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票收藏達人的稀奇車票:從「鶯歌」到「燕舞」!

見過從「團結」到「光明」的火車票嗎? 南京小夥子周維龍是個火車票收藏達人,他擁有一堆稀奇火車票。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你知道1967年浦口到北京的車票是什麼樣子嗎?你知道在江蘇,還有一個站在出售這樣的硬紙板票(卡票)嗎?你知道從『中興』到『長虹』、從『團結』到『光明』、從龍江到『成吉思汗』這樣的車票是怎麼打出來的嗎……他都知道。他叫周維龍,年僅24歲,卻對車票、機車、車次了如指掌……在揚子晚報的會客廳,他剛剛落座,便迫不及待地拿出剛買的硬紙板票,訴說他那趟『神奇』的旅途。

顛簸2個小時只為買幾張卡票

根據揚子晚報報導,周維龍說,那天他本來是去徐州出差的,在徐州見了一幫車迷朋友後,大家一拍即合,決定去沛縣旁邊的崔寨,去找尋那個在忙碌的時代中,唯一保留了卡票售賣方式的小站。『那趟車不能網上購票。』周維龍說,想買,就必須要去一趟。

10:10,在7161次列車上顛簸了近2個小時,一行人到達了那個傳說中的小站。崔寨站是江蘇省為開發大屯煤炭資源而投資興建的徐沛鐵路的過路站,建於1981年。客流主要就是大屯煤礦的工作人員,他們大部分來自上海。

在崔寨的售票廳裡沒有其他旅客。僅有的一個售票視窗裡,售票員的面前擺著很多摞車票。『我要劉集到徐州的。』『1塊錢(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崔寨到徐州的。』『1塊錢。』……

硬紙板火車票反映時代變遷

周維龍愛收集卡票,但這種硬紙板老火車票,多見於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隨著計畫經濟時代的結束便幾乎不復存在。『由於當時製作技術的局限性,保存難度大。另外當時的火車票一般都用做報銷,所以不好收。』周維龍的卡票都是在網上『碰』到的。在周維龍看來,紙板老火車票記載了那個年代的特色。『南京到上海的1985次列車,全程只要24元,現在已經沒有了。』『這一張,馬鞍山到南京西,現在也沒了。』

從『團結』到『光明』,每張車票都很『古怪』

在他的票夾里,記者發現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車票。周維龍說,正是因為這些車票有意思才去買的。像什麼『幸福灘』—『八棵樹』、『牧羊村』-『讀書鋪』、『雞東』-『雞西』、『柏林』-『平等』、『大楊樹』-『大楊樹東』……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名字,讓人忍俊不禁。

這些『奇怪』的地名,周維龍都是從哪兒找來的呢?『每年鐵路都要調圖,每次調完,我就會去買一本新的時刻表。』周維龍說,一般比較好玩的地名,就只在普通車里有。周維龍說,像『史上最牛火車票「東方紅」-「太陽升」,東方紅站位于現在虎林市與饒河縣之間的密東鐵路的盡頭站,而太陽升站則位于黑龍江省大慶市大同區太陽升鎮,兩地有直通火車。而團結和光明站都是在東北,大楊樹站也是在東北。

還有那個被譽為『第一穿越票』的『大慶-宋』,周維龍說,宋站其實站址在黑龍江省肇東市宋站鎮。不僅如此,就連『鶯歌』、『燕舞』也是站名,從鶯歌到燕舞的火車票,被網友稱為『最有喜感的火車票』。

研究火車票能『搶』到熱門票

『廈門有兩個站,一個是廈門站,一個是高崎站。春運的時候,我出發的站到廈門站的車票全賣光了,我就買到高崎的,很輕鬆就買到了,因為很少有人知道這個站。』說到買票的故事,周維龍有些得意。

眾多火車中,周維龍最愛綠皮車,『喜歡它價格實惠,喜歡在車上面對面地和各式各樣的乘客神侃吹牛,喜歡坐到車尾,看彎道的風景。』他說,車票就是人生旅途的日誌,它記錄著人生的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