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要考12小時! 辛亥志士披露清末「高考」秘辛!

「抗戰」時期朱峙三和夫人劉夢閒合影。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今(7)天是大陸一年一度的『高考』首日,6日,78歲的退休教師李遵厚向長江日報記者披露了辛亥志士朱峙三的日記,其中記載了他1903年至1906年博取『秀才』功名、進入『兩湖書院』的艱辛之路,也充分顯示了100多年前清末湖北學子『童子試』制度嚴格、淘汰率極高的真實狀況。

據了解,朱峙三一生經歷中國近現代社會的巨大變革,解放後任省政府參事。他從7歲開始直至1967年去世,60多年日記不輟,留下的1104冊近萬頁日記手稿彌足珍貴,由其後人保存至今。李遵厚不僅與朱峙三之子有同窗之誼,其父李威還與朱峙三同為辛亥志士,兩家世交,關系密切。這使得李遵厚有機會了解和接觸到這些日記內容,並對日記中所記錄的作者親歷清末科考的內容產生興趣,進行了研究和解讀。

李先生告訴記者,從日記內容來看,清末的科舉考試分為縣試、鄉試、會試、殿試四級。縣試也稱童子試,童子試又分縣試、府試、院試3個級別,共要考12場,其中縣試5場,考點設在縣衙所在地;府試和院試考點則設在州府府衙所在地,分別考4場和3場,最終中榜者為『秀才』,考試非常嚴格,淘汰率極高。中了『秀才』後,才有資格參加在省城舉行的『鄉試』,中榜者為『舉人』。『舉人』晉京參加全國『會試』及『殿試』,及第者分別為『進士』和『翰林』,前三名分別為狀元、榜眼、探花。

『清末科舉考試與今天的高考概念不同,科考實際上相當於今天的招考公務員考試。而「童子試」只是一種預選,鄉試、會試、殿試才是正式的科舉考試。從性質和意義來說,「童子試」更接近今天的高考。』李遵厚說,朱峙三在日記中記載了他從1903年至1904年兩次應試『童子試』,歷盡艱辛,最終奪得『秀才』功名的全過程。1905年,在中國實行了1000多年的科舉制度被取消。兩年內,朱峙三又先後參加了兩次學堂考試,得以進入由張之洞創辦的兩湖師範學堂,與革命者黃興同窗,後成為宣傳革命思想的著名辛亥報人,武昌首義後他曾任軍政府書記官。

6日,朱峙三先生之子胡香生展示了其父當年參加『童子試』的『武昌縣文童朱文鼎元』『武昌府甲辰歲考試卷』。考卷內容為治國史論,卷首還留有『起處一矢破的』『持論』『通次明簡』『繪畫尤醒目』等評語。同時,他還提供了珍藏的父親日記手稿原件照片。據悉,朱峙三日記手稿的全文影印本已於辛亥百年之際,由中國國家圖書出版社出版,全套書共分18冊,成為研究中國的近代史料佳作和珍貴文獻。

 

朱峙三1904年參加武昌府試的考卷。胡香生供圖

【清末『高考』重播】

李遵厚介紹說,童子試還只是科舉進學開端,依據其日記記載,其程式儀式繁瑣,清規戒律甚多,女子和『下九流』沒有考試權。每位考生還需要『稟保』,其保人要具有社會地位的賢達之人。朱峙三參加的這屆縣考頭場應試者達1500人,5場下來淘汰了1300人。五月府試和六月院試皆在武昌舉行。府試時武昌童生3000餘人。考時也較長,早4時到晚8時半,全場超過12個小時。朱峙三從鄂城縣搭船到黃州,轉小火輪到漢口,再過江抵武昌,折騰一整天才到考場附近,然後找客棧住下來備考。

朱峙三在日記中記錄了他初次參加府試和院試的情況:『五月十一日晚早寢,終睡不著。雞初鳴,店主王嫗呼予等起吃飯,加菜及肉元等,魚菜共八碗,名為進場飯。隨排燈進場,天未明出題牌在公堂挂起來矣。予等所坐號舍低,並漏雨,天氣轉寒。下午四時回寓吃飯……』『六月十四、十五日:今日準備進正場。武昌童生三千人,點名畢,天已大明……予文成在下午三時,五時寫畢,出場……』

此次『童子試』經過12場考試,朱峙三未能上榜。六月十九日的日記則表達了他的失落情緒:『早起,搭小輪回縣。船名江東,予等笑曰:此真無面見江東者也。船上盡是落第考生,相與嘆息而已。』

府試進『前十』,院試三回合  二度衝擊始中『秀才』

日記還記載,朱峙三在備考期間,還要承受家庭貧困負債、娶妻失子多層苦楚。為了8口之家的生計,他還在寒溪小學兼職多門課程貼補家用。超負荷的『勤工儉學』,甚至導致他後來在兩湖書院畢業時咳血的後果。李遵厚說:『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光緒三十年(1904年)朱峙三再次參加童子試,獲得成功』

從日記中可知,這一年春夏秋三季,朱峙三一直為科舉忙碌:二月他參加縣試4場考試,首場為3200名士子中,朱獲83名;二場在800人,朱獲52名;三場在400人中,朱成績欠佳。這次總成績,在3200餘人中,朱峙三名列100名。五月府試,在省城武昌舉行,4場考試,朱頭場名列8名,二場列42名,三場列15名,四場列9名。這次朱獲得前10名,獲『院士稱號,進學有把握矣』。

六月武昌院試,在三千考生中,朱峙三經過正場、二場、複試的角逐,最終學院發榜,朱峙三中榜,『已進學矣』!終於艱難地取得『秀才』的資格,多年寒窗苦讀,總算初見成效。

資料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