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騰訊高薪「搶人」 卻難解IT專業就業困局

在2012深圳IT領袖峰會上,騰訊CEO馬化騰稱「百度哄抬哄搶」,「offer開的也都是天價,我們後來也沒有辦法跟他去爭,壓力很大」。而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則辯稱「整個行業發展很快,我們的確需要很多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這兩天,一則『李彥宏天價搶走優秀畢業生』的新聞在IT行業炸開了鍋(大家反應很大之意)。3月26日,在2012深圳IT領袖峰會上,騰訊CEO馬化騰稱『百度哄抬哄搶』,『offer開的也都是天價,我們後來也沒有辦法跟他去爭,壓力很大』。而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則辯稱『整個行業發展很快,我們的確需要很多人』。

雖然IT行業高薪聘請人才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李彥宏、馬化騰兩位互聯網企業巨頭在公開場合為『搶人』而爭論,還是非同尋常,引起了輿論關注。這很容易讓人想起不久前一條疑似Facebook來華招聘的薪資廣告——年薪20萬美元加美國綠卡,如果你足夠優秀……。有業內人士分析說,這些資訊表明,IT行業,特別是互聯網企業的人才爭奪戰越來越激烈,除了高薪之外,優厚的福利、廣闊的成長空間和通暢的上升通道也是各家企業搶人的『砝碼』。

這一點從李彥宏、馬化騰現場博弈透露的一些細節裡可以發現:2009級畢業生陳炯在加入百度的第二年,和所在團隊一起獲得百萬美元『百度最高獎』。在企業的推動下,高校IT專業畢業生的身價也隨之水漲船高,校園裡不斷傳出畢業生進入某企業後起薪高達每月萬元的就業神話,IT專業學生成為大家艷羨的物件。

互聯網巨頭高價搜羅名校畢業生

2009年,國內互聯網三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在金融危機中堅挺走過,之後,便以每年招聘量增加近千人的速度擴張隊伍,成為『攬才大戶』。儘管如此,有資料顯示,IT行業每年還有近百萬的人才缺口。需求大於供給,其結果必然是IT人的身價不斷升值。一組調查資料表明,2006年IT行業的個人年平均薪酬不足5萬元,而到了2009年就已經成倍增長,締造了一個又一個就業高薪神話。

雖然互聯網公司對應屆生薪酬一直秘而不宣,但IT行業的應屆生起薪高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在互聯網一線公司,如百度、人人網,從事研發工作的本科生年薪1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是起步價,碩士達到15萬元。而那些開價相對較低的傳統硬體廠商,應屆畢業生的起薪也在年薪8萬元左右。而近日最新發布的招聘指數報告顯示,2012年畢業生平均起薪本科僅為每月3059元,碩士也只有4699元。相比之下,互聯網企業給出的起薪比平均水平高出一大截。

同時,相比其他行業單家企業每年10到20個人的校園招聘量,互聯網企業以每年動輒招聘上千人的規模,獨占大學生就業市場鰲頭。如百度在2011年和2012年校園招聘的總和超過3000人。

企業在校園的招聘大戰也是愈演愈烈,這從企業進校宣傳時間就可以反映出來。教育部要求,企業校園招聘活動在每年11月20日之後才能開展,但實際情況是,每年9月一開學,各IT企業就已經紛紛進校宣傳。除了校友回校外,企業高管主持宣講會是較常採用的形式,百度CEO李彥宏就親自到高校宣講百度人才理念——招最好的人,給最大的空間,看最後的結果,讓優秀的人脫穎而出。

據公開資料顯示,騰訊、阿里巴巴2011年分別在全國20餘所學校進行了校園宣講。宣講之外,企業也在發放offer的時間節點、打師兄師姐感情牌方面下足了功夫。此外,各企業紛紛把目標對準了中國最好的大學。百度、騰訊等幾大互聯網巨頭,校園招聘的物件一般都是『985高校』的學生。據北大就業資訊網上的招聘資訊,2011年在北大發布過招聘資訊的單位超過5000家,而準備就業的畢業生也只有4000餘人,按這個比例,平均每個企業是帶不走一個人的。

不久前在中華英才網舉辦的一個論壇上,一家石油企業人力資源經理拋出的問題『老板要招北大清華的學生,已經三年沒招到了,怎麼辦』引起廣泛共鳴,多家企業的招聘經理紛紛表示, 北大清華的學生只是看上去很美,但是離自己太遠。

不過,互聯網企業卻總能因搜羅名校學生多而成為贏家。從百度對外公布的一組資料來看,百度2011年入職的應屆生有34人來自清華,有62人來自北大;2012年百度即將入職的學生中來自北大、清華的總量則超過了100人。據記者了解,這個數量在非國有單位中是最多的。

 

IT行業人才需求增速有所減緩

看上去,IT專業畢業生就業形勢一片大好,然而,並非所有的IT專業學生都能踏上這條黃金就業路。北京大學學生就業指導服務中心一位負責老師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一直以來,IT專業學生的就業待遇都是可圈可點的,不過,平均的薪酬待遇並不能代表整個專業的就業情況,尤其是就業率。

這位負責人表示,近幾年電腦類相關專業,由於報考人數太多,在一定程度上出現了飽和。一方面,一些企業和部分畢業生創造出所謂的高薪神話,另一方面,一些專業諸如資訊與電腦、網路工程的就業率均低於90%。這位負責人告誡學生,不要只盯著高薪而盲目地進入這一專業。

這種提醒值得參考。中華英才網中國大陸雇佣指數(以下簡稱CEI)能夠反映招聘企業人才需求動向,從2009年1月到2010年3月,IT行業的CEI以平均每月7個點的速度增加,直到2010年3月達到167的峰值,隨後,開始走下坡路。而這一指數越大,表明人才市場招聘需求越旺盛。

2011年3月,IT行業CEI曾一度突起,但依然無法阻止遞減的大勢。從2011年8月起,這種下降趨勢愈加明顯,到了今年1月,這一指數跌至105,成為2010年以來最低值。『這並不能說IT行業招聘量會驟減,相反,IT行業的就業總量依然很大,但其招人的增速會大大降低。』資深HR顧問劉興陽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這一點在硬體領域表現十分明顯。除了幾家排名最靠前的廠商,其他企業的用人需求已經有了明顯減少的跡象。

賽迪顧問IT系統產業研究中心總經理梁瀟告訴記者,受人力成本上升及招工難度加大的影響,大部分電子資訊製造企業正在謀求通過(透過之意)自動化手段降低對人力的依賴,例如富士康在大力推進其機器人計劃,用於提高生產效率。總體來看,勞動密集型的電子資訊制造業對於勞動力的吸納能力將有所減弱。但梁瀟同時表示,這是個較為長期的過程,能否在近幾年折射到就業市場尚不能下定論。

結構性短缺仍是痼疾

不過,業內還有一種觀點,即以雲計算和移動互聯網為代表的新技術和業務模式的發軔,可能帶動IT行業進入新春天,也同時給IT專業技術人員帶來更為廣闊的就業空間。

據百伯資料研究中心預計,全國雲計算人才缺口將達百萬,2012年與雲計算相關的職位增長將超過150%。此外,在移動通信領域,『終端為王』幾乎成了一種共識,與之相關的手機終端人才也成為炙手可熱的『香餑餑(非常受歡迎、熱門、搶手的人或事物之意)』。『移動互聯網市場的快速增長,愈加讓這個行業顯得人才匱乏。』百伯網CEO李珍文說。

然而,這些新技術和業務模式給出的職位雖然誘人,入行的門檻卻不低,很多用人單位開出的基本『硬體』條件是:科班出身,至少具備5年以上相關工作經驗。對於那些剛出校門的學生而言,新技術並沒有帶來太多實質性的就業容量。雲計算的供應商Hostway公司副總裁艾倫·賀羅巴夫就曾對此做過表述。他認為,『新技術』不僅無法給最為廣大的高技術人才帶來就業崗位,還更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人才的結構性短缺。

事實上,人才的結構性短缺一直是困擾我國IT行業和高校的痼疾。這兩年,雖然IT業人才需求旺盛,但高校電腦類專業的就業率並未因此而攀升。麥可思《2010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電腦科學與技術專業就業率持續降低,無論是本科還是高職階段,畢業生就業狀況已經亮起了紅燈。

在華南理工大學軟件學院副院長李東看來,結構問題之所以長期存在,除了學生主觀方面的因素外,更在於『IT行業發展迅猛、技術更新快,而國內傳統的教育模式卻無法跟上這個速度』。李東告訴記者,一些院校的電腦教學只偏向基礎理論,工程實踐這部分很弱。

IT培訓市場持續火爆就是一個最好的佐證。李東說,這些培訓企業都在廣告中宣稱,『讓實戰少的學生完美蛻變成為軟件開發職場精英人才』,他們其實是在補當下學校教育的『漏』,因為這些所謂『職業訓練』本應是學校教育的一部分,如今卻外包給培訓市場,『這是學校教育的缺位。』

為了就業,不少學生在畢業後不得不去校外參加技能培訓。但一個現實的問題是,『當學生意識到「實際操作經驗缺乏」時,通常面臨著就業,再參加培訓就等於延遲了畢業。』劉興陽認為,與許多傳統行業比,IT行業對從業者創新能力和學習能力的要求更高,在學校教育無法跟上行業發展的時候,學生自身應對行業高度敏感,明晰行業的發展方向,不斷學習新技術,務必要了解前沿(第一線之意),並想法設法站在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