知決定較大幅度調整油價,自3月20日起將提高汽、柴油的價格。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自2月8日成品油提價後,鑒於國際市場油價上漲幅度早已超過國內成品油價格調整的條件,國家發改委通知決定較大幅度調整油價,自3月20日起將汽、柴油價格每噸平均提高60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全國平均90號汽油和0號柴油每升分別提高0.44元和0.51元。

國際市場油價上漲幅度早已超過國內成品油調價條件

據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介紹,根據現行成品油價格形成機制,當國際市場原油連續22個工作日移動平均價格變化超過4%時,可相應調整國內成品油價格。2月8日成品油價格調整後,受伊朗核危機等因素影響,國際市場油價大幅攀升。

2月下旬和3月上旬,美國西得克薩斯原油和英國北海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分別達到每桶109.8美元和126.2美元,均創2011年4月份以來的最高水平。2月24日,國際市場3種原油連續22個工作日移動平均價格上漲即超過4%,目前漲幅已超過10%。所以,國家相應提高國內汽、柴油價格。

為保證市場物價基本穩定,防止連鎖漲價,這次成品油價格調整後,對與居民生活密切相關的鐵路客運、城市公交、農村道路客運(含島際和農村水路客運)價格暫不作調整。地方人民政府和相關部門將繼續落實“綠色通道”政策,對整車合法裝載鮮活農產品的車輛免收車輛通行費。

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已達56%,石油消費高速增長難以為繼

據介紹,我國成品油價格之所以要與國際市場同步上漲,重要原因是隨著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的不斷提高,保障國內石油穩定供應的壓力日益加大。近年來,隨著我國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加快,我國成品油消費持續快速增長。2000年我國成品油表觀消費量為1.1億噸左右,2011年已達2.43億噸,年均增幅7.5%。與此同時,石油對外依存度由2000年的30%上升至2011年的56%。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我國完成工業化、城市化需要一個較長的過程,但石油消費保持長期高速增長難以為繼。及時理順國內成品油價格,一方面可以發揮價格槓桿的調節和引導作用,抑制石油消費過快增長,促進資源節約;另一方面,有利於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滿足國內石油需求。特別是,當前國內春耕生產用油旺季即將來臨,中東局勢持續動蕩,及時調整國內成品油價格,進一步理順價格關係,對保障國內市場供應和國家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為保障市場供應,維護市場價格秩序,在調整成品油價格的同時,國家明確要求中石油、中石化兩公司加強生產組織和調運,優化產品結構,確保春耕期間柴油市場供應;並要求企業充分發揮石油企業內部上下游利益調節機制作用,平衡好內部利益關係,調動煉油企業生產積極性,從機制上保障成品油市場穩定供應。各級價格主管部門將加大市場監督檢查力度,堅決查處不執行國家規定價格政策,以及囤積居奇、捏造散布漲價資訊、串通漲價、搭車漲價、價格壟斷、價格欺詐等行為。

國家將繼續補貼困難群體和公益性行業

如何緩解成品油提價給困難群體和公益性行業帶來的影響?這位負責人表示,國家將按照已建立的石油價格補貼機制,繼續對種糧農民、漁業、林業、城市公交、農村道路客運給予補貼,並對計程車運價在調整前給予臨時補貼。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中央財政將按農資綜合補貼動態調整機制規定,及時足額安排農資綜合補貼資金,確保農民種糧收益不因柴油價格調整而減少。同時,於4月底前將2011年對部分困難群體和公益性行業的油價補貼清算資金撥付地方,並提前預撥部分2012年補貼資金,以化解成品油價格調整影響。

地方人民政府及相關部門應限時足額將補貼資金發放到位,特別是按照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聯動機制的要求,統籌考慮成品油、液化氣等調價和市場價格變動因素,繼續做好城鄉低保物件等困難群體基本生活保障工作。

客運出租行業可按價格聯動機制疏導調價影響

為減少成品油價格調整對交通運輸業的影響,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公路客運、出租汽車行業可按照已建立的運價與成品油價格聯動機制,疏導成品油調價影響。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將對涉及交通運輸等行業的相關收費進行全面清理。

一律取消未經國務院和省級人民政府及其財政、價格主管部門批准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專案;已取消的行政事業性收費,不得以經營服務性收費名義重新收取;按規定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專案,要通過成本調查、後評價等辦法,降低偏高的收費標準。

同時,深入推進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工作,堅決清理各類違規和不合理收費,降低偏高的通行費收費標準。全面清理和規範針對公路客貨運輸司機收取的經營服務性收費,合理調節運輸各環節利益關係,對未按規定明碼標價、利用壟斷地位強制收費以及採取價格歧視、價格欺詐等手段收費的行為,要嚴肅查處。建立健全集體協商制度,充分發揮城市人民政府、行業組織和龍頭企業作用,指導、協調出租汽車經營企業合理確定計程車經營承包費用,保障駕駛員的合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