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才忠於原著!《活著》改編話劇 導演差點想活埋黃渤

孟京輝、余華、黃渤分享「活著」的感悟。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余華的《活著》將首次改編成話劇,9月4日至9日在大陸國家大劇院上演。該劇將由孟京輝執導,黃渤和袁泉扮演男女主角。日前,幾位主創在余華的家鄉浙江省杭州市出席發布會。對於此次改編,余華顯得十分大方,笑稱只有笨蛋才忠於原著,鼓勵孟京輝根據自己的理解去創作。

◇余華:愛怎麼改就怎麼改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今年是《活著》發表20周年,這部小說在文學領域獲得了高度認可,也為作者余華帶來了許多榮譽。回憶起當初的創作,余華表示,《活著》是自己的『幸運書』,這部作品改變了他的寫作方式,改變了他對人生的態度。

余華說:『我一開始是以第三人稱寫的,寫到一萬字的時候寫不下去了,就試著讓主人公福貴自己講述。而且語言要符合人物身份,盡量平實,所以有些成語我也是到不得不用的時候才用。當我寫完後,我發現小說敘事角度的變化也包含了人生態度的轉折。從旁觀者角度看,福貴一生除了苦難什麼都沒有,但福貴自己看,他苦難人生中充滿了歡樂,所以生活是屬於自己的感受,而不在於別人的評價。』

對於話劇版,余華大方地表示完全開放,『孟導愛怎麼改就怎麼改,就是改成《許三觀賣血記》也成。我的身份就只是《活著》的原作者,除此之外,如果話劇成功,所有讚美都屬於導演和演員。』

◇孟京輝:可惜沒要著《許三觀》

談起將《活著》搬上話劇舞台的來龍去脈,孟京輝表示,4年前他和余華相識在一個義大利的朋友家,當時商討想把《許三觀賣血記》改成話劇,但余華卻不肯割愛,『《許三觀》不能給你做,這是更深刻的作品。』同時他提出建議,讓孟京輝試試改《活著》。之後由於兩人各忙各的,這個約定一耽擱就是4年。孟京輝也因此被余華笑稱『不靠譜』。

 

在現場,孟京輝朗誦了幾段余華作品中的句子。他說,當他第一次聽到《活著》的開頭時,就深深被作者的敘述所打動。『在我看來,《活著》就是當時的先鋒。所謂先鋒,就是一種面對現實的姿態。它的原文文字優美、深沉,就像一首詩,我覺得很難把握,一直在想怎麼把它在話劇舞檯上變得連貫。』

劇本架構目前三選一

孟京輝透露了自己目前的三種設想,『第一種是舞檯上有兩個福貴,一個是講述者,一個是故事裡的人物。第二種以現實主義呈現為主,敘述推動劇情。第三種是從頭到尾念小說,舞檯上是伴隨搖滾樂來來往往的人流、面具和蕩漾其中的繩子。』

余華笑言:『我還聽過更恐怖的一個構想呢,我當時聽了跟他說別鬧出人命來才好。』隨後孟京輝介紹,他本想在舞台中央弄個泥坑,演員邊敘述故事,旁人邊埋土,一直埋到演員只能仰著頭張嘴呼吸,『當最後兩個字「黑暗」說完之後,演員連嘴也被埋上。』一旁的黃渤聽了,連連表示:『沒聽說過,差點崩潰。』

◇黃渤:加盟其中像是做夢

由於女主角的扮演者袁泉因拍戲未出席發布會,男主角福貴的扮演者黃渤當天獨自撐場。孟京輝透露,早有與黃渤合作的意向,『原本是想做個音樂劇,讓黃渤演個歌廳伴舞。之後我看了他電影《高興》的劇照,覺得他是個臉上有故事的演員,是《活著》福貴的人選。』黃渤說,這是一個夢幻的組合,能夠加盟其中就像是在做夢。

『活著』三人談

談及目前用怎樣一種狀態『活著』,余華、孟京輝和黃渤分別給出了不同的答案與感悟。黃渤把自己現在『活著』的狀態描述成一個鐵陀螺,『感覺自己就像那個陀螺上的東西,繞著中間一根桿,一直在飛,但並沒有飛得很高。』

余華說:『在這之前我沒有認真想過「活著」這個問題,因為人的狀態就是在不斷轉換的。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想這個問題。』孟京輝則表示,人生少部分時候滿意,大部分時候不滿意,『其實活著就是活著,年輕的時候既憤怒又狂想,如今則是狂想多於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