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蓮帶髮修行重返演藝圈! 當年拍三級片和周潤發無關

陳玉蓮闊別娛樂圈14年,終於又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只不過經歷了太多的不如意,她已決心帶髮修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陳玉蓮闊別娛樂圈14年,終於又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只不過經歷了太多的不如意,她已決心帶髮修行。她談起自己跟著師傅閉關三年,與家人毫無聯絡,父親都以為她死了。更清晰地聽到她說出那句『人就不應該再輪迴了,應該祈求神把我們帶走』。這個曾經是螢幕中愛的幻象,曾經轟轟烈烈愛過的她,如今已將愛情和慾望驅除出自己的生活。

根據南都娛樂報導,她,是周潤發絕口不提的『蓮妹』、是劉德華唯一公開聲明的『暗戀』物件。她是陳玉蓮,人如其名,像玉石般圓潤,那股倔勁兒也如玉磐般堅不可摧。她塑造過一系列經典無法超越的角色,她出演《新天龍八部》之後,馬上有影迷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來形容她,之後無論是與劉德華對戲《神雕俠侶》,還是和黃日華搭檔靖哥哥和黃蓉,寵辱不驚永遠是她示人的常態。如今,經歷了一次不如意婚姻的她,闊別娛樂圈14年的她,重新出現在觀眾的視野中,她變化了,帶髮修行是她未來的生活,不變的是,不論何時,她仍然堅定自己的選擇。

香港女演員,1960年生。16歲參加TVB藝員訓練班,代表作有《神雕俠侶》、《射雕英雄傳》、《新天龍八部》、《倚天屠龍記》、《絕代雙驕》等。1993年退出演藝圈。息影14年後複出,2008年與劉松仁(在線看影視作品)合作拍攝《原來愛上賊》。目前主要從事義工工作,帶發修行,亦參加慈善活動及主持電台節目。

機緣巧合

『進TVB訓練班是念書念不下去了』出生在香港調景嶺的陳玉蓮,從小成長在鄉下,她沒有演員夢,年少時與娛樂圈的最近距離接觸也就是幫大姐打工的雜誌社拍時裝照。她決定考TVB訓練班,還是念書念不下去的迫不得已,因為實在想不出該做什麼,總不能失業吧?這份出身,讓陳玉蓮在被人熟知的最輝煌期,都能拎得清自己。

南都娛樂:你十六歲選擇參加TVB訓練班,是機緣巧合還是一心想當演員?

陳玉蓮:機緣巧合,就是因為念書不成,真的是因為念書念得不好,明知道念書出來也找不到什麼好的工作。哎呀,我說起來才發現,我當初選擇參加TVB訓練班的動機跟現在做的那個慈善很吻合,我在招一些念書念不成的小孩幫我做慈善。

南都娛樂:當時你去參加TVB訓練班,家裡面支援嗎?

陳玉蓮:不支援,除了我大姐。大姐以前也是在報館裡面做雜誌的,所以她接觸這一行的人比較多,可是父母就很不了解這一行。我爸以前是軍人,他們覺得娛樂圈是比較複雜的,尤其我們當時是住在香港鄉下的,所以他們的感覺就是,如果我跑出鄉下這個小地方,好像很容易就會學壞,我父母當時都不贊同我去學演戲。

南都娛樂:進TVB訓練班之後,你很順利接了第一部片,《13之弒父》,有趣的是這部片角色的名字就叫陳玉蓮。

陳玉蓮:對,就是譚家明導演的戲,那時候他是蠻出名的一個導演,他說《13之弒父》這個角色像我這麼倔強。

南都娛樂:這麼說來當時的你在譚家明眼中是很獨立很果斷的一個人?

陳玉蓮:不是,他們那時不是這麼想,你現在這個用詞太好了,他們就是說我比較倔強嘛。他說那個角色蠻適合我的,所以就找我演。我那時候其實還沒念完訓練班,我就是因為拍了譚家明導演的這個電視劇,沒有去考最後的一個考試,導致無線電視台訓練班我沒有具備畢業資格,是真的就考不上了。

 

南都娛樂:TVB訓練班考試考哪些內容?

陳玉蓮:理論、演戲、唱歌什麼都要。我們那時候是念一年,到後期的時候,譚家明導演他們才能找我拍電視劇,後來很多考試我都跳過去了嘛,所以無線電視台就說『陳玉蓮那個人都不來考試,好拽』。他們不看你那時候在做什麼,總而言之就是不簽。我跟呂良偉是同一期的,呂良偉也最後也沒有簽成。而且在唱歌方面我很弱,唱歌訓練口形我都用吃雞蛋來訓練的。記得考試時老師讓我唱個什麼歌,我就說我不會唱,我真的,當時就是很倔強的那一種,所以譚家明就說《13之弒父》那個角色很像我,就是做我自己。

南都娛樂:你家裡人看到你在銀幕牛刀小試之後,開始支援你演戲了嗎?

陳玉蓮:其實沒有這麼晚,在訓練班的時候我爸爸就知道我已經決定要念訓練班。所以他那時候不支援也算是半支援啦。有時候我爸爸其實會自傲,但在背後為我做很多事。那個時候我們是住在山區的,車開上山只會停在山頂,但我們家正好在山腰,從山頂走下山腰要差不多走半個小時。我爸爸知道我晚上很晚才回來,他就會在山頂接我。

南都娛樂:當時父母怎麼評價你?

陳玉蓮:我爸會評價我演戲不好,形象就不錯。我真的沒有這麼多的緋聞和這麼多的新聞嘛,他們也只能評價我是演得好還是不好,說得最多的一句就是『為什麼你演這個戲不投入呢?後來我發現其實我有改變自己演戲的方法,但那個時候的我已經離開無線電視台到亞視了。當時有一個作家叫亦舒,他就賣了一系列的小說給亞視,我就拍了其中有一部叫《玉梨魂》,這個戲我感覺我是有一點進步的。

巔峰玉女

『《新天龍八部》裡的陳玉蓮比《神雕俠侶》裡的陳玉蓮更像個人』

陳玉蓮飾演過的角色,她最愛拿來比較的是王語嫣和小龍女,都說陳玉蓮天生適合演小龍女,骨子裡的陳玉蓮卻更偏愛王語嫣,深聊下去,讓她在演技上豁然開朗的卻是不太知名的另一部戲《玉梨魂》,打得印象最深的一部戲是《舞台姊妹》。她不會對那些早已被人津津樂道的成名作大談特談,反而願意談論那些一般人記不起的片子。

南都娛樂:演戲進步的感覺是怎樣的?

陳玉蓮:我感覺我跳出去了,豁出去。我豁出去的意思是我沒有那個包袱了,不去在意別人怎麼看陳玉蓮是怎麼一個人,正好《玉梨魂》那部戲裡我有演年輕的、中年的、老的三種狀態,所以我想那個是我已經豁出去的一個演法。

南都娛樂:《玉梨魂》是在《新天龍八部》之後拍的,這麼說拍完《新天龍八部》後,你才真正找到了演戲感覺?恰恰是大家很肯定你在《新天龍八部》中的演技。

陳玉蓮:對,可能那時候我的外形比較符合《新天龍八部》中的形象吧。其實如果有人說《新天龍八部》和《神雕俠侶》我喜歡哪一部,我喜歡《天龍》,《天龍》裡的陳玉蓮感覺她像個人,《神雕俠侶》裡的陳玉蓮她不像一個人。

南都娛樂:可記得你在採訪中曾說過你自己很像小龍女。

陳玉蓮:那是『他們』說的,現在依然有很多朋友都說我真的很像小龍女,他們很疑惑說為什麼他們找我的時候我都是在山區裡,小龍女就是永遠在山區裡不在市中心,我現在就是這個樣子。他們就說我一直入戲到今天。

 

南都娛樂:和陳玉蓮這個名字聯系在一起的還有一部戲是1988年臺灣版的《射雕英雄傳》,你演黃蓉。小龍女、黃蓉、王語嫣,你都把金庸筆下的不同女子演活了。

陳玉蓮:其實我感覺我蠻幸運的,金庸先生的書我都能拍。

南都娛樂:你是接到金庸的邀約之後才看他的書的嗎?

陳玉蓮我是知道我要拍了才看的。我平常對看書不是很熱衷。我屬於那種看書看完前面再看後面的時候,我根本都忘了前面說什麼那類人。然後又要重頭看一遍。你都知道金庸先生寫的書人物很多的,情節是很豐富的,我怎能追得上呢,又不是念書的材料。所以真的是接了片子才看的。

南都娛樂:你當時接金庸的這些戲這些順利嗎?還是說中間有一些故事?

陳玉蓮:其實最不順利就是拍《神雕俠侶》。本來《神雕俠侶》不是找我的,是找另外一個演員。後來經過一個叫李添勝的監制,和一個叫余子明的老牌演員,他們兩人跟無線電視台說,如果你們不找陳玉蓮演小龍女,那你們絕對找不到更適合演小龍女的別人。所以TVB才真正去看一下小龍女這個角色適不適合我,不然也輪不到我。

南都娛樂:當時他們兩個為什麼肯定你演小龍女會紅?

陳玉蓮:李添勝我就不太清楚,因為我跟他接觸不太多,可是余子明我常常跟他在一起合作做那個節目《歡樂今宵》嘛,《歡樂今宵》以前在香港蠻受歡迎的嘛,我就跟他常常一個星期見好幾次面,所以他就很了解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他覺得我是不出聲、很cool的這種人。

南都娛樂:那個時候你拍打戲有沒有一些困難?

陳玉蓮:都有,可是我感覺拍打戲拍得最苦的是幫嘉禾拍的一部《舞台姊妹》,這是拍得最苦的一部,拍到我連下床都下不了,整個腿都發軟,很痛。這部戲是成家班的功底的人教我們打功夫。他們打的那些功夫比在無線電視台拍的時候那些訓練嚴格多了。無線電視台那邊呢,看見你是女孩子,有時候因為時間的問題,他們就會馬馬虎虎啦,這個拍不完就找個替身來吧。可是《舞台姊妹》不是,很多都是我們自己要親身做的。

為情所傷和急流勇退

『人的成名時就是你下台的時候』和周潤發的五年戀情幻滅後,陳玉蓮向銀幕交出的第一份作品是讓人大跌眼鏡的《連體》,她在其中的出演暴露,有別以往的玉女形象,當時大家紛紛猜測她實在是被情傷得太重了,才會有如此出格之舉。出演《連體》那段時間,她迅速和大西洋城賭場的美籍華裔高層陳超武,同時周潤發與余安安閃電結婚而後離異……二十年後,陳玉蓮再談起這段經歷,鎮定自若,她不想排斥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也不用『很傻』這類詞語來為自己開脫。只是說了很意味深長的一句話『原來那個路是不適合我走的』。

南都娛樂:不過你演戲生涯裡面也出演了一部大家想不到你會接演的片子,和湯鎮演的一部三級片《連體》。

陳玉蓮:那個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以為是一個突破的演出吧。那時以為是一個挑戰,就接了這個戲,接了之後才發現原來不好拍的,那以後就不拍了。

南都娛樂:片中很多裸露的大膽鏡頭和你之前的玉女形象很不符,有沒有感到有壓力的時候?

陳玉蓮:沒有沒有,沒有壓力,演員本來就是這樣子接不同戲來拍的。以前可能就是說,哎呀,拍了這麼多斯文的戲,是不是有一個改戲路的戲可以演一下呢?結果演了出來就感覺原來那個路是不適合我走的。

南都娛樂:當時出演三級片這個決定是你自己做的嗎?還是有人給你拿主意?

陳玉蓮:都有問過一些人的意見才做的。

南都娛樂:想改戲路挑戰失敗之後你的心情是怎樣的?

陳玉蓮:只是那時我感覺拍得不好,因為可能是還沒到那個程度去拍這一類的戲。那時候是也小,面對媒體的質疑不知道怎麼回答。

南都娛樂:你拍這部戲的時間點,正好和你同周潤發分手的點是吻合的,當時的媒體就說你是因失戀了所以就開始嘗試一下出格的戲。

陳玉蓮:沒關系,反正娛樂圈都是這麼寫的,不是你說的他都是這麼寫,寫下來都說應該是這樣子。

 

南都娛樂:現在回憶起你年輕時演戲的這段時期,你覺得你最大的體悟是?

陳玉蓮:呃,就是你成名的時候,人家看得起你,不過人的成名的時候就是你下台的時候。有生就有死,其實都一模一樣,不要永遠都看著自己那麼光輝,有光輝就會有下的時候,就太陽升的時候你就一定知道太陽今天下午就會下來的,它不會,太陽不會永遠停留在那個空間裡。

南都娛樂:我記得那時候你決定要休息的時候,香港媒體有一篇文章中有一句話就說『陳玉蓮就像小龍女一樣,每當他跟楊過之間感情出現問題,她就會選擇離開或逃避』,大家就覺得可能是因為你私人感情問題導致你作出休息的決定。

陳玉蓮:呃,絕對沒有。那個時候生活很幸福。(笑)真的真的。

南都娛樂:因為你在訪問當中也說過嘛,就說別人覺得你倔,說話沒有尾巴了,就開了個頭這樣,是否你覺得自己不太會跟人家主動溝通這些事情?比如你和周潤發的戀情。

陳玉蓮:其實這個都是以前的事,很多時候人家問我周潤發怎麼樣啊,我都不知道怎麼回他。那時候太年輕了嘛,有時候有些話又不知道能不能說,因為說的是周潤發的事情,你能說嗎?乾脆說不知道那就沒事了嘛。所以人家就說陳玉蓮很容易發脾氣啊,說話一說到這周潤發就斷了。所以我感覺最大的失望是對人,我覺得做人是最不好的。所以我現在修行的這一條路就是我們不想輪回回來做人了。

南都娛樂:你決定在你事業最輝煌的時候急流勇退,肯定是有所觸動,才能下如此大決心吧?

陳玉蓮:其實我那時候沒想那麼多,我只是在想,突然間為什麼很多人都走了,死了呢?後來我到了娛樂圈,突然間有一天,英國的戴妃死了,給我很大震撼,我就在想,原來無論你有多紅,有這麼多人愛你,要你死你就死了的,那我現在還待在這裡幹什麼呢?應該走出去看看有什麼是我需要做的事情,於是我就決定走了。

帶髮出家

『不是要你去爭,你一定要主動』演戲不是陳玉蓮當下要去做的事情,她剛剛收到師傅交待下的一個功課,去做慈善。她認為修行就是她現在的生活,也是她的未來。這幾年來,她除了到學校幫助的那些小朋友,給他們學費,做家訪,還在找那些較合她眼緣的人做徒弟。她認為這是她目前要主動做的事,為了完成做慈善這主動的一步,她先是主動去向TVB邀約了戲來演,她說這也是她修行功課的一部分。她在敲一些人的門,告訴他們陳玉蓮是誰,陳玉蓮要做些什麼事情。

南都娛樂:1982年到1988年算是你的接戲高峰期,你有沒有去想過說給自己有一定的目標,或者是給自己設定一個階段性的安排?

陳玉蓮:都沒有,我是沒有野心的那種人,來了就來吧,不來就不來。可是後來我想一想,這是個很錯的想法,為什麼?因為我們要主動一些嘛,不能老是說坐在那等人家來找你,就好像我現在啊,我現在去山區做慈善,我整個人在改變了,我變成什麼呢?我去找人家了,真的把整個過程都反過來。

南都娛樂:是否出於年輕氣盛,所以心裡會有一種對這種主動出擊這種名利的東西有一點排斥嗎?還是會有一點顧慮之類的?

陳玉蓮:我想是因為性格問題,我的性格就是不爭,不要吵架,不要爭,不要有這麼多複雜的事情,這就是我的性格。我現在改了很多,改是為什麼呢?因為我跟了一個師父,我師父常跟我說,陳玉蓮啊,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太弱的話,你就是吃(虧)了,不是要你去爭,你一定要主動。

南都娛樂:2008年,你決定重新出山拍《原來愛上賊》那部電視劇的時候,據說也是想看看自己還會不會再被塵世間的事情受到誘惑?

陳玉蓮:對,在這之前我跟我師父閉關了三年,我連我家人都沒見過,我爸爸也不知道我做了修行的事情,我爸爸還以為我死了。我在上海做事的哥哥回香港跟我爸說,要把我在銀行連戶口的那些東西變成我哥名下的,我爸爸在門口就哭了。他說究竟發生什麼事,是不是她死了,要不然為什麼突然間就失蹤了,我哥怎麼跟他解釋他都不聽。其實那時候我的心真的不在家裡,我感覺應該真的要做修道的那一條路,我真的要做得徹底一點。

 

南都娛樂:就是要把之前的東西都清空掉?就是所有的身外之物?

陳玉蓮:對。其實我哥哥姐姐常常發給我的短信我都有給我師父看的,師父問我要不要跟他們見個面?我都說不去,因為我感覺我自己修得不好。所以後來2008年的時候就在加拿大碰到劉松仁,他請我出來跟他拍一個電視劇,那我就問我師父,師父就說好,你出去也好,你應該看看你在這幾年修得怎樣,到外面有沒有發生不一樣,看看你的性格有沒有變得好一點。

南都娛樂:修行包不包括個人,就私人感情方面的修行?還是說徹底拋棄掉,就戒慾是修行的一部分嗎?

陳玉蓮:其實我現在算是帶髮出家,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再動過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