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二季度GDP恐跌破7%! 專家:四季度有望反彈

海關總署和財政部日前發布的資訊,5月份大陸進出口總值為3435.8億美元,增長14.1%,進出口規模雙雙創月度歷史新高;財政收入超過1.2萬億元人民幣,比2011年同月增長13.1%,但1~5月全國累計財政收入同比增幅顯著回落。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人民日報海外版》報導,5月份宏觀經濟資料可謂喜憂參半。海關總署和財政部日前發布的資訊,5月份大陸進出口總值為3435.8億美元,增長14.1%,進出口規模雙雙創月度歷史新高;財政收入超過1.2萬億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比去(2011)年同月增長13.1%,但1~5月全國累計財政收入同比增幅顯著回落。

根據信息時報報導,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預測,如果6月份經濟資料沒有顯著提高,二季度GDP增速或將降到7%以下。

下半年外貿形勢並不樂觀

『綜合各項資料來看,當前大陸經濟呈現增速下行持續加劇的狀況。』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元春說。此前公布的5月份PMI為50.4%,比上月回落2.9個百分點,創5個月以來新低;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同比下跌1.4%,為連續第三個月負增長,也為2009年12月以來最低點。這顯示需求疲軟,增長乏力,為宏觀經濟亮起了『紅燈』。

對於5月進出口增速好于市場預期,專家解讀為主要受季節性因素和『五一』假期安排的影響。一般五六月是新訂單集中交付期,訂單完成和交付拉動出口增長。今(2012)年『五一』節3天假期中有兩天安排在4月份,使得5月份工作日較多,這也帶動了更多的貿易量。然而,由於歐債危機走勢仍呈不確定性,中美貿易摩擦不斷發生,中國對歐美地區的貿易依賴度仍較大,一些業內人士對下半年外貿形勢並不樂觀。

5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9.6%,比4月份加快0.3%。專家認為,儘管5月工業增速小幅回升,但無實質改善,工業生產情況並沒有大變化,經濟仍處於下行探底的通道中。

鄭新立表示,工業增加值增速通常和GDP增速保持3%~5%的差距,如果6月份經濟資料沒有顯著提高,二季度GDP增速或將降到7%以下。

二或三季度觸底四季度反彈

儘管中國經濟增長已連續5個季度放緩,但多數專家並不表示過分擔憂。『我始終不認為中國經濟會硬著陸。』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左小蕾強調:『我們看到一些資料下降,似乎覺得經濟不景氣了,但這是主動調結構、壓縮過剩產能、降低無效投資需求的結果,是正常的現象。中國經濟一直在溫和地放緩,並沒有出現嚴重的問題。』

連日來,國家出台了一系列穩定經濟增長的措施,包括鼓勵民間資本投資、加快專案審批、支援節能家電消費的財政補貼下放、拓展新興市場的出口以及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和降息等。專家表示,現有的政策已經不錯,將對投資、消費、外貿三大領域起到刺激作用,並有助於提振市場信心。但目前政策並未完全『打開』,有些仍停留在文件的層面,沒有馬上產生效果。『隨著投資的加碼,下半年經濟將逐漸回暖,預計6月底就會迎來經濟拐點。』劉元春說。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表示,現有的資料只能反映上半年經濟增長較為低迷,等到六七月份再來看,經濟形勢將更加明朗。『如果順利的話,大陸經濟在第二季度就會觸底;即使是差的情況,在第三季度也會達到底部,第四季度出現反彈。』 賈康說。

全球 2012年經濟預計增長2.5%

據新華社電,世界銀行12日下調了明年的全球經濟預測增速,並警示發展中國家需妥善應對歐債危機可能造成的全球經濟長期波動帶來的挑戰。

半年期的世行《全球經濟展望》報告預測今(2012)年全球經濟增長2.5%;明(2013)年全球經濟增長3.0%。

報告還預測,發達國家經濟在今(2012)年增長1.4%,明(2013)年將增長1.9%。

世行預測,中國經濟今(2012)年的增速為8.2%,低於1月份的預測值8.4%;中國經濟明(2013)年的增速為8.6%,高於1月份的預測值8.3%。

歐元區 2012年經濟預計負增長0.1%

據新華社電,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經合組織)13日公布的初評資料顯示,今(2012)年第一季度,20國集團成員經濟體整體經濟環比增速為0.8%,比前一個季度略高0.1個百分點;同比增速為3.3%,與前一個季度持平。澳大利亞、德國、日本、韓國和墨西哥的經濟增長加速,其他成員經濟體則出現增長減緩、停滯甚至衰退現象。

該組織預測,歐元區經濟今(2012)年將出現0.1%的負增長。

可適當調整政策 但不宜過度

『針對增長乏力的現狀,國家可以適當調整政策,但不宜過度。因為我們經濟面臨的問題不完全是政策能解決的。』劉元春表示,短期保增長的目標與中長期調結構的方針存在一定矛盾,政府不應片面出台短期刺激經濟、長期埋下隱患的政策,只要保証經濟下滑力度不至于過大即可。

左小蕾指出,今(2012)年大陸的穩增長政策,沒有採取簡單的『發鈔票』的方式,這是正確的。『如果想保持經濟平穩、健康的增長,應當著力滿足有效的投資需求,引導資本進入一些新興產業、可持續發展的產業。』左小蕾說,『大陸的服務業市場潛力巨大,過去我們強調的消費需求一般指實物消費,其實服務消費這一塊可以提升的程度還很高。比如養老產業,社會需求很旺盛,但投資進去不能馬上收到回報,銀行和民間資本就不願意投了,這就需要政策的大力引導。』

賈康認為,穩增長沒必要進行政策『轉型』,而應保持穩中求進的基調,優化政策組合,加大實施力度,及時隨機應變。針對近期一些呼籲『樓市松綁』的聲音,他指出,房地產調控不能完全放松,但可以對首套房採取『定向寬松』。『應當盡量滿足老百姓對住房的剛性需求。』賈康說,『什麼是剛需,各地的情況都不一樣,不能一刀切。地方政府要根據實際情況制定有針對性的優惠政策。

任志強:中國沒房奴買房的人都賺了

昨(13)天下午,地產大嘴任志強就2012中國樓市熱點問題回答網友提問。這一次,他又顛覆了一部分人的世界觀和認知。在他看來社會上已經廣泛流行的辭匯『房奴』是個偽命題。

任志強在回答一位博友的提問時表示,他從來不認為中國已經買了房子的人是房奴,房奴這個詞來自於亞洲金融危機的香港,因為房子已經貶值很厲害了。要還的貸款超過了房子的價值,所以成為房奴。但在中國,過去買了房子的人都賺了錢,哪有說當奴隸還能賺大把錢的。

『房奴』一詞是2007年8月教育部公布的171個漢語新詞之一,意思為房屋的奴隸。『房奴』是指城鎮居民抵押貸款購房,在生命黃金時期中的20到30年,每年用占可支配收入的40%~50%甚至更高的比例償還貸款本息,從而造成居民家庭生活的長期壓力,影響正常消費。購房影響到自己教育支出、醫藥費支出和撫養老人等,使得家庭生活質量下降,甚至讓人感到奴役般的壓抑。

『房奴』作為『新詞』在2006年4月開始廣泛流行。在房價不斷攀升的2005年到2006年,市場上已經無法找到中低價格的房地產,導致很多購房者背上了沉重的還貸負擔,同時央行2004年、2006年先後宣布的加息進一步加重了人們對房貸負擔進一步提升的擔憂。高房價和對高利率的雙重擔憂導致人們擔心會像奴隸一樣為銀行工作,所以『房奴』這個詞應運而生,成為房地產泡沫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