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噪一時的妓女戶! 百年後男人只來走走?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曾經的繁華不復存在,曾經的鶯歌燕舞也銷聲匿跡,曾經的曾經……那些文人騷客,富家公子,經常流連的花街柳巷,如今,是什麼樣呢?此圖為秦淮河。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曾經的繁華不復存在,曾經的鶯歌燕舞也銷聲匿跡,曾經的曾經……那些文人騷客,富家公子,經常流連的花街柳巷,如今,是什麼樣呢?若不打聽,現在的模樣興許都看不出一點痕跡了……。

南京十里秦淮,麗人已不在

根據紅網報導,說到花街柳巷,南京的秦淮河首屈一指。從南朝開始,秦淮河成為名門望族聚居之地。兩岸酒家林立,濃酒笙歌,無數商船晝夜往來河上,許多歌女寄身其中,輕歌曼舞,絲竹飄渺,文人才子流連其間。至於這裡何時開始有鶯鶯燕燕於此謀生,已無人可知無從可考。秦淮河八大名妓的故事流傳至今,可見這裡曾經的繁華。六朝時,秦淮河及夫子廟一帶更成為文人墨客聚會的勝地,兩岸的烏衣巷、朱雀橋、桃葉渡紛紛化作詩酒風流,千百年來傳於後世。烏衣巷更是六朝秦淮風流的中心。

隋唐以後,秦淮河漸趨衰落,卻引來無數文人騷客來此憑吊,儒學鼎盛,南宋始建的江南貢院,成為中國古代最大的科舉考場,於是秦淮逐漸復甦為江南文化中心。明清兩代,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時期,富賈雲集,青樓林立,畫舫凌波,成江南佳麗之地。故而,今天再去秦淮河,青樓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特色商店,餐館等。而江南貢院,夫子廟等文化建築卻依然保留著。


彈奏的藝人 攝影:藍風

如今秦淮河再無昔日夜夜笙歌的奢靡景象,縱然晚上的燈光讓曾經的繁華略微有了點可追逐的影子,但已是時過境遷。不過,懷古或是念想,依然是可行的。在『秦淮八豔』中,李香君的名氣雖然沒有柳如是或陳圓圓那麼大,但是如今漫步秦淮舊巷,能尋到的也只有她的故居媚香樓了。


夜晚的秦淮河依然繁華 攝影:藍風

如今李香君的媚香樓仍坐落在鈔庫巷中段的來燕堍。它貼水而建,是一座三進兩院式的明清河房,面積700多平方米,花樓河廳、幽靜典雅。院內豎立著李香君漢白玉雕像,琴室、書房余韻悠然,臥室裡錦被玉枕,大廳內還陳設著她的生平故事及相關的書法、繪畫、楹聯等。園林小景,遺韻猶存。『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數著時光的痕跡,卻再也憶不起,王謝堂前的昔日繁華。一扇朱門,幾對花窗,掩映不同朝代的故事,踏著青石板路走過,聽到的只是或深或淺的腳步聲。


李香君故居 攝影:田豐

蘇州花街柳巷勾欄處

花街、柳巷、勾欄巷,光聽這些名字就知道以前是玩什麼的,皆舊時官紳權勢人物冶遊之區也。歲月變遷,昔日的銷金窟,今日已成古城中的民居一隅。如今的花街柳巷絲毫不聞脂粉氣息,難得的在鬧市區中心如此的安靜。喧囂的養育巷,使徒堂裡唱詩班的歌聲猶在耳邊縈繞,拐入柳巷,一下子靜了許多。

每次走進大石頭巷,總有些說不清的敬畏感,抑或是公門捕快所在地?之所以叫大石頭巷,據說是一塊大的隕石落於此。巷內有一家青年旅舍,名就叫『浮生四季』,這屋子原先就是沈三白曾經和蕓娘生活的地方吧。那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的背包羈旅族那聽到蕓娘親切的問候嗎?


曾經的繁華不在 攝影:東徐一小草

從三山街走進幽蘭巷。所謂幽蘭巷,就是以前的『勾欄巷』雅稱。這個類似於在清代乾隆時候,蘇州來了次地名的去俗入雅化運動,橫掃過一切被認為粗俗的街巷名稱,在意識形態上將之拔高。


浮生六記之浮雕 攝影:枕邊書

即把老百姓平日裡口頭上叫習慣的通俗地名,全部改成比較文雅帶有詩意的諧音地名,隨便舉幾個例子:羊肉巷——養育巷;陳麻皮巷——乘馬坡巷;油抹布巷——遊墨圃巷;牛屎弄——由斯弄;狗肉巷——鉤玉巷……。不過這就是勾欄處,到了民國時期,還是出了不少名人的,居民素質層次比較高,有醫學博士、有名律師;有設計鐵路的,有大學教授。


老門坊 攝影:游塵凡心

大多是獨門獨戶,濃綠的爬山虎攀滿了院牆,黑漆木門終年緊閉,難窺其宅內之深淺。即使在白天,小街也寂靜得渺無聲息。


老宅一景 攝影:游塵凡心

 

上海四馬路舊上海的紅燈區

老上海有個四馬路,現在改名叫福州路,舊時代那兒集中了中華書局、商務印書館、開明書店、時報、華美報館一些新聞出版業,自然就有許多的文化人。那兒也還有藥店、旅社、澡堂、戲院。更多的是妓館,會樂里就是最大最有名氣的一家。現在為把四馬路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現象相區分,上海人把其東段的文化街稱作為『福州路文化街』,而把其西段的妓院娛樂場稱作為『四馬路妓女窟』。因此,四馬路和福州路具體所指是不可混用的。


福州路 攝影:phoebe.joyful

老四馬路可說是老上海的紅粉街,每年都要在報紙上公開評選上海皇后、名花、狀元、花國大總統。她們最需要報紙給她們作廣告,要有人給她們在報紙上吹捧,把她們捧紅。既做了皮肉生意,誰不想買賣興隆。


現在的福州路是文化一條街 攝影:炸彈

於是應運而生了一批另類文人,他們成天泡在舞廳、艷館,和那些『長毛狀元』『女校書』打得火熱。妙筆生花,捧紅了花魁自己也樂得一些回扣,因此兩種行業配合得非常默契。


街景 攝影:炸彈

如今這裡書店密集,是上海人買書淘書的好去處,哪裡還有青樓的影子。


漂亮的窗 攝影:炸彈

 

北京八大胡同尋找賽金花和小鳳仙

清末民初的八大胡同有兩個概念,從隘義上說,所謂八大胡同,並非某一條胡同的名稱,而是由八條胡同組成的。因為中國人愛將同類事物歸類然後說個大概數,如天橋八大怪、唐宋八大家、八大祥、燕京八景。其實,『八』字在這裡是個虛數,只是表示其多。這八條胡同位於前門外大柵欄附近,因妓館密集而成一大銷金窟。

從廣義上講,八大胡同是指從鐵樹斜街以南,珠市口西大街以北,南新華街以東,煤市街以西這一大片區域內的許多胡同,這些胡同中有過明妓或暗娼,至少也住過『八大胡同』中的從業人員。只是上面說的這八條胡同多為一二等妓院。


這裡是賽金花和小鳳仙都呆過的地兒  攝影:固山貝子

賽金花的一生頗為傳奇,曾作為公使夫人出使歐洲四國,也作為妓女而知名上海,還在八國聯軍入侵北京後,起到了勸說聯軍統帥,保護北京市民的作用。她輾轉多個煙花之地,最後來到了老北京的煙花巷八大胡同。


當年賽金花掛牌的地方 攝影:固山貝子

小鳳仙與蔡鍔那段至死不渝的愛情讓小鳳仙妓女的身份顯得不再扎眼,反倒是忠貞不渝的情節稱為佳話,被人傳頌。但凡進入這行的女子,身世必定淒涼。小鳳仙也不例外,歷經苦難的她,最終在著名的八大胡同之一的陝西巷雲吉班賣唱接客做生意,以其才貌色藝俱佳,名震京師,成為民國初年北京城紅極一時的名妓。


雲吉班舊址 攝影:固山貝子

陝西巷位於大柵欄街道轄區南部。南北走向。北起鐵樹斜街,南至珠市口西大街。從清代中葉以後,巷內妓院漸多,清末民初巷內妓院多達14 家,為『八大胡同』之一。賽金花開辦的怡香院在此巷內。支援(支持)蔡鍔反袁護國的小鳳仙也曾在此搭班。從史料記載,陝西巷應該是眾多一流妓院的所在。上世紀30年代初的時候,這裡曾經建有上等妓院十餘家,現在賽金花所辦妓院的房屋建築和布局現在保存較好。


陝西巷 攝影:固山貝子

 

香港廟街

愛看港片的朋友對廟街一定不會陌生,那句耳熟能詳的大哥大經典台詞:『當年我從廟街一直打到尖沙咀再到銅鑼灣,才有今天的地位』說的正是廟街為香港黑社會的萌芽之地大佬們的發跡之處。廟街位於香港九龍油麻地,是香港一條富有特色的街道。《古惑仔之廟街十二少》、《食神》、《廟街故事》都曾在廟街實地取景。


曾經的煙花地 攝影:J調de華麗

廟街是香港早期煙花之地,故遊廟街時可留意很多售賣翻版、冒牌及色情事物的攤檔,街旁建築物下更可見為妓女拉客的人。


地攤集市 攝影:J調de華麗

廟街以售賣平價貨的夜市而聞名,可以說是香港的平民夜總會。廟街榕樹頭一帶更是占卦算命及江湖賣藝者的集中地,梅艷芳主演的那部《胭脂扣》裡她坐在汽油燈下尋卜問卦的情景猶如在眼前上映。


老古董 攝影:J調de華麗

『魚龍混雜』可能是匆匆一瞥的遊客對廟街的第一印象,帶著思考深入的體會方能了解它被剝絲抽繭後那些充滿辛酸苦辣人間悲歡離合的故事。


問卦的人很多 攝影:J調de華麗

 

澳門福隆新街

福隆新街,是澳門半島中區的一條古老的街道,歷史約有幾百年。福隆新街一帶建於清朝同治年間,由當時的澳葡總督藥蘇沙規劃,富商王祿、王棣父子購地,經過闢街、興建,這裡成為了著名的『花街』。當年,這裡是澳門最『高級』的『耍樂』之地,它與附近的福榮里、宜安街被譽為澳門的『花國三街』。

福隆新街分成上、下兩段。上半段是青樓、茶館等聚集地,最旺盛時期約有六十家,其中最出名的有六家,分別為『雅仙』、『詠春』、『留觴』、『紅樓』、『京華』、『玉蘭』,各有絕色名姝、佳麗駐場,與客人飲酒、唱曲、作樂,不少富家子弟、巨賈富商都常在此流連忘返;街道下半段則是煙室、酒家等聚集地,是『男人玩樂一條街』。


現在的福隆新街正在成為小吃一條街  攝影:行走人生

每當夜幕低垂,『花國三街』就開始熱鬧,大紅燈籠高高掛,絕色麗人、巨賈富商,夜夜笙歌,紙醉金迷……這種綺麗風光一直持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澳葡政府開始禁煙、禁娼,『花國三街』便逐漸煙消雲散。


小店 攝影:行走人生

如今,沿『福隆新街』而行,會聞到各式各樣美食的香味,因為這裡現時已開設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餐館、酒家、小食店和糖水鋪,不少老饕都會專程來此享受美食。


這是老街的原樣 攝影:行走人生

走遠一點,進入『清平直街』,手信店林立,他們請遊客『試食』的攻勢很『猛』,堪稱澳門一『奇』。


夜 攝影:行走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