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農刷新「蜂衣」世界紀錄! 33.1萬隻蜜蜂爬滿身

渝北區空港的一處山坡,15個蜜蜂箱一字排開。另一頭,32歲蜂農佘平站在距蜂箱三四米開外的一把台秤上,大腿、腰、耳朵等部位,裝有7隻蜂王的7個白色塑膠盒逐一掛上。15個箱子的蜜蜂追尋著蜂王氣息,圍著他上下飛舞,由下往上開始織起「蜂衣」。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昨(18)晨8時,陰,無風。渝北區空港的一處山坡,15個蜜蜂箱一字排開。

另一頭,32歲蜂農佘平站在距蜂箱三四米開外的一把台秤上,大腿、腰、耳朵等部位,裝有7隻蜂王的7個白色塑膠盒逐一掛上。15個箱子的蜜蜂追尋著蜂王氣息,圍著他上下飛舞,由下往上開始織起“蜂衣”。

上午9時,蜜峰為佘平織出完整連體衣褲,還送給了他一個頭套:除口鼻和雙眼外露外,整個身體都被蜜蜂似包粽子般裹得嚴實。此時,台秤顯示,爬在身體的蜜蜂凈重為33.1公斤。

佘平隨後邁步走下台秤,渾身一抖,蜂群立散,振翅的響聲在10餘米外都能聽到。赤裸上身的佘平手臂已凍烏,被蜇或咬出20多個紅疙瘩。

根據國際上公認統計蜜蜂數量的標準:1公斤蜜蜂約1萬隻。這意味著,佘平穿的“蜂衣”由33.1萬隻蜜蜂織成。他也刷新了江西蜂農阮良明2008年的26.8公斤上海大世界金氏“蜂衣”紀錄。

佘平,四川遂寧人。在當地,佘氏家族的養蜂名氣很大,他是第三代傳人。每年春天,他都攜200多箱蜜蜂來潼南縣等地採蜜。上周,他來到渝北區空港,這裡槐花盛開,是難得的蜜源。

穿“蜂衣”背後的秘密 三天不洗澡 不為難兄弟夥

“至少3天不洗澡,是跟蜜蜂貼身接觸的最基本要求。“佘平說,這是對蜜蜂嗅覺的尊重。原來,洗澡後,人的身體或多或少會殘留香皂或淋浴液等氣味,蜜蜂嗅覺敏感,會被刺激,特別容易攻擊人。3天不洗澡,養蜂人的體味會被蜜蜂認可和接受。

他打趣說,3天不洗澡後,裸身跟蜜蜂接觸,在它們眼裡,自己就是個大蜜蜂,更像兄弟夥。

“兄弟夥不會為難兄弟夥!”他說,穿“蜂衣”其實是跟蜜蜂零距離交流。

裸身有尺度 不穿棉質衣褲

穿“蜂衣”屬於跟蜜峰貼身接觸。佘平說,第一個流程是脫得露出肌膚。脫到什麼程度?有講究。

昨(18)天,佘平脫得上身裸露後,開始脫長褲。他穿的是條棉質內褲,現場觀者以為他會就此開始穿“蜂衣”。不料,他隨後換了條化纖質地的長褲,說“臨時沒買到化纖質地內褲,只能用這條來保護。”

見大家一頭霧水,他解釋,棉質衣褲表面有類似絨毛的纖維,會誘使蜜蜂煩躁,本能反應蜇人。因此,他只好在棉質內褲上套條化纖質地長褲,以免蜜蜂有“意見”。

防蜜蜂接吻 不抽煙也得抽

每個蜂箱有孔,蜜蜂習慣了每天孔來孔去的生活。換句話講,佘平身體的孔,附著在皮膚上的蜜蜂都會本能地鑽。

穿“蜂衣”時,佘平的褲角紮緊,但耳、鼻、眼卻不得不防。眼睛好辦,閉上就搞定,耳和鼻堵上紙團後,同樣有效果。但這樣一來,只能靠嘴呼吸。

隨著“蜂衣”慢慢由下往上穿到脖子時,佘平突然對旁邊的妻子說:“快給我點根煙,它們要跟我親嘴了哩。”話音剛落,數只蜜蜂已爬在他下唇。

佘平平常不抽煙,此時,他卻嘴叼香煙不停地吸,保證嘴縫有煙冒出。一支煙後,擔心丈夫實在受不了,妻子遂點燃兩根香,不停地在臉龐周圍晃動。她解釋,這樣做跟蜜蜂怕煙有關,也只有這樣才能保障它們不和丈夫“接吻”,否則他的雙唇會變成兩根“香腸”。


用香驅趕附著在臉部的蜜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