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波羅是史上第一吹牛大王? 遊記真偽遭質疑

義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馬可‧波羅遊記》發表七百多年來,一直有人質疑馬可‧波羅是否真正到過中國,他在中國的旅行路線,也是學術界關注的問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義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馬可·波羅遊記》發表七百多年來,一直有人質疑馬可·波羅是否真正到過中國,他在中國的旅行路線,也是學術界關注的問題。根據新京報報導,前不久,著名佛教考古專家、龍門石窟研究所前所長溫玉成教授透露,透過研究一些歷史文獻資料,顯示馬可·波羅曾經遊歷甘孜藏區。對此,元史專家,南京大學教授陳得芝、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都認為,溫玉成的證據,『不足以證明他到過甘孜藏區。』

【真偽之爭】

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 為官經歷可能是誇張

葛劍雄說,馬可·波羅是否到過中國,國外質疑的人不少,很多證據,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在中國,有很多學者堅持認為,馬可·波羅到過中國。從理論上講,一個沒有到過的人,用了到過的人的資料,也可以反映出到過的效果。比如,王山用一個外國人的名字寫《第三隻眼睛看中國》,一度迷惑了很多人。葛劍雄稱,對《馬可·波羅遊記》,要一段段的來看,最好不要整體來看。整體看,未必都是真的。如果一段一段看,至少某些段落確實有確切的根據。

葛劍雄認為,『馬可·波羅這本書不是信史,很多地方是誇張的,反映出對中國並不真正了解的想象和推理。比如,他對中國城市的描述,統統出了實際的範圍。如果把他的書,和後來一些明朝來中國的傳教士的記錄對比,即可發現傳教士是如實記錄。當時的大都哪有那麼發達?杭州長期經過破壞,也不是最發達的時候,哪有那麼富麗?我覺得,有些地方他可能親自到了,有的地方,他可能依據的是一些別人的記錄。比如,他和元朝皇帝有那麼密切的關係,還有,他長期當地方官,這很可能是誇張。但是,他不大可能根本沒有到過中國,完全根據其他人的資料來寫。對於史料,要先存懷疑。』

陳得芝對本報記者表示,『南開大學楊志玖教授在其《馬可·波羅在中國》中著文論證,馬可·波羅肯定到過中國,這已經在國際上得到公認。』

德國漢學家福格爾 《馬可·波羅遊記》獨一無二

《參考消息》今(2012)年4月26日報道,德國圖賓根大學漢學系教授漢斯·烏爾里希·福格爾最新出版的《馬可·波羅到過中國:貨幣、食鹽、稅收方面的新證據》一書,透過對中文、日文、義大利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等大量文獻的研究,有力地說明:不但懷疑者的一切疑問都可以解釋,而且馬可·波羅書中很多對中國的描述是十分準確的。

福格爾首先列舉並評述了質疑方至今為止提出過的論點與論據。例如懷疑者質問『馬可·波羅為何從未提及過中國長城?』福格爾的解釋是,東西方學者的研究早已證明,我們今天看到的長城是明朝(1368-1644)的產物,以前用夯土修建的城牆早已倒塌。還有人質疑,中國的原始資料沒有提到馬可·波羅、他的父親和他的叔叔。福格爾稱,這是因為人們對中國的文獻資料編纂工作估計過高。在中國的原始資料中甚至找不到羅馬教皇派到元朝皇宮的重要使節喬瓦尼·馬黎諾尼(1290-1357)。

福格爾的研究稱,沒有另一位西方作家、阿拉伯作家或者波斯作家詳細、準確和獨一無二地闡述過蒙古族人統治中國的貨幣情況。例如馬可·波羅非常詳細地描述,紙幣是由桑樹皮製成的。他不僅準確地描述了紙幣的長方形形狀和紙幣的面額,而且也準確地描述了印章的使用。

據馬可·波羅說,福建和雲南主要使用貝幣、鹽幣、黃金和銀,這些獨一無二的陳述可以在中國的文獻資料中得到證實。而這些文獻資料大多是在馬可·波羅時代過去很長時間後才編纂或流傳下來的。因此,可以排除這位威尼斯人從這些文獻資料中得到資訊的可能性。由於缺乏漢語知識,馬可·波羅也根本不可能閱讀這些文獻資料。福格爾的結論是:馬可·波羅到過中國。

 

【路線之爭】

佛教考古專家溫玉成 顏真卿『證實』馬可·波羅

義大利著名旅行家馬可·波羅遊記中記載顯示:西元1280年,離開『成都府』後進入『吐蕃州』。1991年10月,在北京舉行的『馬可·波羅國際學術討論會』上,南京大學陳得芝教授認為,馬可·波羅旅遊路線應是『成都-雅安-漢源-西昌』,從而否認馬可·波羅到過『吐蕃州』。在其論文《馬可·波羅在中國的旅程和年代》(被收入《蒙元史研究叢稿》)中,陳得芝教授詳述了自己的觀點。在南開大學歷史系教授,歷史學家楊志玖先生的《馬可·波羅在中國》中,引用了陳得芝這一觀點。

溫玉成經過考古論證認為,《馬可·波羅遊記》中的『吐蕃州』指今甘孜藏區,他當年的行程應該是成都-丹巴-噶達(今道孚縣協德鄉)-瀘定,再到西昌。

溫玉成提出的證據是,在馮承鈞譯的《馬可·波羅行記》第115章記載:『此吐蕃州是一極大之州……內有八國及環牆之村甚眾』。成都西邊的大山(今邛崍山)中,從唐代起,就存在過『八國』。《舊唐書》及《新五代史》都有明確記載。1997年10月,河南省偃師縣出土了顏真卿(708-784)所撰《郭虛己墓志》,記述天寶七載(西元748年),郭虛己(691-749)攻破東女國『千碉城』的事跡。

『東女國』即八國之一,位於甘孜州丹巴縣梭坡鄉。溫玉成認為,歷史文獻和考古材料都證明了西山『八國』的存在。馬可·波羅作為一個義大利人,如果不是親臨其境,不可能知道川西大山中有八國的史實。

南京大學教授陳得芝 除非馬可·波羅繞了彎路

對於溫玉成的觀點,南京大學陳得芝教授回應稱,馬可·波羅1280-1281奉使雲南,如果按照溫玉成所說的路線,馬可·波羅就走了彎路。『因為馬可·波羅是奉命從大都到雲南去的,他走的路線經過了大渡河,從路線上講,他應該經過了西部大涼山地區,馬可·波羅在書中提到的很多地名,都是大涼山的地名。我認為,馬可·波羅走的,是元朝通行的一條路。馬可·波羅沒有到過麗江,如果到甘孜藏區,那麼必然要經過。從他的路線記載上講,他經過的是大渡河的支流,下去就先到昆明,然後從昆明往大理那邊走。如果是從甘孜南下,那就先到大理了。』陳得芝教授表示,『如果要到甘孜,他得回頭走。他有任務到雲南去,繞一圈有什麼需要呢?』

陳得芝還強調,研究馬可·波羅,必須用英文本,不能用中文的翻譯,馮承鈞的翻譯已經比較遲,比較落後了。現在大家用的是法國東方學家伯希和英文翻譯的譯本,這也是目前最好的版本。

葛劍雄認為,溫玉成舉出《郭虛己墓志》的證據,只能證明『八國』是有的,其次,『八國』大致在什麼地方。這些並不是什麼新的發現,因為唐書、五代史裡面已經講到,和這個墓誌可以互相印證,但不能證明馬可·波羅到過這個地方。『最好的辦法還是把(《馬可·波羅遊記》)的前後合起來推測他的行程,這比孤証要好得多。有些碑文,往往是根據家人或後人提供的資料寫的,甚至題寫者和傳主本人也根本不認識。我們經常會誤解,以為只要史料裡寫到的就是事實。酈道元的《水經注》寫到越南了,難道他到過越南嗎?酈道元在北方,根本沒有去過三峽,但是他描繪得多好啊?他寫得清清楚楚,自己是根據其他人的著作所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