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罕見百年古村落浮出水面!? 因水庫乾涸現遺址

大陸清林徑水庫部分庫區乾涸,曾經被淹沒的百年村落浮出水面,此為解放前修的廣州到汕頭的鐵路,路基依然可以看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7日,晶報報導了清林徑水庫部分庫區乾涸,曾經被淹沒的百年村落浮出水面,報導見報後引起了不小反響。第一現場、龍崗電視臺等媒體紛紛前往採訪,還有不少市民在看到報導後也抱著好奇心前往尋訪古村落遺址。晶報記者昨日再次前往,繼續發現之旅,並採訪到曾參加過東江縱隊的復原軍人、已是82歲高齡的原村民余東興。

多個古村落被發現

27日下午,記者沿之前發現的古村落中的小河繼續前進,在跋山涉水後發現了更多裸露的古村落遺址。這個村保存相對完整,有一處墻體還能看到門、窗的形狀。而不遠處,另一個村的遺址半浮出水面,似乎已等不及向世人證實它的存在。

余東興是下寮村人,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也曾是一名東江縱隊戰士。據他回憶,當時清林徑附近共有12個村,分別為上寮村、下寮村、上嚇山村、百坳村、杉坑村、蕉湖村、火燒龍村、尚禾蘇村、西湖村、墩頭老圍村、墩頭新圍村、下寮老圍村,有很多村民都是從梅州伍華長樂搬遷過來的。這些村落的歷史有多長呢?余東興說最少也有好幾百年了,因為大部分村民在這裡已經繁衍了十幾代人。根據深圳文物考古鑒定所專家張一兵的推測,村子形成應該是清朝嘉慶年間的事情。

據余東興介紹,新中國成立後不久,全國都在新建水庫,用於灌溉農田,增加糧食產量,清林徑水庫也是這個時期開建的。1958年水庫快修好了,火燒龍、尚禾蘇、西湖、墩頭老圍、墩頭新圍、下寮老圍這6個地勢較低的村面臨著被淹的命運,村民也就搬遷到五聯社區。現在因乾涸露出水面的除了西湖村,還有墩頭村。而其他的幾個村現在還繼續沉睡在水底。據瞭解,西湖村的村民基本姓李,墩頭村村民大多姓黃。

再次走訪清林徑水庫,我們還發現了幾座殘存的碉樓,已經退去的湖水,依然在碉堡上留下印記。村民老李說,在清林徑每一個村都至少有一座碉樓,有些還有兩座。龍崗多山,以前常常有土匪佔山為王,禍害村民。為了防土匪,村民們修起了碉樓。每天都會有人在上面站崗,發現敵情時便敲鑼打鼓,村民們聽到後就集合對抗。余東興說,這些碉樓在抗日戰爭的時候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殘存的碉樓有多長的歷史呢?餘東興回憶,他剛會走路時碉樓就有了,所以最少也經歷了八十年的歲月。野草叢生的裸露村落遺址旁邊,依稀還能看到一條較寬闊的石頭路,一頭延伸至遠處的水裏。余東興告訴記者,那裏曾經是一條從廣州到汕頭的鐵路。在抗日戰爭時期,這條鐵路被日軍炸毀。談起日本人在中國的胡作非為,老人一度陷入了痛苦的回憶中,最後才哽咽地道:“從來沒有見過誰這麼殘酷。”

專家:如此規模的古村落  被埋水下全國少見

27日下午5點,深圳文物考古鑒定所專家張一兵先生,來到湖底古村西湖村,對現場進行了仔細觀察辨別。張一兵認為,該湖底古村為晚清民國初年客家建築。記者看到,西湖村由一條河隔開,河的兩邊都屬於一個村,但兩邊的建築卻是截然不同,一個為圍屋,另一個為排屋。“出現這樣奇異的現象,比較有可能的原因是,該區域離廣州、東莞比較近,加上本地也造排屋,而本地居民先期是來自伍華的客家人,所以出現了圍屋,可以說是兩種文化的交合。”張一兵說。

記者在現場也聽附近居民說起,河的兩邊住著的分別是曾姓和李姓的居民。張一兵等專家對現場進行了詳細的記錄測繪,“該古村墻體受到湖水沖刷,墻的厚度變薄,加上年代不長,文物價值並不是很高。但如此規模的古村落被埋在水下,在深圳乃至全國還是很少見的。另外,還有幾個村被埋在水下,可能還保存著一些完好的建築,關於這個村的文物價值,不能判斷。因此,我們會組織人力,對周邊古村繼續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