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貴妃最愛的荔枝~ 古樹停產40年後再結果

今年,古荔枝樹重新煥發生機,密密麻麻的荔枝挂滿枝頭,即將迎來豐收。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出生在四川省宜賓縣普安鄉大理村打魚組『荔枝溝』的懸崖峭壁中,傲立金沙江畔 ,出身高貴,『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相傳所產荔枝曾向唐朝貴妃楊玉環進貢。當地加大了對古樹的保護,不但清理了和古樹爭營養的雜木野草,而且壘徹了堡坎。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宜賓縣普安鄉大理村打魚組『荔枝溝』的崇山峻嶺中,兩株千年古荔枝樹傲立金沙江畔,相傳曾向唐朝貴妃楊玉環進貢。17日,成都商報記者深入荔枝溝採訪得知,自1964年以後,千年荔枝樹雖然枝繁葉茂,但再也沒有結過果子。今年,古荔枝樹重新煥發生機,密密麻麻的荔枝挂滿枝頭,即將迎來豐收。

神秘姐妹樹 長在深山裡

宜賓縣普安鄉定跨山(古名)三塊石懸崖上的荔枝溝,因兩株荔枝姊妹樹而得名。兩樹生長在荒山巨石中,主幹直徑均超過1.4米,需三個人手拉手才能合圍環抱。『這是我們大理村的神樹。』昨日下午,大理村打魚組村民李宏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當地傳說古荔枝樹所產荔枝曾向楊貴妃進貢,但古樹到底有多少年歷史誰也說不清楚。

李宏說,大理村村民祖祖輩輩都很敬重古荔枝樹,逢年過節還有村民前來焚香朝拜。有些外地遊客在古樹上刻字,還在樹洞中點火焚燒,這讓當地村民十分氣憤。所幸的是古樹生命力旺盛,至今仍枝繁葉茂。打魚組60多歲的曹大林告訴記者,兩株荔枝古樹自1964年以後就一直沒有結過果子,沒想到快50年過去了,古荔枝樹又結出這麼多果實。

跨越千年 所結荔枝個頭偏小

成都商報記者看到,古荔枝樹墨綠色的葉叢中,密密麻麻地夾雜著青色的果子,向陽的地方,荔枝果實已由青色變為絳紅色,泛著誘人的光澤,即將成熟。和宜賓大塔地區及其他地方所產荔枝不同的是,古樹所結荔枝個頭偏小,頭大尾細呈圓錐形。

 

據宜賓縣文館所文博副研究員李伯章介紹,宜賓古代盛產荔枝。1958年,經西南農學院專家鑑定,普安鄉荔枝溝的這兩株荔枝樹樹齡上千年。李伯章說,荔枝樹發育緩慢,從樹形、根狀也可推斷這兩棵姊妹古荔枝樹樹齡在千年以上。李伯章告訴記者,查閱史料並結合他的研究,可以確定宜賓荔枝曾經作為貢品。且宜賓自古為古絲綢之路的交通要塞、三江匯流、水路交通便利,古時用馬馱荔枝三天到京即可保鮮。

將進一步確定樹齡 掛牌保護

普安鄉副鄉長李軍海告訴記者,荔枝溝的兩株荔枝樹屬于大理村打魚組集體所有。由于古荔枝樹生長在懸崖峭壁上,以前交通極為不便,外界很少有人知道古樹的存在。目前,大理村在鄉政府的安排下,已經加大了對古樹的保護,不但清理了周邊和古樹爭營養的雜木野草,而且壘徹了堡坎。下一步,鄉政府還將會同林業部門,對古樹的樹齡作進一步鑒定,並挂牌予以保護。

對于古荔枝樹為何在『歇年』40多年後再次挂果,宜賓縣農業局果樹站站長鐘小江推測可能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一是氣候條件有變化,對荔枝樹的生長更有利;二是當地群眾重視荔枝資源的保護,鏟除了周圍的雜草,讓古荔枝樹得到更多養分。

李軍海告訴記者,荔枝即將成熟,隨意採摘可能會傷及古樹,鄉政府要求大理村和打魚組安排專人對古樹進行看護,並以承包果實收益的方式解決經費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