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天氣同時上演! 黃泥天焚燒秸稈是禍首

大陸多地同時出現嚴重的霧霾天氣也許有一定的偶然性,但現在老百姓心中更多的疑慮是,空氣是不是已被工業的發展所嚴重污染。南京市民接受採訪時表示,現今的環境狀況日益令人憂心。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6月10日的南京城如同遭受了沙塵暴的襲擊,空氣中彌漫著嗆人煙味,人們的呼吸變得困難,南京城成了『灰黃之城』。

根據國際金融報報導,『這種黃泥天實在是太罕見了。』南京的一些氣象、環保專家紛紛對《國際金融報》如是表示。黃泥天現象並不只是在南京出現,無獨有偶,11日上午湖北武漢市部分地區也出現了能見度低于1千米的霧霾天氣,安徽合肥市主城區也被大霧籠罩,氣味刺鼻。

『大陸多地同時出現嚴重的霧霾天氣也許有一定的偶然性,但現在老百姓心中更多的疑慮是,空氣是不是已被工業的發展所嚴重污染。』江蘇南京一陳姓市民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現今的環境狀況日益令人憂心。

江蘇3發霧霾預警

6月10日凌晨3時59分,江蘇省氣象台發布大霧橙色預警,11時,江蘇省氣象台發布了霾黃色預警。

據了解,霾的預警共有兩個級別,較低的為黃色預警,標準是12小時內可能出現能見度小於3千米的霾,或者已經出現能見度小於3千米的霾且可能持續。而最高級別的橙色預警,是6小時內可能出現能見度小於2千米的霾,或者已經出現能見度小於2千米的霾且可能持續。

黃泥天並不只是在南京出現,江蘇全省11個氣象台發布了霾預警,包括無錫、鹽城、鎮江、蘇州等城市。

『霧霾經常是混合在一起的。』江蘇省氣象台首席預報員韓桂榮告訴記者,『在有霧的背景下,加上風力很小,導致水汽和污染物不容易擴散,此時如果有人為因素比如焚燒秸稈,就很容易形成霧霾天。』

啟動緊急預案

南京每個整點發布的空氣質量即時資料顯示,6月10日南京的污染程度大大超出了紅色警戒線。南京城始終籠罩在灰霾中,路上的行人覺得胸口發悶,空氣中還彌漫一股淡淡的焦味。

江蘇省環保局環境監測專家表示,這一次的污染是極其罕見的大跨度,安徽、江蘇、山東、河南大部分地區都出現了重污染情況,形成了一整片的『污染地圖』。在江蘇、安徽等地區秸稈焚燒火點還在不斷增加的情況下,天氣條件非常不利於污染物擴散,低壓、潮濕和靜風完全把天空變成了一個『玻璃罩』,污染物難以消散,不斷疊加和累積,越積越多。

該專家進一步解釋說,造成此次較嚴重的區域性灰霾污染的主要原因是:大面積的區域性夏季焚燒秸稈,加上靜風、低壓等不利於污染物擴散的氣象條件,兩者因素作用的疊加,導致煙塵大量堆積,從而出現了較長時間、較大範圍、較為嚴重的灰霾污染現象。

記者從江蘇省環保廳了解到,江蘇省啟動了對空氣污染的應急預案,全體監察人員組成巡查組,迅速趕往全省各地對秸稈焚燒火點進行巡查,嚴控秸稈焚燒現象。

6月10日,南京市環保局陸續通報南京市秸稈禁燒巡查火點,6月9日白天,巡查發現3處火點,其中南京市六合區2處,江寧區1處。晚間發現六合雄州街道龍虎營2處大面積焚燒;棲霞龍潭街道宣閘村灣子橋約500平方米正在焚燒;靖安街道疏港大道北側3000-4000平方米大面積焚燒;靖安街道飛花村20多畝正在焚燒。與此同時,南京環保部門已通知秸稈焚燒火點所在的區縣政府,對通報的火點進行查處。

100元人民幣惹的禍

多年來江蘇等地一直在加大力度『禁燒』為什麼總不見效?對此,江蘇省農林廳相關負責人接受《國際金融報》採訪時指出,老百姓以前留著秸稈燒火,一年中慢慢燒,就不會出現集中污染現象,但是現在已不用秸稈燒火,所以農民就會集中焚燒。

該負責人指出,目前,一畝小麥機械收割工錢是6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至70元,如果加上秸稈直接還田作肥料,還要多出20元錢,收割一畝地下來要花費近100元,為了省成本,所以很多農民就一燒了之。

南京市環保局則表示,區縣政府層面重視程度不夠,未能從政府層面建立有效的工作機制,沒有建立多部門聯合督查機制,對秸稈禁燒工作的查處力度不夠,目前為止,尚未處罰一起秸稈焚燒事件。

據記者了解,目前南京各級環保部門及各區縣禁燒手段相對單一,巡查技術裝備不足,目前主要依靠組織有限的人員現場督查、巡查,高效的火點監測體系及完備的空氣質量預警體系尚未建立,難以及時客觀地掌握全部秸稈焚燒情況及做好相關預防措施。

江蘇等地秸稈焚燒加重了環境污染,但湖北等也同時發生霧霾天氣,這在某個側面或許表明,也許我們的環境污染程度,已超出了許多人的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