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劉禹錫寫《陋室銘》是被逼出來的?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是唐朝大詩人劉禹錫在和州任刺史寫下的千古名文《陋室銘》。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劉禹錫在當時是怎樣寫出這篇傳世佳作的。

住房越來越小,一氣寫出《陋室銘》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資料顯示,唐貞元年間,劉禹錫任監察御史時,曾參加了王叔文的『永貞革新』,反對宦官和藩鎮割據勢力。革新失敗後,劉禹錫、柳宗元等八人同時被貶邊遠地區(這就是有名的『八司馬事件』),從此便長期(約2l年)在政治上受到壓抑,過著像屈原一樣的『逐臣』生活,極為淒苦。種種不幸的遭遇,形成了他孤高自傲的性格,同時也給他以長期接近人民的機會。這對他的思想和創作都有著積極的影響,因而在他的創作中有不少揭露、諷刺權貴和稱頌高風亮節的詩文。

記者在和縣文管局了解到,劉禹錫的《陋室銘》在民間流傳著是被『氣』出來的。以下的觀點是有一定道理的。唐穆宗長慶四年(824)8月,劉禹錫被貶朗州司馬,連州刺史及安徽和州通判。按規定,劉禹錫應住衙門內三間三廳之房。但是,和州的策知縣是個小人,當時看劉禹錫被貶至當刺史,便橫加刁難。先是安排他住在城南門,面江而居。劉禹錫不但沒有埋怨,反而還撰寫了一副對聯貼於房門:『面對大江觀白帆,身在和州思爭辯。』這個舉動可氣壞了知縣,於是知縣將劉禹錫的住所由城南門調到城北,並把房屋從三間縮小到一間半。

新宅臨河,楊柳依依,劉禹錫觸景生情,又寫了一副對聯:『楊柳青青江水邊,人在歷陽心在京。』知縣見他仍然悠然自得,又把他的住房再度調到城中,而且只給他一間僅能容下一床一桌一椅的房子。半年時間,劉禹錫連搬三次家,住房一次比一次小,最後僅是斗室,想想這縣官實在是欺人太甚,於是便憤然提筆寫下了《陋室銘》。後來,知縣拿他沒有辦法,也只好罷了。

他在和縣待了一年多,據和縣劉禹錫年表記載,唐穆宗長慶四年(824)8月劉禹錫任和州刺史,826年冬天罷去了和州刺史。游金陵與白居易在揚州相遇。在和州劉禹錫也只待了一年多時間。《陋室銘》流傳千古,和縣的陋室亦因之而名聞天下。

 

陋室位於和城半邊街。著名的書法家柳公權書並勒石成碑。明代正德十年(1515)知州黃公標補書《陋室銘》碑文,並建有『梯松樓』、『半月池』、『萬花谷』、『舞鶴軒』、『瞻辰亭』、『虛山亭』、『狎歐亭』、『臨流亭』、『迎熏亭』、『筠岩亭』、『江山一覽亭』等,俱遭兵燹。清乾隆年間,和州知州宋思仁重建陋室九間,民國6年(1917),嶺南金保福補書《陋室銘》碑一方。室產有石鋪小院和台階,室後有小山,頗為雅潔,形似臥龍,苔蘚斑駁,綠草如茵,林木扶疏。山下『龍池』,碧波如染,游魚浮沉清晰可見。

而今,和縣的陋室,經過一千多年的歷史衝刷,也無原來『陋』字可言。後經多代多次修葺。門庭『陋室』二字為詩人臧克家所題。陋室正廳塑劉禹錫全自站像,上懸『政擢賢良』橫匾,主室走廊門旁有楹聯『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兩旁木柱上有『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楹聯。在原陋室的『仙山』、『龍池』一帶,建成一座『陋室公園』。面積50多畝,山上建有江山一覽亭、望江亭、仙人洞。池中建有臨流亭、履仙橋等。周圍築仿清鏤花牆300多米,正門坐南朝北,牌坊式門樓,『陋室公園』匾額,1986年,陋室為安徽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