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比女人兩千萬!大陸剩男多 買婚、性犯罪問題大

未來10年內,平均每年新進入結婚年齡的男性比女性約多100萬人。80後、90後人口,遭遇日益嚴峻的婚姻擠壓挑戰。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近30年

未來10年內,平均每年新進入結婚年齡的男性比女性約多100萬人。80後、90後人口,遭遇日益嚴峻的婚姻擠壓挑戰。『你不用擔心語言不通,也不要擔心無法相處』、『3個月內娶到手,一年內跑掉賠一名』,這是一則『團購越南新娘』的廣告。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在廣西中越邊境,買賣越南新娘的生意暗潮洶湧。而價格也隨需求不斷增加一路攀升,由上世紀90年代的二三千元升至目前的5萬到20萬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其中,騙婚、逃婚事件屢見不鮮,警方打擊拐賣和遣返越南新娘的行動不時見諸報端。

『一些貧困落後地區出現「媳婦荒」、「買賣新娘」等現象,這是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帶來的惡果。』關愛女孩行動綜合治理性別比偏高問題專家組組長、南開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說。出生人口性別比,也叫嬰兒性別比。自然情況下,每出生100個女孩,相應出生103到107個男孩。由於男孩的死亡率高於女孩,到了婚育年齡,男女數量趨於均等。因此,聯合國設定的正常值為103—107。

自1982年第三次全國人口普查發現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以來,大陸已經歷近30年的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且持續攀升過程,2008年達到最高值120.56,成為世界上出生性別結構失衡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上世紀80年代,只有鄉鎮出生性別比偏高;90年代以後,城市出生性別比也開始偏高。起初是第二、三孩次出生性別比偏高,現在一孩出生性別比也升高。』原新說,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地區從東部向西部,從農村向城市迅速蔓延,幾乎覆蓋大陸全國各地。

在日前召開的全國綜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暨重點治理年工作會議上,大陸國家人口計生委主任王俠表示,2009年開始,出生人口性別比持續走高趨勢出現拐點,首次連續3年下降,2011年降至117.78。但是,下降幅度有限,整體上仍高出警戒線10多個點。鞏固出生人口性別比繼續下降任務依然艱鉅。

原新認為,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偏高引發的社會問題已由隱性走向顯性,最直接的影響是婚姻擠壓現象突顯。根據大陸國家統計局人口統計資料推算,大陸30歲以下男性比女性多出2000多萬。未來10年內,平均每年新進入結婚年齡的男性比女性約多100萬人。漸次進入婚育期的80後、90後青年,正遭遇日益嚴峻的婚姻擠壓挑戰。

 

『光棍』危機大于『剩女』問題

『剩男』最後沉積在低收入的貧困階層,加劇落後地區拐賣婦女、買賣婚姻、性犯罪現象的發生。大陸出生人口性別比持續偏高近30年,雖然造成了大量『婚姻剩餘男性』,但當下人們關注更多的似乎還是『剩女』。『這是資訊不對稱的原因。』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李建新分析,出生性別比長期偏高引發的社會問題率先在偏遠窮困的農村落地,而非城市。由於這些落後地區資訊閉塞,『剩男』危機很少走進公眾視野。

事實上,男女適婚人口比例失衡加上『嫁高娶低』婚配模式造成的『婚姻梯度擠壓』,導致當今社會形成兩大現象:一面是農村落後地區『光棍』不斷,一面是不少大城市『剩女』增多。李建新指出,現實中的婚姻除了講究『門當戶對』外,還有『嫁高娶低』、『男高女低』的梯度婚配模式。如果以甲、乙、丙、丁等表示個人的社會經濟地位排序,那麼按照該模式甲男配乙女、乙男配丙女、丙男配丁女,最後剩下的是甲女和丁男。『剩男』是被動單身,『剩女』多為個人選擇。

據大陸民政部有關負責人介紹,從近幾年全國各地民政部門婚姻登記情況看,男女婚齡差距拉大逐漸成為一種趨勢。當進入婚齡的女性出現短缺時,男性會向低年齡段女性中擇偶。擠壓到一定程度,再向別的地區發展——城里哥找鄉下妹,富裕地區的男性找欠發達地區的女性。『剩男』最後沉積在低收入的貧困階層。

西安交通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曾選擇東、中、西部28個省份的369個有代表性的行政村,進行大齡未婚男性群體(28周歲及以上、從未結過婚)調查,做出《百村性別失衡與社會穩定調查技術報告》。報告顯示,大陸全國28個省份每村平均9個男『光棍』,其平均年齡為41.4歲。『光棍』聚集程度由東至西逐漸遞增,西部為3.21%,東部為2.26%。

與東部和中部相比,西部地區無論是在地理位置還是經濟水平上都處於劣勢,男性在婚姻市場擁有的資本也相對較少。受到婚姻擠壓的男性更多地集中在西部地區。『婚姻擠壓之痛不僅在於產生大量「光棍」,更在于於貧困人口成為主要「受害者」。』原新說,社會地位高的男性擇偶不存在問題,而文化水平低、收入少等社會地位低的男性,擇偶將非常困難。這種現實客觀上刺激並加劇了落後地區拐賣婦女、買賣婚姻、性犯罪現象的發生。

從這個角度看,農村『光棍』危機遠大於城市『剩女』問題。它不僅事關個人發展、家庭幸福,更影響到社會的和諧與穩定。

 

威脅人口生態安全

未來的社會階層結構、消費結構、組織結構等都將為男性所主導,影響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原新強調,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持續偏高,不單純是嚴峻的人口問題,更是重大的社會問題。男女比例失調影響大陸人口發展。作為直接的生育者,女性『赤字』必然導致出生率水平下降,進一步減少人口總量和適齡勞動人口規模,並加速人口老齡化進程。

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失衡,與人口老齡化交織,加劇人口結構的不合理性,不利於社會經濟發展。長遠看,『盈餘』男性沒有配偶和子嗣,給未來自身養老及其父母養老帶來問題。

男女比例失調還帶來就業擠壓問題。一位經常來往于廣州、杭州、上海等地的服裝老板介紹說,目前不少紡織廠因招不到女工而停業。原新認為,10—20年後,男性勞動力過剩和『就業性別擠壓』將日益嚴重。男性勞動力過剩會增強勞動力就業市場的競爭,加劇女性就業難度;某些行業和職業中,可能出現女性短缺而要男性替代的現象;某些男性就業崗位會因為勞動力過剩,引發男性激烈爭搶。

婚姻擠壓對傳統家庭穩定帶來巨大衝擊,引發婚姻家庭道德危機。女性婚齡人口短缺,會在代際間產生激烈的爭奪和衝突,『錯位婚姻』如『隔代婚姻』、『姐弟婚姻』等有可能大量湧現,婚外戀、第三者插足、非婚生育等社會現象也可能隨之滋生。

當婚而不能婚的男性數量的不斷積累,大大增加了社會不穩定和不安定的風險。《百村性別失衡與社會穩定調查技術報告》顯示,部分被調查村落的大齡未婚男性,在過去3年中參與了破壞社會治安的活動,發生比例從高到低依次為聚眾賭博、聚眾鬧事、合伙偷竊和聚眾鬥毆。

出生人口性別比失衡進一步強化了女性歧視。在偏遠農村地區,沒有生育男孩婦女的社會和家庭地位會受到威脅,而千方百計透過人為性別選擇或超生方式得到男孩的婦女,也並未因此從重男輕女的傳統枷鎖下徹底解放。原新認為,大陸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失衡威脅人口生態安全,未來的社會階層結構、消費結構、組織結構等都將為男性所主導,影響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其深遠危害,不亞於上個世紀中葉的人口膨脹。


日前,遼寧省義縣公安、計生等部門聯手開展『綜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別比偏高問題專項整治』行動。他們深入全縣18個鄉鎮239個村對非法行醫及未出生嬰兒性別鑑定進行排查與整治。李鐵成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