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立志一年寫一本書!寫作、拍片 沈佳宜都知道

有人曾這樣總結近年來的台灣流行文化:「看星爺的電影、聽周董的歌、讀九把刀的小說!」可以與自己的偶像周星馳、周傑倫並列成為台灣流行文化的代言人,九把刀很是高興。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讓台灣作家九把刀迅速被人們認知,其同名圖書也在短時間內賣出50萬冊之多。根據新華網報導,在日前舉辦的第22屆大陸全國圖書交易博覽會上,九把刀帶來了由現代出版社出版的新作《上課不要烤香腸》,並與讀者、記者進行互動。

『打造自己心中的「衛斯理」』

儘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圖書銷量火爆,但九把刀並沒有一味選擇寫愛情小說。他表示自己從寫小說第一天起就清楚,愛情小說比其他所有類型的小說都暢銷。不過,到今天寫了64本小說,大概只有5、6本是關於愛情的。

『讀者賜了我一口很好的飯吃——只要我好好寫,就可以謀生。這是多麼難得的緣分。我不能辜負了「現在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的緣分,我不需要我的每本書都銷50萬冊。』九把刀說,最希望讀者記住的是自己的真誠。

據透露,《上課不要烤香腸》是『上課不要』系列的第二本,之前還曾寫過《上課不要看小說》。九把刀一直很欽佩倪匡寫出『衛斯理』這樣的人物。創作『上課不要』系列就是想把上課時做的事做個『翻轉』。其中的主人公是一個幫助小說家尋找靈感的助手,他希望透過助手的冒險,打造自己心中的『衛斯理』。而對於『上課不要』系列,他希望至少寫20多本,計劃一年一本。

『真的喜歡寫小說』

迄今已寫64本書的九把刀說自己『因為真的喜歡寫小說,所以會有穩定的寫作量。』九把刀說,平素喜歡觀察人。『只要你認真生活,可以捕捉到很多生活細節。』在《上課不要烤香腸》的新聞發布會上,他就在觀察,『哪些人會因我的話發笑,哪些人死都不會發笑,哪些人對我不屑,認為我在瞎轉等等。』他說。

在他看來,寫作的靈感對人是慷慨的,只不過很多人在靈感造訪的時候,輕易地放它走了。『臺灣有個「倪匡科幻文學獎」,我每次都投稿,從未獲獎。如果說我現在是「反輸為贏」,我就贏在不只寫投稿那三千字。』九把刀表示,自己是個幽默的人,高興的標準很低,寫作和拍電影雖然很累,但都讓自己保持幽默感,可以很開心。談到一些人對青春文學的偏見,九把刀表示不太在意。他說,只要自己還有青春的靈魂,就不會停止這方面的創作。同時,自己也隨時可以進入純文學。

 

『人生比電影還要感人』

在九把刀看來,現實人生的故事比電影還要感人。九把刀講起了自己的故事:『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彼此喜歡,後來相處,只是男孩連她的手都沒有牽過;後來,女孩結婚了,新郎不是他;許多年後,他把兩個人的故事搬上了銀幕——我做的這一切,不就證明了現實和純愛沒有距離麼?』

『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男孩或女孩,才會覺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那麼好看。因為你在看電影的時候,其實內心在播另一部電影,是你們自己的故事。』九把刀說。在他看來,『今天這個世界,對愛情充滿了誤解和偏見,把愛情弄得血淋淋的。寫作,就是要尋找有別於「血淋淋」的烏托邦。』

當被問及與電影女主人公原型『沈佳宜』有沒有聯絡時,九把刀忙不迭回答:『有啊有啊有啊』。儘管被提問過多次,他還是耐心解答說,自己當初寫書、拍電影時,『沈佳宜』都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