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小人?! 孔子為何歧視女人?

孔子說「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將女人與小人相提並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孔子說『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將女人與小人相提並論。根據河北新聞網報導,最近,武漢大學教授陳文新在”國學班”上課時,對孔子為何發出如此感嘆,推測出兩種原因:一是孔子可能在談戀愛的過程中受過挫折;一是孔子婚後家庭生活不太美滿。

孔子談戀愛過程中是否受過挫折,不得而知,如果真有其事,不知道是不是與長得不帥有關。高安俠在《另眼看孔子》一文中提到,孔子是一個”白眼仁多,黑眼仁少。鼻孔外翻,牙齒縫大。腦袋四周高中間低,活像個倒扣的痰盂,而且個頭也不高”的人。長成這等形狀,談戀愛時遭女性拒絕取笑,落下心理陰影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孔子的婚姻生活不太美滿卻是真真切切的–孔子是個離過婚的男人。孔子那個時代不叫離婚,叫『出妻』,也就是後來說的休妻。關於”出妻”,古代禮書中有『七出』的規定,即妻子在七個方面(無子;淫佚;不事父母;多言;盜竊;妒嫉;惡疾)的任何一個方面『有問題』,丈夫都可據此宣告解除婚姻。

孔子出妻是有據可考的。《禮記》記載:『門人問諸子思曰,昔者子先君子喪出母乎?』子思是孔子的孫子,這里是門人問子思:『從前你的父親為被休出的母親穿孝服守喪禮嗎?』宋代大儒朱熹對此有注解:『伯魚之母出而死。』伯魚是孔子的兒子,這段史料證明孔子確實離過婚。

依我猜測,孔子是一個以事業為重的男人,為了推銷自己的學問,獲得君王的採用,長年周遊列國,形如喪家之犬,裡里顧得上老婆孩子。做妻子的上要照顧老人,下要撫養孩子,還長年見不到丈夫,其辛酸苦悶可想而知。無論多任勞任怨的妻子,也難免嘮叨,甚至生氣抱怨。每當此時,估計學成文武全藝,卻沒能貨與帝王家,只能教教學生混口飯吃的孔子,也會有一肚子的氣無處發洩,夫妻之間的矛盾在所難免。

時間長了,雖聖人如孔子也可能會厭煩起妻子和婚姻來,最後找了個理由將妻子掃地出門,某一天借酒澆愁時發了一番”惟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的感嘆,被門人記錄下來,成了孔子歧視女人的口實。儒家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孔子活著時沒有在政治上混出大名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家沒有”齊”好。

在女權主義高漲的時代,提倡男女平等的今天,我們不必責怪孔聖人的偏見,畢竟瑕不掩瑜。孔子不是還教給我們一個辦法麼:『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