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債危機!大陸卻展開「歐洲行動」 2011年投資74億歐元

主要以商業盈利為目的的大陸企業海外投資行為,主要集中表現在對國際知名品牌、技術以及營銷網路的濃厚興趣。而不斷走強的人民幣和危機深重的歐元之間的落差,也從某種意義上,激勵了中國投資者的「歐洲行動」。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和所有在歐洲的投資者一樣,中國投資者正在遭遇歐債危機的負面影響。動蕩的經濟給每個投資人帶來風險。我們看到很多商家、企業遭受陣痛,需求減弱,消費減少,再投資的風險增大等,所以對於任何投資者來說,目前都是風險時刻。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對於一些經驗豐富的大公司,他們會很清楚地認識到,當經濟低迷、資產價格下降時,正是擴大投資的好機會,更容易雇佣那些因為蕭條被解雇的人員,這確實是「棘手」的時刻,但也可能是「獲利」的時刻。』

美國榮鼎諮詢集團公司合夥人榮大聶(Daniel Rosen)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採訪時,毫不回避目前眾多希望到海外市場求發展的中國企業家們最擔憂的事實。但是他觀點的關鍵,很顯然落在了『機遇』上。近日,榮鼎諮詢集團公司在倫敦發布了一份關於『中國投資在歐洲』的詳盡調查報告。報告指出,自2006年以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意願非常強烈,政府部門也積極支援。以2011年在歐洲的投資為例,中國在歐洲直接投資已超過74億歐元。中國大規模的向外投資,特別是在發達國家的一些併購行為,某種程度上引起了海外業內人士的高度關注。

對歐投資翻三番

榮鼎的報告稱,近幾年來,歐洲外資投資正經歷著結構性的變化,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上升勢頭迅猛。中國在歐洲的投資成倍增長,從10年前只有20個直接投資專案到如今超過500個專案,從以往過百萬投資專案低於50個,到2011年已超過百個,而主要投資資金都『砸』給了德國、法國和英國。2011年在歐洲的新建專案有54項,併購專案37項,直接投資額達74億歐元,比前兩年翻了三番。

主要以商業盈利為目的的中國企業海外投資行為,主要集中表現在對國際知名品牌、技術以及營銷網路的濃厚興趣。而不斷走強的人民幣和危機深重的歐元之間的落差,也從某種意義上,激勵了中國投資者的『歐洲行動』。

一向傲慢的、身處於發達國家的歐洲人,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來自一個發展中國家的投資和管理嗎?他們在歐洲是否能夠得到公平對待?

『中國投資人和美國、加拿大、韓國、日本等其他任何國家的投資人是同等對待的。歐洲市場開放,法律健全,有著完善的對待外來投資的管理體系,這是歐洲的特性,非常有利於投資資金流通。』榮大聶說,『另外一個方面,對於中國投資人來說,需要時間建立信譽,尋找到可靠的合作夥伴。當人們不了解如何與中國人做生意時,需要時間讓歐洲人慢慢習慣中國人做生意的方式,讓歐洲的企業、社會民眾接受中國投資人成為他們的合作夥伴。世上沒有完全公平的事情,很多事情需要時間和經驗去建立和積累。但是在歐洲並不存在特別對中國投資人不利的規則和體系。』

用事實打消疑慮

然而,在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道路上,總是會聽到一些來自西方社會的陳詞濫調,比如中國人的併購就是為了西方技術,他們得了技術、拿了品牌就把一切『掠』回中國的說法在歐洲商界、企業界也甚為普遍。中國一些國有企業規模巨大的投資,大大打擊了一些同行業歐洲企業的競爭力。因此中國質量和信譽總是受到質疑,中國的用工制度、勞動強度、個人保障等能否適應當地『水土』,都讓很多歐洲企業憂心忡忡。而擔心中國投資背後政治意圖以及對本國經濟衝擊的也大有人在。

榮鼎諮詢集團研究總監韓其洛(Thilo Hanemann)對本報記者表示,鑒於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剛剛興起,人們有這樣的憂慮甚至恐懼也實屬正常,『但隨著一些中國企業在收購之後確實給當地帶來了就業,給企業開拓了更廣泛的中國市場,為當地企業設立更長遠的發展計畫,這樣的憂慮會越來越少』。

另外,由於中國投資的規模巨大和具體專案涉及到一些基礎設施甚至自然資源,也會經常引發一些被投資國對於國家安全的擔憂,對此,韓其洛認為,在歐洲,這方面的情況還算樂觀。

『我們看到不少規模較大的投資專案。比如中國在葡萄牙通過(透過)私有化手段收購了兩家前國企。這兩個專案並未遭到很大阻力。葡萄牙人並沒有因此認為中國人就控制了他們的資源,而是可以促進投資,改善服務,對他們來說是好的發展機會。』韓其洛說,『當然,這樣的投資會有一定法律和國家安全遭遇風險的問題,因為這些都是重要的基礎設施專案,所以有些國家會對此類投資進行嚴格審核,但目前我們還沒有看到任何由此引發的針對中國投資者的行動。』

當記者問到,面對中國洶湧的對外投資熱潮時,歐洲人或許很難放棄他們長期以來對中國持有的習慣思維和陳舊觀念時,榮大聶說:『對於中國投資者來說,建立投資信譽還任重道遠。但只要中國投資者創造高質量、有創意和激動人心的產品,提供和實施國際化的企業管理,拓展巨大的市場,給當地人帶來美好生活,沒有理由懷疑西方人的觀念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