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患有性功能障礙? 五次婚姻皆未得子

這是一張未公開的合影,看上去溥儀和婉容兩人貌合神離。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溥儀十一歲那年,也就是他進宮九年後,祖母和母親攜其弟、妹進宮會親,他們才第一次見到進宮後的溥儀。進宮第一天,溥傑和二妹妹韞龢居然在莊和太妃那兒砸了鍋。當莊和太妃問韞龢喜歡吃什麼水果時,韞龢想都沒想,隨口回答:『梨,我喜歡吃梨!』莊和一聽,馬上耷拉下臉,因為梨和分離的『離』同音,犯了忌諱。三妹韞穎倒是無意中圓了場,趕忙說是喜歡吃柿子,才使得太妃臉色『陰轉多雲』。

二妹妹韞龢第一次見到比自己年長5歲的溥儀,親熱地稱呼他:皇上哥哥……一位老太監聽到後,非攔著不讓這麼叫,溥儀卻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覺得非常好玩兒,大大咧咧地對老太監說:『甭管她,就讓她這麼叫吧。』1919年2月,李鴻章之子李經邁通過(透過)七叔載濤向他推薦了一位英國人莊士敦前來教授英文。兩年多後,溥儀聽不慣洋師傅『豬尾巴』的玩笑,便一怒之下憤然剪掉了辮子。伴讀的毓崇見到之後,阿諛地說『您是皇上,您的辮子剪下來,可以賣給西洋夫人當假髮,倒是可以賺一筆錢嘛!』溥儀將此話視為莫大諷刺,聽後極為不悅。

頓時,宮內除幾個內務府大臣和三位中國師傅外,其餘上千條辮子一夜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末代皇帝》電影中,莊士敦把一輛自行車送給溥儀騎,但是根據婉容的弟弟潤麟回憶,宮中第一輛自行車是他騎進來的,後來還騎進來了摩托車。溥儀還在宮中的東長街練過開汽車,據潤麟回憶,溥儀在宮中放映電影所用的電影放映機,是榮祿的三兒子『洋三舅』從國外帶進來的。當年溥儀從宮內一直帶到撫順戰犯管理所,又帶回北京的牛皮箱,就是那只在宮中盛放電影放映機的皮箱。

賈英華說,發生在1923年2月的溥儀『出洋留學』未遂事件,有人想當然地解釋為一次『復闢流產』,這是缺乏依據的。事實上,因為受到莊士敦的影響,溥儀和溥傑對西方世界非常向往。為了出國留學,他們先後從宮中『盜運』出上千件字畫,兩百多種掛軸,兩百多種宋版書。溥儀還親自電話聯繫荷蘭公使歐登科,又讓溥傑確認了具體細節,由歐登科用汽車到神武門來接。

結果臨出宮前一個小時,載灃得到消息後,下令紫禁城戒嚴。出國留學『流產』。潤麟晚年透露,溥儀自以為神秘,其實婉容早已經知道,她常給家裡打電話,她的父親內務府大臣榮源知道計劃後,就稟報給了載灃。

靠照片相親 正選皇后原是文繡

賈英華說,溥儀在《我的前半生》中,只是提到徐世昌為其女兒提親,而避諱了另外三樁密事。一是袁世凱也曾多次托人說媒,欲將女兒嫁給溥儀;二是張作霖也想將女兒嫁給溥儀;三是張勛的女兒險些嫁給溥傑。這些都是人所鮮知的。溥儀一生的婚姻都是不幸的,有意思的是,他的五位妻子無一不是從照片上挑選而來的。

第一次大婚,溥儀先是在照片上隨意圈中文繡,首選皇后初現端倪。但是這個想法不但端康太妃不同意,溥儀的兩位叔叔也有重大分歧。六叔載洵明顯傾向文繡,七叔載濤則支援(支持)婉容。兩個候選皇后的娘家人也在暗中較勁,敬懿太妃支援(支持)文繡,端康太妃力挺婉容。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嚴格來說,溥儀和婉容的婚姻,若按照漢族的說法實際上是親上加親『骨肉還家』。婉容是毓長的外孫女。毓長之父溥煦是清高宗乾隆長子定安親王永璜的玄孫,與溥儀是剛出五服的同宗兄弟。故此,婉容雖然被欽定為皇后,她母親仍不十分贊成,但木已成舟,只得如此。

溥儀大婚 開場白是一口流利的英語

1922年12月1日,溥儀大婚。讓在場的中外人士沒有想到的是,溥儀的開場白竟然說的是一口流利的英文。這讓很多人非常吃驚。民國總統徐世昌和黎元洪各進獻大洋兩萬,張作霖和張勛各獻了一萬。一位前清舊吏生活拮据,無錢可送,獻上了康熙皇帝手書的《千字文》,讓溥儀如獲至寶。最有意思的是,馮玉祥將軍為大婚進獻了玉如意一柄,但不過一年時間,他的手下就奉其命令,將溥儀趕出了紫禁城,讓『遜帝』大不『如意』。多年以來,末代皇帝溥儀和婉容當夜的洞房生活,始終是一個未解之謎。

有意思的是,老太監信修明曾經寫道:『欽天監之選擇最不相當吉日,近世紀有三錯誤。穆宗、德宗、宣統三大婚禮。合巹之夜,皆當皇后月事來臨,致而皆不圓滿,終身不得相近。其為命乎?』也就是說,同治皇后、光緒皇后再到宣統皇后,在洞房花燭之夜,無一不是遇到月經來潮。這實在是世人極為罕見的『清宮秘聞』。溥儀曾經跟最後一個妻子李淑賢說起大婚的經過:『大婚儀式是在夜裡舉行的。溥儀掀開婉容的大紅蓋頭,看了看,相貌的確不錯。他沒在坤寧宮睡覺,而是在養心殿和太監一直玩到天亮。』

還有一個細節,大婚過程中,有一個儀式叫吃『子孫餑餑』。在坤寧宮,婉容的伴娘走了進來,她眼瞧著溥儀吃了一口『子孫餑餑』之後,問他:『是生的,還是熟的?』溥儀老老實實回答,『是熟的!』在場的人都吃驚得變了臉色,『生就是生孩子,熟就是不生不吉利。』除了這些類似讖言式的預言,還有不少細節。


溥儀及其弟妹,前排左起:韞娛、韞嫻、溥任、韞馨、韞歡,後排左起:韞龢、溥傑、韞穎

 

在大婚之後兩天的宴請中外各界人士的宴會上,竟然改變了慈禧太后宴請外賓時男女分宴的老規矩,男女賓客首次在宮內同桌共席,成了清末以來開一代先河的『新風』。按照傳統,溥儀大婚,自然要在重華宮的漱芳齋舞台唱三天大戲。通常無外乎是《龍鳳呈祥》這類節目。結果在三天演的33出大戲中,溥儀居然欽點了一出《霸王別姬》。戲名一報出來,幾乎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這出《霸王別姬》由楊小樓和梅蘭芳演出,溥儀和溥傑一樣,當時都喜歡京劇花臉戲,而且一直在學唱。溥儀嗓音不算理想,只會唱兩句『力拔山兮,氣誑@……』於是一時興起就欽點了這一次留下話柄的『砸鍋』戲。溥儀還喜歡豢養小動物,比如猴子、駱駝、牛、狗等,還養過金魚和螞蟻。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還在宮內養過一群牛和狗。並且最喜歡看群狗和公牛打架,百看不厭。

一次,溥儀豢養的公牛在群狗的攻擊下,招架不住,跑出宮門往西長安街狂奔而去。上演了一場『追牛鬧劇』,險些鬧出人命來。為此,榮惠太妃煞有介事地說:狗欺負牛,這在『推背圖』上有解這可是關係愛新覺羅家族前途命運的大事。

生母自殺 載灃不敢告訴溥儀真相

1915年,溥儀生母瓜爾佳氏聽聞袁世凱準備稱帝,絕望之中自殺未遂。作為榮祿的女兒,她起初一直把清廷的希望寄託在父親榮祿的老部下袁世凱身上。但瓜爾佳氏極力主張復闢大清王朝的努力並沒有停止,她與端康太妃來往密切,經常湊在一起,密謀復闢大計。還拼命聯絡各路軍閥,結果被賄賂的很多中間人騙走了大量的珍寶和錢財。賈英華說,溥儀的二妹韞龢曾說,當年母親請人置辦田產,結果找明白人一看,所謂地契差不多都是假的。這讓一向以精明著稱的母親陷入了極度的痛苦中。沒有了特權保護,這些末代貴族仿佛虎落平陽被犬欺。

由於被騙子所騙,她和端康太妃關係也出了問題,太妃指責她『中飽私囊』,她又苦於無法解釋清楚。另外,漸漸長大的溥儀多次頂撞額娘端康太妃,太妃生氣就拿溥儀的生母出氣。1921年9月30日,端康太妃坐在永和宮大殿內,竟然讓溥儀的母親瓜爾佳氏和溥儀的老祖母在殿外跪了一個上午。心高氣傲的瓜爾佳氏回到自己臥室將鴉片摻著燒酒和金面兒,一起吞進肚裡,憤然自殺。

溥儀聽到母親去世的消息,火速從宮中趕到醇王府,跪拜在母親的靈前,鄭重磕了三個頭,一言不發,走出了思遷堂的正殿。這是溥儀進宮十幾年首次回醇王府。溥儀父親載灃對於妻子的死一直嚴守秘密。溥儀只是聽載灃說,母親患的是『緊痰絕』腦溢血。溥儀過了許多仍不了解其母自殺的內幕。

『景山上有大炮』 溥儀被嚇出紫禁城

1924年11月5日,這一天,溥儀被逐出故宮。這一年,溥儀十九歲。一般人所不知的是,載灃在溥儀出宮前,不只一次趕赴南苑駐軍營地,試圖親自勸說馮玉祥不要『逼宮』。但馮玉祥絲毫不為所動,溥儀此前也曾派帝師陳寶琛拜望過馮玉祥,也被拒絕。一個有趣的歷史內幕發生在京畿警備司令鹿鐘麟和警察總監張璧等商量如何執行幾經修改的《清室優待條件》時,當時,鹿鐘麟僅僅帶領二十人的手槍隊,懷裡揣著兩顆手榴彈,從神武門闖進紫禁城,趕往養心殿。

這些士兵採取『釘人術』,每見到一人,就強令站住,這樣一直找到內務府大臣紹英,要求他向溥儀馬上轉達命令,限時離開紫禁城。當時溥儀正在儲秀宮跟孫耀庭踢完雞毛毽後,跟婉容一起吃蘋果。由於事態緊急,限時將到,鹿鐘麟將懷中揣著的兩顆手榴彈掏出來,猛然摔在紹英的桌上,故意大聲向隨從說:時間雖然到了,景山先不要開炮,再延長二十分鐘……。溥儀被嚇得膽戰心驚,只好在鹿鐘麟等人的『護送』下,悵然離開了紫禁城。巧合的是,四十年後,溥儀在全國政協紀念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的活動上,遇到了鹿鐘麟等人,溥儀特意向鹿鐘麟詢問當年景山上是否真的架有大炮。鹿鐘麟哈哈大笑:『那是騙你的呀,哪兒有什麼大炮?』

溥儀出宮之際,召喚心腹之人去養心殿西暖閣將最具書法價值的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私藏在行李卷中欲帶出宮外,結果被守門的國民軍搜出,《快雪時晴帖》後來輾轉到了臺灣,現藏於臺北故宮。而三希堂的另外兩件珍品王獻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遠帖》被敬懿太妃偷偷地帶出了宮,此後又叫貼身太監賣給了後門橋一家名叫品古齋的小古玩店。1951年,故宮將兩件珍品從香港的英國匯豐銀行購回,現藏於北京故宮。

少年經歷 致性功能障礙

溥儀有過5次婚姻,婚姻生活非常不幸福,對此,外界多有揣測。賈英華先生費盡周折,終於找到了一本厚厚的溥儀在醫院就診的病例。這份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醫院診斷書上,清楚地寫著:患者溥儀,曾於1962年7月21日,在此作過檢查診斷。患者于三十年前任皇帝時,就有陽痿,一直在求治,療效欠佳……曾三次結婚,其妻子均未生育。

對於進一步的治療方式,北京協和醫院的醫生也沒能提出新招,只是要求溥儀按期來按壓前列腺,服用睾丸激素,熱浴……為了讓溥儀過上『性福』生活,周恩來總理還讓全國政協特地邀請著名老中醫施今墨、岳美中、蒲輔周為溥儀作了診治。全國政協文史辦公室副主任張述孔還帶著溥儀去找四代祖傳名醫張榮增,後者專門開出兩劑藥方。1979年溥儀的最後一個妻子李淑賢在接受賈英華採訪時談起這件事,李淑賢承認因為溥儀沒有性能力,確實給兩人的夫妻生活帶來困擾。婚後李淑賢得了神經衰弱,長期失眠。

究竟是如何造成的?溥儀曾經向多年的同事沈醉透露,十幾歲時太監怕他跑出去,就把比『皇上』大不少的宮女推倒在他床上,有時兩三個宮女在床上教他幹壞事。他第二天精疲力竭,見到太陽都是白的。太監又找來壯陽藥讓他吃,但難敵如狼似虎的眾多宮女。漸漸地,他對這事沒有了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