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宮遺址保護新模式 肯定與質疑並存!

位於西安市北面的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自2010年開園以來,備受外界關注。遺址保護、棚戶區改造、主題公園建設、商業地產開發……在多種因素的影響下,至今無法定論。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位於西安市北面的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自2010年開園以來,備受外界關注。遺址保護、棚戶區改造、主題公園建設、商業地產開發……在多種因素的影響下,關於大明宮開創的全新『大遺址』保護模式究竟是一種有益的嘗試,還是對歷史文物資源的破壞,至今無法定論。在巨大的爭議中,這一新模式正艱難地突破可持續發展之困。

多重元素下的新模式

根據半月談網報導,大明宮建於唐貞觀八年,這座面積約3.2平方公里的皇宮,是北京故宮的4倍大,是唐代也是世界歷史上最宏偉的宮殿建築群之一。盡管其毀於唐代末年的大火,遺址卻沉積下來。1961年,大明宮遺址被列為大陸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07年,西安市決定實施大明宮遺址區保護改造專案。2010年10月,占地3.5平方公里的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建成開放,總投資達120億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在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中,寬闊的草坪與土黃色的復原宮門相交織,其中標誌性的御道廣場南北長達600米,東西寬達400米,遊客在其間散步,就能感受到一種恢宏的氣象。

這裡之前原本是西安一片有名的棚戶區,搬遷近10萬人,5個城中村,80多家企事業單位。僅搬遷安置費用就達到90億元。『從遺址區拆遷出去後,老百姓的生活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過去的棚戶區上了樓,用上了有線電視、網路、自來水、廁所。

而且,他們中間很多人就被安置在遺址周邊。遺址公園環境的變化,給他們提供了大花園式的享受以及就業崗位。』西安曲江大明宮遺址區文物局局長吳春告訴半月談記者。

按照規劃,除在城北建設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對遺址公園內的棚戶區進行拆遷和安置外,整個遺址區還以遺址公園為核心,在19.16平方公里的範圍內進行相關產業的聯動開發,包括建設商業圈、文化旅遊區和中央居住區等多個專案。萬科、萬達、中建等多家房地產商參與到商業地產的開發之中。

大明宮遺址公園絕大多數的建設資金來源於開發商,而遺址公園的建設又能為整個大遺址區帶來土地價值的提升。這一模式被專案建設部門總結為:『規劃景觀環境以提升資源價值』、『調整產業結構以置換人文空間』、『利用經濟發展以反饋文化傳播』。

肯定與質疑並存

事實上,從建設之初開始,圍繞大明宮全新的『大遺址』保護模式的爭論一直沒有平息。

『嚴格地說,我覺得這不是一種遺址保護,就是地產開發。大部分的用地都被用作商業開發了,遺址公園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其次,路面的覆蓋和地下博物館的建設肯定會對遺址本身造成傷害。』

陝西省一位文物專家表示,『在遺址區內,文化延伸不到位,文化展示不夠,遊客難以充分領略唐大明宮的樣貌、氛圍;同時,遺址原貌也難以看到。這說白了是對文物資源的一種掠奪,是一種資源開發型的文化生產,就像挖石油和挖煤一樣,現在就是這種模式。』

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國家文物局原顧問謝辰生指出,遺址公園的一切設施和活動要服從和服務於保護遺址的真實性和完整性,而不是根據花園的要求改造遺址。『這是一條基本原則,做不到這一點,就不要建考古遺址公園。』

對此,西北大學教授朱玉槐則有另一番認識。他認為,隨著城市的發展,大明宮所在區域已經成為城市的核心區,如果一直存在一大片棚戶區也有損城市形象。因此,進行適當的改造開發也是一種必然的選擇。

吳春表示,目前的保護方式也是出於多方面的考慮,是保護與開發很好的結合。因為大明宮是考古遺存,不像故宮,故宮給人更多的是視覺上的衝擊,感官上就能體驗到建築風格、布局等。

大明宮的文物價值主要在地下,地面上只留下了部分的夯土遺存。要讓遊客更多、更深層次地了解遺址,需要靠文化詮釋的手段。而開發絕不是指在園區內遺址上的開發,而是遺址公園以外區域的開發。

她說,目前整個保護新模式不足的地方是文化詮釋的手段還有待豐富,而這也是由遺址公園的特性決定的。怎樣讓宮廷文化、盛唐文化體現得更充分、詮釋得更到位,目前還在探索,這也是大陸大遺址地區共同的難題。

破解盈利模式之困

依然存在的爭論仍需要時間的檢驗。然而,目前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遇到了另一種的困境——盈利模式的欠缺。

『兩年的時間,現在大明宮有一種「後遺症」顯現了,能盈利的專案太少,可持續發展存在困難。』朱玉槐說,『房地產商投入公園的建設資金是一次性的。現在,那麼大面積的公園,每年的維護和運轉費用非常大。而目前遊客量較少,周邊的商業也沒跟上,後續肯定存在困難。』

一些專家也表示,如果無法突破盈利的困擾,大明宮所探索的新模式,就不具有可持續的意義,因此也將不具有『樣板』的價值。

對此,吳春也坦言,大明宮目前正處於『經濟培育期』。她說:『在持續投資上,大明宮的確有不小的壓力,這也是其他地區考古遺址公園共有的壓力。大明宮是目前為止大陸唯一一個沒有政府建設資金投入、也沒有後續管理經費投入的遺址公園,而是由集團化運作的。現在大明宮的公共文化服務專案尚少,因為在遺址上不能建更多的可創收的東西,所以暫時還達不到收支平衡。』

吳春表示,現在只能做科學管理,壓縮機構的開支,以保證遺址能得到充分的保護;另一方面,管理部門也在想辦法拓展專案,像考古體驗中心和影院系統等。

未來,園區收費區裡也會開發一些文化旅遊體驗活動。另外,根據相關協定,周邊企業的盈利有一部分對園區進行反哺。『保守一點估計,在5年的時間內,大明宮會成為較優質和具有潛力的國際旅遊目的地。』

陝西省委黨校教授鐘衛國則認為,大明宮『大遺址』區要突破盈利模式,需要西安市政府從更廣的層面上進行構架和規劃,突破目前的『孤島』現象。

建議可以規劃地鐵、輕軌等現代城市交通,把曲江、大明宮、漢長安城等聯結起來,形成西安市的『文化項鏈』。同時,可通過財政支援的方式,幫助其度過二至三年的瓶頸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