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英國媒體:大陸經濟增漲模式不靈了!?

最近從大陸傳出一系列不太喜人的資料,逐漸有跡象表明,大陸現有的經濟增漲模式可能不靈了。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最近從中國傳出一系列不太喜人的資料,逐漸有跡象表明,中國現有的經濟增漲模式可能不靈了。根據環球網報導,正如中國領導人所強調的,中國經濟是該實現根本轉型了。但這樣的轉型如果真要進行的話將趕上一個頗具挑戰性的時刻。 首先,中國政府將不得不在淨出口對GDP的貢獻率迅速下降之時調整經濟。

在2008年年底前,規模巨大的貿易順差為中國的邊際增漲作出了重大貢獻,貿易順差(以及中國封閉的資本賬戶)也給銀行系統帶來了充足的流動性。因此,銀行很容易為中國增漲的另一個重要支柱投資助力。但現在情況變了。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的貿易順差創下了多年來的最低紀錄,貿易順差對GDP增長和流動性的貢獻很可能在今年顯著減小。考慮到淨出口的下滑,推行嚴肅認真的結構性改革同時維持7.5%的增漲率將是非常艱巨的任務。

真正的結構性改革意味著大幅削減政府主導的投資以及對國有部門的補貼。由於對國有部門的許多補貼歸根結底是透過通脹稅、低利率和土地徵用等形式由中國家庭承擔,減少此類補貼將減輕中國家庭的負擔。這個進程最終將提高消費對GDP增漲的貢獻率,擴大家庭對包括進口商品在內的所有商品的需求。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進程將會帶來內部和外部的再平衡。但在短期內,這一結構調整意味著大幅削減政府投資對經濟增長的貢獻。

當然,應對政府投資驟減及隨之而來的增長減速的一個辦法是,允許私人投資者涉足此前被禁止投資的領域。這樣,私人儲蓄將被導向生產性投資而不是房地產等非生產性投資,這一變化在中期內將會增加家庭財富或促進消費。但如果政府繼續制定價格並對利潤率有重要影響,私人投資者在投資之前可能會三思。鮮有私人投資者會進入政府主導下的寡頭壟斷企業繼續享受融資和監管優勢的領域,因為競爭將從一開始就不平等。中國的法院必須繼續提高獨立性,這樣,當私人投資者與政府行為人發生爭端時,可以有公平的審判。

【英國《金融時報》5月30日文章】題:中國應避免重大投資刺激

中國突然發現不管是出現通貨膨脹還是通貨緊縮,它都會遭殃。在看起來很好地渡過了世界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的經濟走到了一個重大而困難的轉捩點,它需要政策上的重大轉變,同時還要接受增速在至少幾年內大幅放緩的現實。問題的外部表現是2009年的複蘇政策導致的2010年至2011年的通脹。然而,今年第一季度經濟卻驟然轉向了緊縮,使目前的下滑趨勢進一步惡化。

 

中國的復甦帶來的是自上而下投資政策導致的資金和信貸大幅擴張;還有人為壓低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投資占G D P的比重從2 0 0 7年的42%上升到了2010年和2011年的49%。人民幣的低估使出口價格通脹上升到了2011年初的7%。

在中國,消費者支出僅占到了GDP的33%。要想提高消費者支出今後在GDP中的比重,中國就必須減少企業利潤在GDP中的比重,這就需要減少目前的過度投資。但考慮到許多企業的高債務水平,以及證明提高工資合理性的需要,從供應方來說必須要做的就是成本控制。必須在現有工廠、工序和產品的條件下提高生產力,而不是再另起爐灶。其中的一個關鍵是將政府政策轉變為『讓已經垮了的垮掉』———這在一個大多數明顯浪費和易負債現象都存在於國有企業和銀行的國家來說是一項困難的政治任務。

企業利潤的縮減意味著減少投資的道路可能還要繼續下去。中國可能需要採取措施來保證經濟不會突然『陷入蕭條』,然而,現階段類似2009年那樣的大規模投資刺激只會再次產生問題,而不是提供解決辦法。『讓垮了的垮掉』從短期看是有緊縮作用,但對中國在今後走上健康的發展道路卻是必要的。

【英國《金融時報》5月30日文章】題:中國的經濟政策沒有改弦更張

全球金融市場正受到兩個事件的雙重影響:希臘退出歐元區的風險,中國經濟減速的潛在幅度。希臘退出歐元區是透明的、容易關注的———但可能性也越來越大。相比之下,在我們看來,中國的經濟減緩和由此帶來的政策反應是不透明的———但也是可以避免的。哪一個更值得擔心?中國經濟形勢的不透明更多緣自政策反應而不是經濟資料。

誠然,中國經濟正急劇下滑。出口增速降到了一位數,低於10%的政府目標,今年1至4月實際增速只有6.9%,比去年同期下降23個百分點。與此同時,政府收入受到擠壓。1至4月,財政收入同比增漲12.5%,比一年前低18.9個百分點,4月份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6.9%,創造了新低。

 

但與此同時,決策行動卻遠沒有跟上。4月份,關鍵的流動性指標之一狹義貨幣供應量的增速回落到3.1%的歷史低點。行動的拖延不是因為經濟政策試圖『改弦更張』,而是因為反應性政策。為了實現可持續的較長期增漲,為了避免經濟發生進一步的結構性扭曲,增漲減緩也許可以容忍的。

然而,這樣的態度可能伴隨著重大代價:例如失業率上升、不良貸款增加、企業虧損、也許還有社會動蕩。除非中國的決策者做好解決這些難題的準備,真正的『改弦更張』———中國放棄注重出口和投資的經濟模式,轉向涉及結構性改革的新經濟模式———才有可能。

因此,在我們看來,近期內進一步實行周期性放寬———貨幣政策放鬆和需求管理———是不可避免的。最近的存款準備金率調低旨在解決疲軟的信貸需求,而不是貸款供應限制。中國政府還決定撥款363億元人民幣,為節能型家用電器等提供補貼。

近期內還可能推出更多支援性政策和針對需求的措施,以避免2012年下半年進一步減緩。政策推遲的時間越長,放寬的程度就會越大。展望未來,我們認為:重大政策仍很遙遠,政策放寬的可能性很大,例如,存款準備金率調低、信貸支援、貸款利率下限放寬以及財政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