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回憶父親北伐 在廣州碰上人生「重要的事」!

臺灣著名文學家白先勇19日晚在廣州方所書店細數父親白崇禧與北伐的故事,感慨自己與廣州緣分不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我第一次來廣州是1948年,那時我住東山,念過培正小學,我是那個時候開始學粵語的,因為那時候老師都說粵語。」臺灣著名文學家白先勇19日晚在廣州方所書店細數父親白崇禧與北伐的故事,感慨自己與廣州緣分不淺。

根據中新社報導,白先勇此次亮相廣州,是為推介其花費4年心血為父親編著的《白崇禧將軍身影集》。據了解,該書精選珍貴照片五百餘幅,大部分是第一次公開。圖傳分兩卷,上卷《父親與民國》,涵蓋北伐、抗戰、抗戰勝利與國共內戰,大約自1927年至1949年,記錄白崇禧前半生的軍政活動;下卷《臺灣歲月》,包括白崇禧在臺灣十七年的生活點滴。

曾經的羊城在白先勇的記憶裡依然鮮活。『1948年我在廣州培正小學讀三年級,為什麼要去廣州念書呢?是一路打仗而來的,從南京一直到廣州,我在廣州念書後去了香港,然後去了臺灣。再一次回到廣州是39年以後,那時我的話劇《遊園驚夢》在廣州首演,一連演了12場,場場爆滿。』白先勇說,從1948年到1988年,這40年的時光裡流淌著他與廣州的情緣。

談到父親白崇禧,白先勇認為,父親一生為自己的信仰而活,直至在臺灣去世時仍心懷信仰,『辛亥革命那一槍一響,改變了我父親的一生。他見證了當時中華民國的誕生,他對民國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回憶起父親白崇禧與廣州的關係,白先勇說父親首先是在廣州參加了北伐,『北伐對他的一生非常重要,可以說是他從廣州一直打到山海關,他是最後一個完成北伐的人。』

『在廣州還發生了幾件事對他一生很重要,1923年他在廣州第一次見到孫中山,也是唯一的一次,沒多久孫先生就過世了。第二件事是即將北伐的時候,蔣介石當時去廣州「三顧茅廬」,我父親當時才33歲。蔣介石認為,父親已經統一廣西,有「小諸葛」的稱號;此外,父親是保定軍事學校畢業的,蔣介石希望他當參謀長來調和軍隊的關係,所以蔣介石要求他去組閣參加北伐。』白先勇回憶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