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戀紅樓! 95歲紅學泰斗周汝昌逝世

晚年周汝昌仍癡戀紅樓,筆耕不輟。周汝昌著名紅學家、古典文學專家、詩人、書法家。1947年涉足於紅學研究,成為繼胡適諸先生之後,新中國研究《紅樓夢》的第一人,享譽海內外的考證派主力和集大成者。2012年5月31日凌晨1點59分,「紅樓癡儒」周汝昌辭世,終年95歲。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周汝昌著名紅學家、古典文學專家、詩人、書法家。1918年4月14日生於天津鹹水沽鎮,1939年考取燕京大學西語系,1947年涉足於紅學研究,成為繼胡適諸先生之後,新中國研究《紅樓夢》的第一人,享譽海內外的考證派主力和集大成者。

根據新京報報導,2012年5月31日凌晨1點59分,『紅樓癡儒』周汝昌辭世,終年95歲。據周汝昌的女兒周倫玲介紹,老人走得很平靜,臨終囑咐一切從簡,不設靈堂及追悼會。離世前一周,他向女兒口述了新書的提綱,以為不久便可以開始寫作,但生命的火燭驟然而熄,新書的寫作成為未竟之事。

緣起 紅樓一入六十載

周汝昌生於1918年4月14日,長於優渥的詩書之家,詩詞吟詠,絲竹書畫,無所不涉。但舊學新知混於一處,而無導師循循促學,他曾作詩:『大化從來變幾端,我生之世態千般,小童何以知途向,瞎馬盲人旅亦難』。時局維艱,求知不止。1939年周汝昌考入燕京大學西語系,中間因戰爭輟學幾年,至1947年復而入學。大學畢業時,他以英譯中國古代文學理論著作《文賦》驚座四方,成為燕京大學中文系研究院的第一名研究生。

1947年,就讀於燕京大學外文系的周汝昌,收到其四兄信函,言及他看到胡適之新近的一篇談紅樓夢的文章,提到敦誠、敦敏系(是)曹雪芹生前摯友,囑咐周汝昌幫忙查證。周汝昌遍查燕京大學圖書館,果然在敦敏詩集中發現了一首《詠芹詩》。興奮之餘,周汝昌將這一發現撰寫成文,題名《曹雪芹卒年之新推定》,於1947年12月在天津《民國日報》副刊發表。胡適看到此文,後極為讚賞,把自己珍藏的《紅樓夢》研究史料,托人送給了他。

自此,周汝昌正式踏足紅學研究。他在曹雪芹身世研究上接續發力,開始投入到《紅樓夢新證》的寫作中,歷時5年,完成了《紅樓夢新證》,以豐富詳備的內容及開創性,將《紅樓夢》實證研究體系化、專門化。此書於1953年出版,三個月內再版三次,一時洛陽紙貴。

《紅樓夢新證》被譽為『紅學方面一部劃時代的最重要的著作』,它所考證的事實與提出的問題,引起了大陸國內外紅學的重新興旺,可以說是後世紅學研究的基礎。之後因各種政治風波,歷經艱難,至『文革』結束,才得以回到自己念念所系的紅樓研究中,晚年致力於紅樓夢真本偽續的考證上。

晚年 貢獻在於『大視野』

晚年,儘管雙目失明多年,紅樓癡意難減,周汝昌平日裡由兒女們照顧飲食起居,每天上午聽兒女讀書報後,便開始以口述的方式延續自己的紅學研究。流年暗逝,老人家卻從不在家人面前表達自己對時光的焦慮,癡迷紅樓大美之境,躬耕不止且樂在其中,一卷紅樓觸百思,最不願兒女以年事高來勸他多休息。

『今年他過了自己94周歲的生日,作為兒女,在父親耄耋之年仍能伴其左右,看到他一如既往地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已是幸事,如此高齡辭世,應該說是喜喪。但想到真是生死兩隔,仍然覺得無限悲傷……』周汝昌的女兒周倫玲笑著說完前半句,終泣不成聲。

周倫玲說,周汝昌視紅樓如生命,平時與人交談,吟出紅樓詩句,雖捻熟於心久矣,卻仍會如孩子般,情不自禁鼓掌讚好,情真意切,令人動容。在生命最後的日子裡,他臥病在床,只要女兒為他讀些與《紅樓夢》相關的東西,就會看到他褪去倦容,興意盎然。周汝昌畢生研習紅樓,但一直保持著謙虛的姿態,始終認為自己在博大精深的《紅樓夢》面前,才疏學淺故捉襟見肘。他也批評當下的紅樓研究都是形骸而無靈魂。

今(2012)年年初,周汝昌出版了他的新著《紅樓新境》,為口述之作。新書面世之後,讚詞盈然,孔夫子網在四月份特意安排了他與網友在線交流,無論對方是懷著敬意而請教,還是以質疑批評的立場質問,周汝昌一律回以敬稱:您。

 

當時有人請他評價自己對紅樓的貢獻,周汝昌說:『我既不能王婆賣瓜,又不能假謙虛,所以幾句實話直說吧,我最重要的一點貢獻就在於我研究《紅樓夢》是用「大視野」的眼光和心態對待進行的。大視野相對於小盆景而言,《紅樓夢》不是一個好玩的小玩意兒,它是我們民族文化精華,因為它包含總結了我們民族的文史哲和真善美,是一個前無二列的最美的大整體。我還是沒有高的水平和能力把這個問題講得更好,但我的努力方向卻是如此。』

周汝昌不僅在紅學方面造詣頗深,而且在中國古典文學尤其是宋詩詞研究上德高望重,曾主持編訂《宋詩鑒賞辭典》、《楊萬里詩選》等。他亦工詩,多述生平感慨,作文時常有詩歌附於文末。今年5月份,在雅琴詩社的聚會上,他當場吟誦詩歌,不知老之將至。如果說,貴族氣質的最大特徵是從容優雅,那麼,把周先生稱作是貴族,絕不為過。

■ 生平著述

周汝昌一共有六十多部學術著作問世,包括《紅樓夢新證》、《曹雪芹》、《曹雪芹小傳》、《恭王府考》、《獻芹集》、《石頭記鑒真》、《曹雪芹新傳》、《範成大詩選》、《白居易詩選》、《楊萬里選集》、《書法藝術問答》、《永字八法》等。

其中,1953年出版的《紅樓夢新證》為其首部也是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著作,其豐富詳備的內容以及開創意義在紅學史上具有廣泛持久的影響,被評為『紅學方面一部劃時代的最重要的著作』;另一部代表作《石頭記會真》是其歷經五十餘載潛心努力、對11種《紅樓夢》古鈔本的匯校勘本,堪稱當今紅學版本研究之最。

■ 周汝昌詩文

百讀紅樓百動心,哪知春夜尚寒侵。每從細筆驚新悟,重向高山愧舊琴。只有英雄能大勇,恨無才子效微忱。尋常言語終何濟,不把真書換萬金。

一介書生總性呆,也緣奇事見微懷。豈同春夢隨雲散,彩線金針繡得來。

聰明靈秀切吾師,一卷《紅樓》觸百思。此是中華真命脈,神明文哲史兼詩。

胡適等學者曾說《紅樓夢》不足以與世界一流文學著作並列。我一直懷疑他們所說的世界一流文學著作到底是指什麼。《紅樓夢》到底哪些方面不及它們?他們用這麼一句話就把我們自己的《紅樓夢》給貶低了,我不服氣。直到現在我還是堅持認為《紅樓夢》是世界第一流的文學作品。——周汝昌


1953年出版的《紅樓夢新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