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買房2012會終止糾結嗎? 「丈母娘房市」是阻礙之一

「蝸牛背著那重重的殼啊,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小時候幾乎每個人都學過這首民謠。長大了,才發現,房子成了壓在年輕人人生路上的一個「重重的殼」。更令他們擔心的是,還有力量爬上去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蝸牛背著那重重的殼啊,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小時候幾乎每個人都學過這首民謠。長大了,才發現,房子成了壓在年輕人人生路上的一個『重重的殼』。更令他們擔心的是,還有力量爬上去嗎?房子意味著什麼?一項調查顯示,八成受調查者認為『幸福和房子有關係』,其中近七成認為『房子是幸福家庭所必需』。

這種幸福觀,是年輕人的『自選動作』,還是社會的『規定動作』?是奮鬥目標,還是『大山』一座?恐怕他們也說不清,於是就糾結。進入3月,在各地樓盤大力促銷下,樓市交易量有些回暖。3月14日,在兩會後的記者見面會上,溫家寶總理表態:『房價還遠遠沒有回到合理價位。』

面對房價迷霧與總理表態,許多年輕人又開始糾結,繼續租房還是咬牙買房?也許溫總理下面的一番話,會讓年輕人有個參照:『我們說住有其居,並不意味著住者有其屋。從方向上看,應該鼓勵更多的人租房。』

一個廚房的價格,全世界都玩遍

『只要半個平方米的價格,日韓新馬泰都玩了一圈;一兩個平方米的價格,歐美列國也回來了;幾年下來,全世界你都玩遍,可能還沒花完一個廚房的價錢;那時候,說不定你的世界觀都已經變了。生活在於經歷,不在於平方米;富裕在於感悟,不在於別墅。』

這是網上頗為流行的一個段子。有網友評論道,當高房價成為一種背負時,換一種方式來看待,或者會有海闊天空之感。但是,在市場上,有種觀點很固執:每月房租白白交給了房東,還不如用來當『月供』呢。中原地產三級市場研究部總監張大偉並不贊同這一觀點。『在租售比合理的情況下是這樣的,但在現有的房價高企的情況下,並非如此。』

張大偉給記者算了一筆帳:北京的租售比已經超過500,以購買一套13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左右的房子為例,首付三成,貸款100萬元,20年,月供每月要超過7000元——這可以在一個不錯的位置租一個豪華三居了。兩相比較,生活質量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2009年畢業的陳峰就遭遇生活和精神上的窘困。2011年初,他貸款在北京大興郊區買了期房,2013年交房,總價123萬元。齊集父母、親朋和自己三方的力量,才交了首付,貸款48萬元,期限20年,月供4800元——『月供比我工資還高。』

由於還沒有交房,繼續租房的小陳面對的局面是:自己工資付房租跟生活費,剩1000元不到還房貸,剩下的房貸就要靠家裡。『我雖然不優秀,但自覺還是很努力的,結果工作兩年半,連個房貸的月供都不夠,悲哀啊。想起來,挺對不起父母的。』

『啃老』的並不是小陳一個人。2011年初人民日報與人民網聯合調查顯示,除銀行房貸外,有22%的被調查者靠父母資助。房貸壓力也比較明顯。貸款之後,35%的人認為自己生活品質大大下降,11%的人不敢換工作,35%的人因此要精打細算。全國人大常委鄭功成表示:『住房應當是最昂貴的消費品,應該是用一生的規劃來解決。世界上恐怕沒有哪個國家的人,一走出校門就要買自己的房,這是不現實的。』

以首次購房的平均年齡為例,法國為37歲,日本、德國為42歲,美國人也在30歲以上;2010年北京首套房貸者的平均年齡只有27歲。比起一些發達國家,中國人的首次購房年齡較小。鄭功成說,現在高校畢業生一出校門就考慮購房的現象表明大家在焦慮,雖然可以理解,但確實不能這樣持續發酵。如果持續發酵,商品房的價格不可能回歸正常與理性。

是什麼阻礙了租房

先租後買,先小後大,量力而行,循序漸進,是專家們呼籲的住房消費原則。道理人人都懂,但現實卻不會按照道理的劇本上演。『不是我不想租,實在是租房傷不起』,成為眾多年輕租房者的心態。陳峰說,『當房奴不好受。如果條件合適,我還是願意選擇租房子。』而現實是,他一年半以來,搬家5次。搬家的原因各異:房東漲價、仲介違約、洗衣機故障無法使用而仲介拒絕維修、合住的人衛生習慣較差……。小陳遇到的問題並不罕見。現有房屋租賃市場的不完善,影響著年輕人的租房意願。

 

在張大偉看來,有不少門檻阻礙了年輕人租房傾向。首先是近幾年我國一些城市房價上漲過快,年輕人產生『越晚買越買不起』的恐慌心理,同時難抵房子增值帶來財富倍增的誘惑。其次是市場上可供出租的房源太少,供不應求,導致租金高,並且上漲快。從2010年4、5月至今,租金平均上漲20%,部分地區甚至達到30%-50%。再次是租賃市場不規範,租房合同不具備約束力,缺少相應的法律法規進行管理。

此外,不可回避的是,中國人歷來就有蓋房、置業的文化傳統,一直把房產看做家庭的標誌,也正因如此,才有『丈母娘房市』的客觀存在。『未來女婿買不買房,是一個對我女兒的態度問題。買,才嫁得放心。』在京工作的張晗的母親這樣說。丈母娘的觀念造就了許多年輕人婚戀煩惱,致使他們不能安於租房過日子,不得不提前制定買房計劃。

不過,這種觀念正在受到『裸婚新風』的挑戰。也許現實太無奈,年輕人以不買房、不買車、不辦婚禮、不度蜜月,甚至沒有婚戒為標志,不要負擔要生活,不要物質要愛情。

如何讓租房沒有糾結

網友在什麼情況下選擇先租後買呢?調查顯示,30%的網友對公租房抱以熱望,希望政府大規模建設公租房,同時降低門檻,住進了公租房就不著急買房了;25%的網友認為,房價要穩定,才能緩解恐慌性需求;20%的網友認為租房市場規範,房源更多,租房會更安心;17%的網友認為如果能長租,不需總搬家,就不著急買房。

好的消費理念,也需要好的消費環境。張大偉表示,樓市調控的目標不能只調控出售市場,也要對租賃市場進行管理規範。學習德國等國家的做法,建立房屋租賃法等法律法規,規範亂漲價等行為。據介紹,德國法律規定,如果房東定的房租超過『合理房租』20%-50%,房客就可以上法院起訴,房東敗訴的結果是面臨罰款甚至坐牢。

鄭功成表示,政府應當增加公共房屋的供應,滿足困難家庭與剛就業勞動者的起碼居住條件,讓年輕人能夠從容計劃自己的人生事業與生活發展階段。大學生剛畢業不能讓自己成了『房奴』,政府、社會、家長應當努力減輕這種壓力。同時,年輕人也要稍安勿躁,要看到國家正在緩解住房緊張的努力。

今(2012)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將繼續推進保障性住房建設,在確保質量的前提下基本建成500萬套,新開工700萬套以上。這意味著近3年新增2000萬套的保障性住房,即有2000多萬戶低收入或困難戶將直接受益。

鄭功成判斷,如果實現了國家『十二五』規劃中明確的目標,即到2015年時保障性住房要滿足城鎮居民住房要求的20%的話,應當會極大地緩解當前的住房問題。那就意味著許多低收入戶和剛參加工作的勞動者有希望解決相應的居住條件。


制圖:孫有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