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房」! 迷信的家長,錯位的教育

在網上搜索「高考房」就可以找到很多「狀元房」、「風水房」一類的鏈結。家長為了圖吉利,寧願多花些錢也要讓孩子住進這「狀元房」之中,但記者發現,這些「狀元房」多是虛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網上搜索『高考房』就可以找到很多『狀元房』、『風水房』一類的鏈結。家長為了圖吉利,寧願多花些錢也要讓孩子住進這『狀元房』之中,但記者發現,這些『狀元房』多是虛幌。

根據紅網報導,所謂的『狀元房』『風水房』,無疑是迷信。家長之所以樂此不疲,首先有深厚的現實基礎。一方面,每年大考前,家長燒香拜佛求神等新聞時有耳聞,傳說中的『應驗』也被傳得神乎其神。這些都給家長提供了不好的心理暗示,被奉為秘笈而悄悄效仿就有了可能。另一方面,社會上的迷信之風有抬頭趨勢。

這些年,在農村,進步與落後的思想和健康與愚昧的現象共存。屢見不鮮的封禁迷信活動,成了農村社會不和諧的音符,卻很難被制止。而在城市,迷信有時還很猖獗。據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員程萍所作的『大陸縣處級公務員素質調查和分析研究』調查結果表明,有52.4%,超過半數的縣處級公務員,不同程度地相信迷信。

不僅是縣處級公務員,而且一些身居高位者也同樣如此:原山東泰安市市委書記胡建學和原河北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叢福奎,都是典型的迷信官員。人民網等各大媒體曾轉載過一則題為《法院門口巨震撼的『闢邪寶劍』》的帖子,其大意是,發帖者某天路過長春市某法院門前,發現在一個金屬竿子的上端,懸掛著一付弓箭和一把寶劍,兩者一同指向正南方向。發帖者打聽後得知,原來該法院因連出了幾件法院高層領導被調查之事,所以現任領導花重金請來風水先生勘察指點,以保平安,乃至步步高升。而在很多企業,類似迷信行為幾近風靡。社會『精英』們尚且如此,何況百姓乎!

其次是現行教育制度的產物。在現實語境下,高考似乎已經成為學生改變命運、贏得未來的唯一出路。無論是此前的『吊瓶班』還是現在的『狀元房』,表面看,是學校的悲哀,家長的悲哀,然而,凡此種種教育怪象,根源在於當前學校的評價機制、用人機制和應試教育制度。正是高考對學校和學生的升學壓力,名校對孩子前途的潛在競爭力,使得家長和社會都患上了『名校綜合症』而不能自拔。

那些跨入高校後出現嚴重心理問題,乃至發生種種觸目驚心的刑事案件,都是畸形教育機制種下的苦果,可又如何看得見?學生打吊瓶還僅僅是從物質層面的『關愛』,而後者則是在『精神』層面對孩子施虐和綁架,其危害則有過之而無不及。

家長熱衷高考『狀元房』『風水房』,看似好笑,卻很凝重。因為家長沒病,教育病了。對此,僅僅止於就事論事的批評遠遠不夠,更要在如何改變現行考試制度、教育管理制度、就業制度等方面下功夫糾編,設法解決。要給學生鬆綁,就得先給社會、學校、家長鬆綁。從這點上說,對打幌子撈一把的出租房者,有關部門也要好好管一管,還社會一個潔淨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