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鄭州失明古稀老人義務按摩9年 家境貧寒拒絕報酬

河南省鄭州市一位74歲的失明孤寡老人盧義勇,9年來義務給社區居民按摩,為殘疾人上門服務,無論是熟人還是陌生人,只要一個電話預約。他的退休工資很低,喜歡音樂的他,連一台小音響都沒有,數年來卻拒絕了數位服務物件的善意報酬。他說,要以信任和愛心回報社會和那些曾幫助過他的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河南省鄭州市一位74歲的失明孤寡老人盧義勇,9年來義務給社區居民按摩,為殘疾人上門服務,無論是熟人還是陌生人,只要一個電話預約。他的退休工資很低,喜歡音樂的他,連一臺小音響都沒有,數年來卻拒絕了數位服務物件的善意報酬。他說,要以信任和愛心回報社會和那些曾幫助過他的人。
 
6月15日,中國新聞網記者來到盧義勇南陽路幾十平米的家中,這裡雖然簡陋,但窗明幾淨。滿頭白髮卻精神矍鑠的盧義勇正在給一位社區居民做肩部按摩。在他一個破舊的三層書架滿滿的盲文書籍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關於按摩和醫療方面的,『這樣能夠更好的學習技術,為大家服務。』盧義勇的笑容平和而慈祥,來找盧義勇按摩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經濟又不寬裕的老年人,而對於殘疾人,他還常提供上門服務。
 
『20多歲意外失明之後,我遇到很多困難,像走路掉進陰井下水道,弄得滿身髒水和傷痕,曾十分消沉,覺得實在活不下去。』談到他義務為人服務的緣由,盧義勇感觸很多,『幸好有很多同事、朋友和社區居民的幫忙。很多事情讓我記憶深刻。』
 
『在我退休後有一個春節,滴水成冰的日子,衛生間的馬桶壞了,髒水往外漫。這件事讓服務隊知道了,她們來到我家幫我修理,最後工具壞了,她們竟然直接用手疏通。這件事我什麼時候都忘不了,我與她們又不沾親帶故,卻不是親人勝似親人。』說著,盧義勇的眼眶有些濕潤。
 
盧義勇口中的服務隊是他所居住社區的『老媽們服務隊』,經常義務服務居民。盧義勇經常接受『老媽們服務隊』的服務,隊員們幫盧義勇打掃衛生、拆洗被褥、洗衣服、買菜,帶他看病、理髮等。『逢年過節,大家也不會讓我孤單著,下大雪也有來送餃子的。』盧義勇說,『我心裡感激大家,也想以己所能回報社會。』退休前,盧義勇在一家醫院做按摩工作。2003年的一天,退休的他隨『老媽們服務隊』參加一次愛心活動,在廣場上給人按摩,沒想到隊伍排了老長。『後來,我就把電話留給那些沒有排上隊的人,後來一傳十十傳百,就有越來越多的人給我打電話了。』
 
59歲的董仙芝連續數年接受盧義勇的免費按摩服務,提起盧義勇的生活經歷,她不禁眼泛淚光:『他收入也很低,又是個殘疾人,我們總想給他些錢當按摩報酬,但都被他拒絕了。他數年如一日的無私奉獻讓我們肅然起敬,也正因如此,我們都願意當他的親人,總想著來照顧他。』聽聞此言,盧義勇笑了:『是啊,我有很多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他們常來看我,我一點也不孤單。』
 
董仙芝告訴記者,盧義勇對人們毫無保留的信任和幫助感染了很多人,許多受到盧義勇幫助的人也紛紛向他伸出援手,『連我六歲的小孫子都主動關心他,誰說現在的社會人們之間沒有信任,只要大家打開心門,勇於付出。』董仙芝說,來家裡找盧義勇按摩的很多都是陌生人,但他從不擔心自身的安全。盧義勇的晚年生活中,除了義務按摩,還有豐富多彩的文藝演出活動。他說自己的樂感不錯,在參加演出的間隙,自學了十餘種樂器和聲樂演唱,二胡、口琴、笛子、手風琴、架子鼓、貝斯……這些樂器他都會。在盧義勇的桌子上,擺著厚厚一摞榮譽證書,是他參加各種演出和比賽獲得的。
 
在記者離開前,盧義勇應社區居民的要求,飽含深情地唱起一首他最喜歡的歌:『天邊走來一隊隊可愛的駱駝,高高大大從來就沒有那動人的歌,默默無聞苦中自有樂,昂首闊步是它堅強的性格。駱鈴叮咚響給人們帶來好生活……』盧義勇說,這首歌的歌詞道出了他的心聲。將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他可能會住到養老院去,但目前身體健康、能夠繼續為大家服務是他最大的心願和最快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