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段塌毀長城變「危牆」! 保護面臨人財兩難

大陸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近期組織全國政協長城保護情況調研組赴寧夏和內蒙古考察時發現,早期的長城正面臨自然和人為等因素的嚴重破壞。為此,專家們疾呼:必須加快對長城的搶救性保護,否則作為中華文明瑰寶的長城有面臨消失的危險。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全國政協文史和學習委員會近期組織全國政協長城保護情況調研組赴寧夏和內蒙古考察時發現,早期的長城正面臨自然和人為等因素的嚴重破壞。為此,專家們疾呼:必須加快對長城的搶救性保護,否則作為中華文明瑰寶的長城有面臨消失的危險。

許多地段塌毀,長城成『危牆』

根據燕趙晚報報導,長城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大陸首批世界文化遺產之一。

為摸清大陸長城『家底』,國家文物局與國家測繪局聯合對長城進行測量。2012年6月,國家文物局正式公布中國歷代長城總長度為21196.18公里。

寧夏回族自治區和內蒙古自治區是大陸現存長城遺跡較多的省份,其中內蒙古境內長城總長7400多公里,居大陸首位;寧夏境內長城有1000多公里,可見牆體630多公里。

輕觸城壁,就有薄土簌簌落下,不少牆基和牆體連接部分經風雨侵蝕大部分被掏空,可能一場雨就會導致坍塌……這是調研組在寧夏三關口長城看到的景象。

與三關口長城類似,記者隨團在寧夏的戰國秦長城、水洞溝段明長城,內蒙古的金界壕、漢代水磨擋路塞長城等地看到,這些大多為夯土築成的長城遠看像『土堆』,歷經千年,除受風雨剝蝕、山洪衝刷等自然因素破壞外,近年還受到開挖取土、採礦等人為活動的破壞。

寧夏回族自治區文物局局長衛忠介紹,寧夏的長城自然風化嚴重,加上年久未修,保存情況不容樂觀。

內蒙古自治區主席巴特爾也表示,內蒙古境內的古代長城遺址由於年代久遠以及受風沙、雨雪、地震等因素破壞,許多地段塌毀,長城成了『危牆』。

長城保護『人』『財』兩難

『不親臨長城你就感受不到它的偉大。』調研組成員、大半生都貢獻給大陸空間技術研究的戚發韌委員感慨道,『對長城,我們這代人心存敬畏。一定要保護好它,把它當做很重要的東西去愛。』

然而,長城保護面臨不少現實問題。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司長關強指出,從大陸情況看,長城在保護、研究、管理方面存在的主要問題是:法人違法現象嚴重,個別地方和部門在基本建設、長城資源利用環節為追求眼前和局部利益,隨意開挖、破壞長城。還有群眾保護意識淡薄、長城保護基礎性工作薄弱、研究水平總體不高等問題。

在內蒙古和寧夏,長城保護工作中『人』和『財』的問題尤為突出。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文物事業管理處古建研究室主任張小東表示,呼和浩特市長城沿線各旗縣都是貧困縣,有的甚至是國家級貧困縣,地方政府確實無力出資維修和保護長城。

有『苦瘠甲天下』之稱的寧夏固原市對長城保護工作的投入更是捉襟見肘。固原市市長白尚成倒苦水說:『全市僅有專業文保人員120多人,其中40多人還在市博物館工作,還能調幾個人保護長城?』

長城保護人員的工作也相當艱苦。衛忠介紹,當地一些義務資訊員常年在長城沿線巡查,只拿幾十塊錢人民幣報酬。2007年寧夏在做長城資源野外調查時,需長期在沙漠丘陵無人地帶駐留,有的調查人員年齡偏大,有的患風濕、糖尿病,但大家都咬牙堅持到底。

『目前大陸文物行業才有不到10萬人,其中受過高等教育的還不到三分之一,專業人才緊缺問題非常突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化遺產研究員原院長張廷皓說。

『十一五』期間,大陸用於長城保護的經費主要來自大遺址保護專項經費,中央共安排了5億多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據了解,這筆經費在『十二五』期間將增加,但具體多少還在研究規劃中。

長城保護是世界性難題

調研組調研期間,國家文物局古建築專家組原組長、知名長城保護專家羅哲文逝世的消息傳來,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副院長段清波不無遺憾地說:『本來中國學術界對長城就缺乏很好的研究,這支隊伍正規軍很少。』

長城分布在大陸十幾個省份,每個地方修築長城的材質、自然環境不盡相同,加上長城體量巨大,很難有一個統一的『藥方』來解決不同地段的長城保護問題。『土長城保護的任務緊迫,一方面我們對長城了解不夠,另一方面又缺乏有效的保護手段。』段清波說,『目前這還是一個世界性難題。』

大陸現實行長城保護總體規劃制度,各地正在抓緊編制省級長城保護總體規劃,並爭取在『十二五』期間全面完成長城總體規劃編制,通過科學規劃長城的保護、管理、展示和利用,實現長城保護及利用相互促進的良性迴圈。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文物局原黨組副書記張柏介紹,規劃將結合本地實際,研究把長城利用好,既能體現大陸文物保護方針,又能通過加強管理實現合理利用。但段清波認為,在各方利益發生衝突的情況下,一旦提及『利用』,保護就可能變味兒。

雖然大家在如何保護長城上意見不一,但保護的願望是相同的,它更傳達出億萬中國人的焦慮:拿什麼拯救你,我們的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