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婚頭!大陸大學生瘋結婚 戀愛容易、相處難?!

2005年起,大陸不再限制在校大學生結婚,但當時敢於走進「圍城」的大學生寥寥無幾。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05年起,大陸不再限制在校大學生結婚,但當時敢於走進『圍城』的大學生寥寥無幾。2009年10月,武漢科技大學大三學生晏煥義成為四川省最早一批『吃螃蟹者』,但婚後一年,迫於生活重壓的他感嘆『結婚有點早』。

如今,武漢高校情侶共結連理的新聞不時見諸報端。荊楚網記者從轄區內擁有眾多高校的洪山區民政局了解到,近兩年來,來此領證的大學生人數在增長。數對大學生夫妻表示,他們的選擇不僅源於真愛,也是現實的需要。

當事人稱『找到對的人』

6月12日晚,華中農業大學獅子山廣場人文樓,吳福鑫向相戀5個月的蔣玲燕求婚成功,同為大四學生的他們表示,過段時間就回女方老家領證結婚。在蔣玲燕眼中,吳福鑫能幹、穩重、孝順,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而在吳福鑫心中,也認準蔣玲燕就是自己未來的妻子。

『像我們這樣的已經不稀奇了,有的甚至大二、大三就結了婚。』吳福鑫說,他和蔣玲燕已在蔣玲燕的家鄉找到工作,對未來有明確規劃,選擇結婚是自然的結果。『很多大學生情侶,因為就業、家庭等因素分手,挺可惜的。我們認為,如果兩個人未來可以互相扶持,那麼婚姻可以保護他們更加堅定地在一起。』蔣玲燕說。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專業大三學生江品默,大二暑期實習時和一名男生相識相戀,並於去(2011)年1月領了結婚證,目前她的丈夫在廣西上班。對於這麼早就走進婚姻殿堂,她坦言當初做決定時有些頭腦發熱,但並不後悔,『校園是愛情的淨土,對另一半的要求更多是出於對純真愛情的追求。等到踏上社會,婚姻會被車子、房子等諸多東西束縛,尋找真愛就很難了。既然現在已經找到對的人,為什麼不抓住呢?』

即將領證的華中師範大學傳媒學院大四學生王子岳,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但他決定先成家後立業,今年底就和女友『裸婚』。『現在就業壓力大,如果等到具備了必要的物質條件再結婚,恐怕兩人早拜拜了。』他說,『對兩個沒有什麼經濟基礎的畢業生來說,感情穩定,一起打拼,共同分擔壓力和煩惱,總好過一個人苦苦支撐。』

 

大學生『婚族』不斷擴大

洪山區民政局結婚登記處工作人員介紹,轄區內高校眾多,登記結婚的在校大學生不在少數,『其中大部分是研究生或已經考上研究生的本科畢業生,但本科階段領證的大學生人數近兩年也在迅速增長。』據透露,大學生結婚登記的日期主要集中在每年6月的畢業季和9月的開學季,『一些找到工作的本科畢業生選擇畢業季領證,給大學生涯留下美好的回憶;而一些剛考上研究生的學生,暫時沒有就業壓力,則選擇開學季領證。』

有人結婚,也有人離婚。李倩(化名)是武漢某高校大二學生,她和同班同學周明(化名)同是荊州人,大一就確立了戀愛關係,今年4月登記結婚,5月選擇離婚。據李倩的同學介紹,兩人婚後發現性格不合,加上雙方家庭反對,最後決定分手,目前男生已休學回家。

專家談『校園夫妻』利弊

作為江城最早一批走進『圍城』的在校大學生,武漢科技大學城市學院畢業生晏煥義,對於在校學生結婚的態度是:不支援,不反對。『他們因為真愛而結合,我當然要祝福他們;但婚後的生活壓力很現實、很殘酷,我不得不問他們一句:「你們真的做好準備了嗎?」』他坦言,2009年奉子成婚後,養家糊口的壓力像一塊石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直到現在,我才理順婚後生活。』

華中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範先佐說,『現代社會壓力大,兩人結合後如果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往往比一個人獨自面對要好得多。』他還贊賞部分實踐『裸婚』的大學生夫妻,『他們用實際行動引導了一種清新的社會風氣。』

武漢大學社會學教授尚重生表示,校園愛情建立在家長給予的物質基礎之上,沒有經過生活的考驗,有些不切實際;只有兩個人在社會上相依為命地努力奮鬥過,才能真正懂得什麼是真愛。『與戀愛相比,婚姻多了一份責任。在校或剛畢業的大學生,由於心理不夠成熟,加上經濟狀況不穩定,可能難以擔當這份責任。』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