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駕事故~催熱深圳代駕業務 按起步價和路程收費

黃偉跑了一個晚上,只是在深圳兜了一個大圈。這名年已不惑、駕齡超過20年的老司機現在是深圳市御駕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他的職業簡單來講就是一名職業代駕司機,專門幫助酒後或其他原因有駕駛需要者代駕汽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6月3日凌晨12時35分,黃偉在寶安建安路的一家夜宵店坐了下來,洗了一個臉,點了一碗牛肉河粉,他笑著對記者說:『今晚到現在為止,開車和搭車的距離差不多有120公里了。』

根據南方日報報導,120公里的距離,從深圳出發,向西北方向可達廣州,向東北方向可達惠州。黃偉跑了一個晚上,只是在深圳兜了一個大圈。這名年已不惑、駕齡超過20年的老司機現在是深圳市御駕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他的職業簡單來講就是一名職業代駕司機,專門幫助酒後或其他原因有駕駛需要者代駕汽車。

即使時至凌晨,黃偉也沒有停歇,先後有羅湖、南山等多個區域的客戶打電話預約代駕,他一邊吃著宵夜,一邊給公司的其他司機打電話,確定預約時間與地點:『這個時間點其實是業務最繁忙的時候,很多客戶在外喝了酒無法駕駛,都會預約代駕司機。』

近年來,公安交警部門對酒後駕駛採取了嚴打的高壓態勢,代駕行業因此從『小打小鬧』走進了人們的生活之中。5月26日,發生在深圳濱河大道上一起嚴重的醉駕事故直接導致了3條無辜生命的消逝,進一步引發了人們對於酒後駕駛行為的強烈憤慨。在這一節點上,代駕行業再次受到人們關注。

職業司機成立代駕公司

『濱河大道醉駕事故發生後,公司的代駕業務增加了1/3左右。』黃偉談及526濱河醉駕事故時,表情十分凝重,『聽聞事故的新聞之後,我十分難過,20年職業駕駛生涯中,看到車禍新聞是我最感悲憫的時候,這種悲憫來自於一名駕駛員的職業本能』。

2009年來深至今,黃偉承接的上千宗個人代駕業務和數百宗公司代駕業務中,無一事故記錄、無一違章記錄、無一客戶投訴記錄。2011年底他成立深圳御駕公司之後,這個『三無記錄』同樣被帶到了公司。

當兵、在部隊當駕駛員、退伍、當司機、在深圳當代駕司機、自己開代駕公司,黃偉簡單描述了自己的職業歷程:『我開的車可以說數不勝數了,有高檔的跑車、房車,也有廉價的小排量車,車的檔次可能有分別,但顧客沒有分別,每一次代駕任務都是幫助客人安全地把車送到目的地。』

時至今日,深圳代駕市場上份額占領較高、客源基礎較好的代駕公司大約有四五家,2011年底剛成立的御駕汽車服務有限公司則是其中的一家。

『公司現在大約有20個司機,駕齡都超過了10年,技術十分過硬,這一點我在員工招聘時做了嚴格把控。』黃偉說,作為職業駕駛員,良好的生活習慣必不可少,該公司的司機大多滴酒不沾。

按起步價和路程收費

深圳代駕公司的收費方式和計程車行業較為相似,按照起步價和里程來收費。10公里之內的預約,24:00之前的起步價為8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之後的起步價為100元。每超過一公里加收3元,等候超過20分鐘以上加收20元/小時,夜間等候加30元/小時。長途代駕則按照800公里以上每百公里70—80元、800公里以下每百公里100元來收取,其中長途代駕中駕駛員的住宿及返程交通費另計。

和深圳市多家代駕公司均開展多元化經營的情況不同,御駕公司的經營業務只專注於代駕。黃偉說:『很多公司都開展汽車租賃等經營業務,我們只做代駕業務。一些公司給代駕司機的代駕收益提成是30%,我們給到了50%,就是希望大家敬業地把代駕這個工作做好,服務好每一個顧客。』

『很多時候我們代駕的客戶都是喝了酒的客人,在預約時首先必須得把位址給弄清楚,以防備客戶醉酒之後忘記位址。』黃偉說,他們遇見過各種各樣的客戶,有醉得不醒人事的,需要幫忙抬回家的,也遇見過酒後不講理發酒瘋的,有的客戶發完酒瘋清醒後第二天還會打電話來道歉。

每一宗代駕業務結束之後,司機一般選擇乘坐公交或地鐵返回公司總部,在沒有公交地鐵條件的地點或者時間中,御駕公司會安排接送車輛接回司機,該公司現有3輛接送車輛。

『我們也會根據客戶預約不斷安排司機到新的任務地點,比如說剛把客戶從羅湖送到寶安,這時寶安這邊正好又有代駕預約,就可以無縫連接。通常一個司機一個晚上接的代駕任務多的有七八次,少的有兩三次。』黃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