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扮和尚穿名牌、摟女人開房間! 寫佛教歌懺悔

挎LV包、摟女人、在酒店開房、之後被佛學院僧眾抓獲移送警方,兩名假和尚事件在4月初成為網路公共事件。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挎LV包、摟女人、在酒店開房、之後被佛學院僧眾抓獲移送警方,兩名假和尚事件在4月初成為網路公共事件。4月10日,二人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拘,5月初被釋放。在消失近一個月後,日前『和尚兄弟』趙文博、任傳坤現身,稱要向他們曾經傷害過的人道歉,同時對及時糾正他們錯誤的人表示感謝。兩人已正式成為一位知名僧人俗家弟子。

事件重播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4月1日到3日,挎LV包、摟女人、在酒店開房,兩名身穿僧袍的『和尚』被網友拍照上網,並迅速竄紅,被稱作『和尚兄弟』。4月7日,兩人著海青在法源寺被僧眾圍住,隨後被警方帶走。4月10日,兩人被刑拘。佛協同時介入,呼籲各界揭批假僧。

向公眾致歉下了很大決心

京華時報:消失了這麼長時間,怎麼會突然出來向公眾道歉?

趙文博:因為之前我們所做的錯事,給佛教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也給了我們很大壓力。這次主要是想向中國佛教協會、佛教徒及公眾表示我們的歉意。之前我們兩人假扮和尚的種種行為,不僅傷害了佛教徒的感情,也引起了公眾的反感。我與任傳坤真誠地向那些受過我們傷害的人道歉。

京華時報:事情發生後壓力很大?

任傳坤:經常整夜睡不著覺,覺得自己闖大禍了。我們在看守所的時候就反思過,覺得應該向佛教徒們道歉。被釋後,我們曾去中國佛教協會致歉,他們的負責人接待了我們,並接受了我們的道歉。因為怕公眾懷疑我們炒作,我們也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公開致歉。這次面對公眾道歉,其實下了很大決心。

京華時報:現在覺得自己錯在哪裡?

趙文博:我把某個人的行為加於佛教徒之上,認為佛教徒中有很多人和那個人一樣做壞事。再加上當時一時衝動,沒有考慮到假扮和尚會造成什麼樣的惡果,這才釀成大錯。後來跟真正的佛教徒接觸後,我發現他們與我之前對佛教徒的認識完全不同。我們給他們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害,他們還是原諒了我們,我們非常感激。

 

京華時報:你們有過反思嗎?

趙文博:被警方帶走後我們就一直在反思。被釋後我父親狠狠地教育了我,加上佛教界一位法師的開導,我從內心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我感激佛教協會、佛教人士對我們的原諒,感激給我開導的法師對我的挽救和幫助。這件事給我上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課,我會深深記住這次教訓。

犯錯讓歌唱夢想更遙遠

京華時報:你朋友之前說,你們那麼衝動與家境有關?

趙文博:是的,我們倆家境都不是很好。雖然我在北京工作,但收入僅能維持生活。家裡非常困難,我父親一年到頭幾乎天天吃土豆,衣服也是親戚穿舊的。之前為了我能成名,家裡東拼西借才湊齊1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最終還打了水漂,至今沒有還清。當時我的壓力非常大,情急之下失去理智,才做出那樣的錯事。

京華時報:最困難時是怎樣的?

趙文博:平時花錢就是能省則省,沒有錢就只能硬扛。記得有一次,我從南禮士路去八大處,和一家公司談工作上的事。當時身上連坐地鐵的錢都沒有,只能走著過去。那天下著大雨,出門時我沒有帶傘,最終我冒著雨走了5個多小時才到對方單位。到目的地後,我的全身被淋了個透,腿也一直在發抖,彎一下都疼。

任傳坤:我出身江西農村,家人還指望著我在北京混出門道後,賺錢補貼家裡。歌手這個職業看起來很光鮮,但大部分歌手實際上過得並不好。最困難的時候,因為沒錢,我一個星期只吃了2包方便麵(泡麵),甚至方便麵調料也被我用來沖開水喝。即便這樣,我也不敢告訴家裡人真實情況,總是跟他們說,我在北京過得很好。

京華時報:那為什麼還在北京堅持?

趙文博:當時總覺得,雖然暫時困難,但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沒想到因為之前的事(假扮和尚),這個夢想變得更加遙遠了。

京華時報:想好了以後的出路了嗎?

趙文博:還是想唱歌,但能不能當好歌手已經無所謂了。經歷了這件事後,我們就想踏踏實實做事。

京華時報:家裡人怎麼看待這事的?

任傳坤:埋怨,說我們不應該做這麼出格的事。家裡人認為,我們的作為給佛教界帶來的影響已經無法彌補,說什麼都無濟於事,但我們應該向公眾道歉。

 

假扮和尚時曾緊張得腿直抖

京華時報:當初為什麼要假扮和尚?

趙文博:北京天樂華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當初承諾為我推出專輯,但在收取我10萬元人民幣費用後,承諾卻一直未實現,我打贏官司後對方卻無力賠償。由於天樂華語的負責人張海是佛教徒,出於報複的心理,才冒出了假扮和尚抹黑佛教徒的想法。

一開始我以為張海是和尚,假扮和尚就是為了讓大家知道和尚中也有壞人。我自己對僧人也不了解,張海曾穿過一件紅色的僧服,我以為他是真和尚,但事發後才發現我誤會了。包括地攤上買的『海青』衣服,我們也不懂,後來媒體報導了我們才知道『海青』這個名詞。

京華時報:什麼時候冒出這個想法?

趙文博:今年過完年後,大概2、3月份的時候吧。我跟任傳坤商量過,當時他沒有反對。隨後我就在街邊買了僧服、假LV包、成捆的冥幣做道具。那兩名女子也是演員,跟我們在公共場所晃一圈就走了。

京華時報:假扮和尚外出的時候心裡怎麼想?

任傳坤:為了吸引公眾注意,出門的時候比較高調,有些動作比較出格。在路上有不少人圍觀,有人拍照我們也假裝沒有看見。雖然當時我倆看著很自然,但其實心裡非常緊張,甚至有時腿在發抖。

京華時報:4月7日在法源寺是故意讓人看到的嗎?

任傳坤:不是。我們想去參拜,請佛祖原諒我們的行為。當天我們本來準備著便裝去,但為了顯示誠意才穿上了僧服,沒想到在寺裡被真僧們認出,隨後又被警察帶走。之前曾有媒體報導說我們是在法源寺內和女人一起拍寫真被抓,都是子虛烏有的事,當天只有我們兩人。

京華時報:被圍堵的時候知道自己的照片和視頻已經在網上瘋傳嗎?

任傳坤:不知道。我們假扮和尚總共3天,回家後也沒有上網看,直到被警察帶走我都不知道『和尚兄弟』竟然在網上傳得那麼火。5月初被釋放後,我們才了解到,當時竟然有那麼多人關注這件事。

 

京華時報:被警方帶走後怎麼過的?

趙文博:4月7日被警方帶走教育了一番,第二天凌晨派出所就放我們回家了。9日我們又被傳喚,10日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拘,之後一直被關押在西城區看守所。

皈依佛門從心悔過

京華時報:怎麼會突然想到要皈依佛門?

趙文博:我們的師父在我們被釋後主動聯繫我們,對我們進行開導教育。師父說雖然給佛教造成很壞的影響,但是我們兩人從內心上看並不壞,而且主動認錯,所以原諒了我們。經過師父的開導,我們認識到了佛教徒的寬容,也了解了佛法的廣大。因此我們決定皈依佛門,作為俗家弟子跟隨師父修行。

任傳坤:師父很少收徒弟,這次收我們為徒,成為妙字輩弟子,真的很感激他。我的法號叫『妙心』,意味著從心中悔過,也鞭策我以後在做事時,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趙文博的法號叫『妙新』,意味著忘記過去從新開始。

京華時報:未來有什麼打算?

任傳坤:平平安安地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最近我們正在寫一首關於佛教的歌曲,詞已經大致寫好了,準備請師父修改。

名僧承認收徒

趙文博、任傳坤的皈依師表示,在二人被刑拘後一周,他便主動與二人聯繫。經過交流,他發現趙文博與任傳坤本意並非是要抹黑佛教,雖然做了錯事,但不至於一棍子打死。這名在佛教界知名度甚高的僧人說,出家人以慈悲為懷,雖然他們的行為給佛教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但還是想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重新開始。

這位出家人要求隱去自己的名號及出家處所,以防他人誤認為有人在炒作此事,『這兩個年輕人不易,別再讓他們處於風口浪尖了。』


圖為此前網上熱傳的『和尚兄弟』帶女人開房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