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大理/最愛吃大餐的民族~ 婚宴連吃七天還嫌不夠?!

提到雲南,昆明、麗江、西雙版納這樣的名字就會躍入你的腦海,但是大理作為南詔的古城卻有著別樣的韻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提到雲南,昆明、麗江、西雙版納這樣的名字就會躍入你的腦海,但是大理作為南詔的古城卻有著別樣的韻味。根據玩家惠報導,此次我們抵達大理,翻過古城牆,越過三塔,穿過稻田,來到洱海的另一端,走進漁村小城『雙廊』。

上世紀九十年代這里曾因濫捕以及觀光渡輪過多而爆發藍藻污染,當地政府不得不插手禁絕機器網捕,為保水質只許有限度人手捕魚,對湖水、樹林和濕地全面保育,使這個高原湖泊小漁村得以在大陸全國生態病重的情況下保留海天一色的絕景風光。


多數白族人依然穿傳統服飾

到過大理古城的人都說蒼山洱海玉帶雲的景色一年才得見幾次,但走到天朗氣清的雙廊海邊,除了間或出現的漁船,剩下的,便只有這個傳說景色了。放眼望去幾乎是清一色的藍,無獨有偶,跟這裡的居民白族人的藍布衣飾極配合。


楊師傅的家是典型的白族院落

 

來到雙廊首先要學懂『閒逛』,日出過後沿著村子的長直路走,就到達位於村口的菜市場,公公婆婆們都會拿著咸水草扎的豬肉在這邊買菜磨牙,折返走回岸邊,又見到出海回來的漁民已開檔賣減價貨,再走到村子後方的白族居所群,見著一個個不因賺取拍照費而穿著傳統白族藍色衣服的老婦在瓦頂白屋粟米堆中穿插,驟眼看比穿便服的年輕人還要多,也更吸引我等遊客的目光……。

雙廊這個典型的白族村落,所有村民都份屬親友,不是姓李便是姓楊,而記下全村人的名子,則屬基本的生活語言家課。這天我們拜訪的,便是我們的麵包車司機楊師傅的家。

說話總是愛加上『嘻嘻』二字收尾的楊師傅聲言雙廊人的生活十分平淡,不論午飯還是下班後都會選擇窩在家中,而最大的娛樂,除了出海,便是到朋友家中作客。這天我們應楊師傅邀請到他家午餐,豈料其好友李先生已早早在此恭候。


鮮魚、乳扇、生皮,地道宴客菜。

尚未娶妻的李先生,差不多每天下午都會來作客,找楊氏夫婦午飯喝酒聊天。問楊師傅他家是否是大本營、常常開派對?他連連否認:『怎麼可能?這是很平常的事,如果要算規模較大的派對,結婚那七天不可不提!』『七天?連過大禮嗎?』

 

『沒有!就是宴客吃飯呀!我們採流水宴方式,從早上便坐著等候迎賓,首天是男方的朋友、次日到女家跟她的朋友吃飯;然後是男方的親友、女方的親友,到第五天才正式接新娘結婚擺喜宴;其後兩天都要以夫婦的身份分別在男家和女家吃飯,之後才可一起過婚姻生活。』每天來的人、吃的菜有分別嗎?『哪有!始終是喜事,多聚首一堂豈不是好?!』連洞房都要讓路,我想雙廊人應該是全中國人最愛熱鬧吃大餐的一群吧。


三道茶

聽過楊師傅的婚宴經驗後,請他把婚照給我們欣賞,豈料他說雙廊人完全不流行照相,要看白族人婚禮的話可以到附近的嚴家大院看,那裡除了是打著『最好的白族建築群』、由白族大戶院子改建而成的旅游點,還有最正宗的白族宴客三道茶供品嘗。先前就有聽楊師傅提及『來不及做「三道茶」,不好意思』的說法,原來白族人款待新相識,必先以三道茶作見面禮,這『一苦二甜三回甘』、逐杯上的三道茶,

就是要你體會白族人年少、中年及晚年的人生經歷,在這里邊欣賞白族傳統歌舞表演,邊體會白族文化的點滴,是一門令人津津樂道的文化課;所以建議挑早或晚一點的時間來,避過遊客人潮,靜心上課。首道茶是苦澀的濃普洱,把茶葉烤至黃而不焦時衝泡而成;第二道甜茶內加入大理特產乳扇(類似奶酪)、核桃仁和糖,清潤香甜;最後一道回甘茶有蜂蜜和花椒,故喝下時有微辣,略似回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