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齡閃婚!一生沒有備齊嫁妝 對父母抱愧終生

宋慶齡瞞著家人和孫中山「閃婚」,之後父母才追到日本,將嫁妝給了他們。由於結婚突然,那塊菊花衣料還是半成品。她的母親說,你今後請高人將它繡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宋慶齡瞞著家人和孫中山『閃婚』,之後父母才追到日本,將嫁妝給了他們。由於結婚突然,那塊菊花衣料還是半成品。她的母親說,你今後請高人將它繡完。晚年宋慶齡說,有一點別人永遠比不過她,要是有點什麼病痛,孫先生是醫學博士出身的。她充滿自豪地說:『你看看,你看看我找的男人。』

這是一對沒有血緣關系卻形同母女的兩個人。一位是孫中山的夫人,一位是極為普通的女子。24年裡,隋永清依偎著宋慶齡長大,伴隨她走到生命的終點。30年後,2011年5月29日,『遺愛長留——隋永清藏宋慶齡文物展』在上海宋慶齡故居紀念館開幕。在上海宋慶齡基金會原副秘書長沈海平女士的幫助下,我們得以完成對隋永清女士的訪談,從中,我們看到了一個真正有血有肉的宋慶齡。

『媽媽太太』是孩子們對宋慶齡的專有稱呼

隋永清是宋慶齡的警衛員隋學芳的孩子。1957年底,隋永清出生,隋學芳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宋慶齡,那一年宋慶齡64歲。隋永清回憶道:『她身邊的工作人員都有一個習慣,誰家有孩子了,都會抱給她,給她看一眼。』宋慶齡一生未曾生育,但她非常喜歡孩子。

當隋永清被抱到宋慶齡面前時,她非但沒有像別的孩子一樣因為認生而大哭大鬧,反而是對宋慶齡一笑,正是這一笑,讓宋慶齡覺得冥冥中同這孩子有一種親密的緣分。

宋慶齡不喜歡被人叫顯老的稱謂,如阿婆、奶奶等。多年從事宋慶齡研究的沈海平談到,『媽媽太太』是孩子們對宋慶齡的一個特有稱呼。這個特別的稱謂曾令宋慶齡研究者們費神考證了許久。

那時,在宋慶齡上海寓所餐廳裡有宋慶齡母親倪老夫人一張畫像。在永清剛會講話的時候,吃飯前,宋慶齡把她領到倪老夫人像前,讓她面對老太太說:『婆婆吃飯了』。永清問,她是誰?宋慶齡答,『這是我的媽媽。』然後讓永清再叫一遍。隋永清就大聲叫『這是太太的媽媽』。第二天飯前,宋慶齡又領永清走到倪老太太像前。永清一下子懵了,不知該叫什麼,脫口叫了『這是媽媽太太』。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宋慶齡卻說,好啊,這個稱呼太可愛了!以後小孩子都不許叫我太太了,都叫媽媽太太!秘書張玨也說,今後小朋友們就都跟著永清叫媽媽太太!這之後,『媽媽太太』就成了永清這一輩孩子們對宋慶齡的專有稱呼。

養女隋永清出嫁 宋慶齡哭了

宋慶齡很喜歡和孩子在一起的家庭氛圍,過普通家庭般的樸素生活。平時在臥室裡,宋慶齡總是用著明顯發舊的手絹,穿一身布衣。隋永清曾問宋慶齡,為什麼不用新手絹?宋慶齡微笑說,舊手絹反而軟和。下樓會見來客,宋慶齡會另用手帕。隋永清記憶裡,宋慶齡在正式場合,會把一切做得很圓滿很完美。而居家沒有必要的時候,她就很隨意。宋慶齡覺得,如果兩邊都太過了,其實累的是自己。

宋慶齡常常把小永清帶在身邊,她把一個銅鼓形的紅木凳反過來,把永清放在木凳裡,就好像站在一個嬰兒車裡,非常安全。小永清尿了她一身,她也毫不介意。今天上海故居的地毯上還有一攤深色的印記,是當年永清的尿漬。近年故居翻修時,要照原樣仿製地毯,以為這是特有的顏色,專門仿製了深色。

宋慶齡有很棒的廚藝,她做得一手很好的美式炸雞塊。有一次小永清忍不住偷吃了炸雞被發現,宋慶齡並不責罵,先笑她:『你小孩子很聰明的,那麼多的雞塊你單把雞腿給拿走了』。然後再和顏悅色地說:『你知道不知道,你這樣做很沒有禮貌嗎?我跟你講過的,不是不給你吃,是告訴你到了樓下大家一起吃,你如果要做一個好孩子的話,下次一定不要這樣做,答應我好不好?』

1980年,隋永清要結婚了。按照中國的傳統,女兒出嫁前,母親照例會有一番細細的叮囑。她非常嚴肅地親口對隋永清說:『如果他打你,馬上回來離婚。我最憎惡的就是家庭暴力,不管男人打女人,女人打男人都不可以,你打他也不行,這是一步不讓的。如果說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他哪怕就是打了你一巴掌,你也要回來。你離婚,馬上離婚,你回來,回到我這兒來。』儀式結束之後,宋慶齡怕大家放不開,悄悄離開。隋永清出來送,宋慶齡卻讓她回去招呼客人,但就在隋回身的一剎那,宋慶齡拉住養女,抱著她哭了。

 

與孫中山一起的十年最幸福

有一天,一起吃午飯,隋永清發現宋慶齡格外喜形於色,宋慶齡問她說:『永清,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當時是10月,隋永清回答說:『今天25日』。宋慶齡告訴她,這天是自己結婚的日子。『她特別高興,搖頭晃腦的,完全是一個很羞澀的小姑娘。好像那意思是說,你連這個也不知道啊?那下次記住哦。』她完全沉浸在對孫先生的愛和回憶之中,說當時兩個人能走到一起非常不容易,她決定要追隨孫先生,絕不回頭。

孫中山與宋慶齡結婚,是1915年10月25日,宋慶齡22歲,孫中山比宋慶齡年長27歲。宋慶齡與孫中山之間,除了共同的理想信念,也有平凡溫馨的生活,有夫妻間的溫暖與體貼。孫先生的菜燒得很好,宋慶齡也會燒很多好菜,他們常常交換著燒菜。

宋慶齡說起過,有一點別人永遠比不過她,要是有點什麼病痛,孫先生是醫學博士出身的。她充滿自豪地說:『你看看,你看看我找的男人。』她如果要認真地給孫先生記錄一些東西,孫先生總要她舒舒服服地坐著,怎麼習慣怎麼去做。她就懶懶地靠在沙發扶手旁,孫先生口述文件,她就在那兒記錄。

她告訴隋永清,她和孫先生在一起的十年是她一生最幸福的十年,而且這一生她擁有這樣一個男人足矣,這樣一個男人再也沒有了,再也沒有第二個孫中山。他是最優秀的男人,是完美的丈夫,她覺得很有成就感,很驕傲。

後來,宋慶齡的身體條件不允許爬上高高的中山陵,她又不能容忍別人將她抬上去,因為她認為這是對別人身體的凌駕。於是她只能在家中、在重要的日子,在孫先生的像前擺上花朵。1975年10月12日,當北京香山的紅葉遍布山野之時,宋慶齡最後一次拜謁了孫中山在香山碧雲寺的衣冠塚。那年,宋慶齡已經82歲高齡。隋永清回憶說,宋慶齡是堅持自己一個台階一個台階走上去的。自此之後,她再也沒能親自去為孫中山掃墓。

對父母抱愧終生

隋永清展示了宋慶齡的一件嫁妝。這是一件蘇繡高手精心繡製的菊花圖案的衣料。上面應有99朵菊花加一組由13朵菊花組成的團花,寓意『天長地久』和大圓滿。可是沈海平和隋永清仔細地數過,發現繡好的只有93朵,還差6朵沒有繡完,上面已經用粉塊畫好了圖案,繡好了拓片,點好了花樣,但就是沒有繡完。

這張衣料為什麼沒有完成?這和眾說紛紜的宋慶齡為婚姻出走有關。曾經有一種流傳的說法,是宋慶齡因與孫中山相戀,被軟禁在家中,她瞞著家人跳窗逃走。『這次出逃後來被編成像《羅密歐與朱麗葉》中「陽台加梯子」那種場面的浪漫故事』,伊斯雷爾.愛潑斯坦在由他撰寫的《宋慶齡:二十世紀的偉大女性》的傳記中寫了關於出走的細節,『慶齡自己從來沒有加以證實過』,又指出,『真正的戲劇價值倒不在於經過的細節。』

宋慶齡告訴隋永清,『外面流傳什麼我是被家裡關起來,從窗戶逃走結婚等等都是胡說。我離家時,心情十分矛盾,特別覺得對不起母親。我與母親感情很深,從心底裡不忍傷母親的心。在走出家門的那一刻,我還戀戀不捨地回身看了一眼,發現母親房間拉著的窗簾動了一下,我隱約看見母親正在窗簾後面看著我。嚇得我慌忙扭過頭走了。我真害怕再多看母親一眼,就會軟下心,邁不動雙腿而留下來。』

1915年6月28日,日本外務省的暗探注意到,孫中山發了一封掛號信給宋慶齡的父親,即在上海的『查理.宋』。五天之後,他又給同一位址發了一封給宋慶齡的電報。宋慶齡離開東京回上海之前,曾同孫中山商定,她要去爭取父母同意他們的婚事。但愛潑斯坦指出,『這封電報她有沒有收到是個疑問,因為這時在宋家內部發生了一場尖銳的衝突,她失去了行動自由,她個人的信件也被扣了。』1915年10月初,孫中山又派他信任的秘書朱卓文到上海去把宋慶齡接回日本。朱卓文的女兒慕菲雅(英文名)是宋慶齡兒時的伙伴,或許是透過這層關係,朱卓文與宋慶齡設法取得了聯繫。關於此後的細節,愛潑斯坦語焉不詳,僅僅寫道:『她偷偷溜出了屋子,給父母留了一張字條。』隨後否定了關於從陽台逃走的傳言。

關於那些宋慶齡成婚細節的『猜測』或『誇大』,隋永清說,宋慶齡對她講過,她和她的家人『是決定冷靜之後再解決的』。但宋慶齡的離家,確實是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在臨走時,她也覺得對於父母是有些愧疚的,她違背了他們的意願,要給他們鞠一躬,告訴他們:「對不起,我不孝。」』

宋慶齡給隋永清說這些事的時候,是『眼睛望天,難受的那一種表情』。隋揣測,『在那個時刻,對於母女兩個人來說,肯定都是萬般滋味在心頭』。宋慶齡決定不回頭,來到日本和孫中山成婚,這之後她的父母才追到了日本,最終將宋慶齡的嫁妝給了他們,也代表了家庭的一種認可和祝福,家族對宋慶齡的選擇表示了接受。由於宋慶齡突然結婚,家裡準備的嫁妝還未齊備,這塊菊花圖案的衣料,還是半成品。倪老夫人對宋慶齡說,你今後請高人把它繡完。

 

可以政治觀點不一致,但親情不能丟

在與晚年宋慶齡相處的歲月中,隋永清始終感覺,宋慶齡有一種寂寞。宋氏家族是中國現代史上很特殊的一個家族。由於政治和歷史的原因,家族裡的每一個人,都承受了骨肉分離的痛苦,宋慶齡尤為如此。

宋慶齡經常獨自一人坐在桌前,一坐,就是半天。隋永清開始以為她是在辦公,只見她低著頭,雙手放在拉開的抽屜裡,擺弄著什麼。翻看著什麼,或者就是長時間的發呆。永清習慣了只要她不發話,就不去打攪她。

直到有一天,宋慶齡把永清叫過去。永清發現,宋慶齡拉開的抽屜裡有一本相冊。宋慶齡翻著相冊,一張一張地向永清介紹:『這是我們全家,我的爸爸、媽媽、姐姐、妹妹、我的三個弟弟。』宋慶齡保留著宋美齡送給她的精美衣物。晚年,當宋慶齡得知宋靄齡去世的消息時,她難過得默默獨處很久。

在上海的宋慶齡故居裡,餐廳裡一直掛著她母親的油畫像,這是她對母親的一種歉意,也是對家庭的一種懷念。在暮年,宋慶齡堅持自己死後能同父母葬在一起,這也是為了表達她生前在婚姻問題上未能如父母所願、無法盡孝的遺憾,希望死後永遠陪伴父母。

宋慶齡對隋永清說過,她非常不讚同那些一奶同胞(兄弟姊妹之意)之間僅僅因為政見不同就發表聲明脫離關係,而那在當時是很常見的。隋永清還記得宋慶齡說過:『你和家人可以政治觀點不一致,但是親情不能丟。』面對文革時期那些對親情血緣的淡漠,她認為不可思議,對此她曾說過一句:『不要教壞小孩子。』

平日生活中,宋慶齡幾乎從不佩戴任何首飾,但從少女時代出國一直到暮年,她將祖母傳下的綠松石戒指、髮簪,以及母親送給她的鑽石別針等等,都珍藏著。直到後來,一部分送給了隋永清。甚至她父親送她的酒,她也在故居中一直存留著。宋慶齡保存這些東西,寄託了對於家族的懷念和祖輩的記憶。宋慶齡畢生熱愛家庭氛圍,熱愛緊密的家庭關系,思念遠在他鄉也割捨不斷的親人。她曾對隋永清說過:『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