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與死神的拔河~ 腦瘤男孩飛機上突發病!

兩小時,萬米高空,生死時速。SC4789航班上的乘客沒有想到,似乎在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竟然真實地發生在了自己身上。風行天下車友會的9名會員也沒有想到,他們的一場攝影之旅,最終卻是由一場飛機上發生的意外和生死相隨的感動而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兩小時,萬米高空,生死時速。SC4789航班上的乘客沒有想到,似乎在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竟然真實地發生在了自己身上。風行天下車友會的9名會員也沒有想到,他們的一場攝影之旅,最終卻是由一場飛機上發生的意外和生死相隨的感動而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6月16日晚11點30分,由廈門飛往重慶的SC4789航班穩穩地降落在江北國際機場。風行天下車友會的9名會員將身患腦瘤、病情危急的小男孩送到渝北區人民醫院。目前,小男孩的情況已經穩定。

22:30 萬米高空的緊急呼救

6月16日晚上9點20分,山東航空由廈門飛往重慶的SC4789航班准時起飛。風行天下的會員『樂版』、『江南雨』、『唐老鴨』、『米老鼠』等9人完成了兩天辛苦的鼓浪嶼拍攝之旅,正坐在機艙最後兩排座位上休息。

『各位乘客,機艙裡有位病人需要幫助,哪位乘客是醫生或者護士,請馬上與機組人員聯繫。』10點30分,『樂版』被機艙廣播驚醒。不到半分鐘,第二次呼叫。

又過了半分鐘,當第三次呼叫響起,樂版按下了頭頂的呼叫按鈕。

『樂版』名叫譚樂勤,43歲,從事IT行業,畢業於重慶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我先以為機上會有真正的醫生,哪知沒有,所以我才站了出來。』

譚樂勤和車友『江南雨』一起來到經濟艙最前排:一臉蠟黃的小男孩橫睡在座位上,不停地抽搐。他的頭頂插著一根半透明的橡膠管,紅色的液體隨著孩子的抽搐一進一退。身旁小男孩的父親哭著說,他是貴州到廈門的打工族,兒子徐朝剛,今年六歲,因為腦積水剛做了顱內引流手術,準備到重慶繼續治療。

『腦部腫瘤隨時可能破裂。』緊急之下,譚樂勤讓空姐拿來氧氣瓶罩在男孩口鼻上,這才讓他暫時停止了抽搐,嘴唇也逐漸紅潤起來,心率恢復正常。

22:50 腦瘤小孩的脈搏漸微

譚樂勤和『江南雨』回到座位上,將小男孩的情況告訴了其餘7位朋友。『唐老鴨』和『米老鼠』提議給小男孩捐款。

然而,捐款的事情還沒商量出頭緒,空姐又急急忙忙地過來了『這位先生,你趕緊再去看一下!』

譚樂勤和『江南雨』、『快樂老王』馬上趕過去,眼前的景象讓人揪心:男孩的臉色突然變得蒼白蠟黃,頭頂的引流管裡湧出一股股鮮血,孩子整個身體和四肢劇烈抽搐,眼睛凸鼓,嘴裡不斷流出血紅色的泡沫,將半個枕頭染紅。孩子的父親死死抓住孩子的手腳,嚎啕大哭。

譚樂勤馬上用手指強行撬開了男孩緊咬的牙齒,將毛巾塞進,阻止他將舌頭咬爛。男孩身體依然抽搐,又伴有高燒。摸男孩的脈搏,已經感覺不到明顯的脈搏。

23:00 航班直降江北機場

情況危急,到底是迫降貴陽還是直飛重慶,大家都在等譚樂勤發話。這時,乘務長說,迫降貴陽機場需要32分鐘,保持航行直飛重慶江北機場需要40分鐘。

思考了3秒鐘,譚樂勤斬釘截鐵地說:『到重慶,麻煩機組趕緊與地面聯繫,飛機降落後,救護車直接將孩子送到醫院。』

安靜的機艙內,孩子父親的哭聲顯得格外明顯,所有的乘客都焦急地等待著,期盼飛機能盡快降落。譚樂勤和『江南雨』、『快樂老王』三人守候在孩子身邊,讓孩子吸氧,幫忙清理口腔和鼻腔。

11點23分,機組已經和地面取得聯繫,在江北機場降落的其他飛機全部都盤旋等待,SC4789航班特許不再繞行,直接以直線航向降落江北機場。

23:30 緊急!小孩心跳停止

救護車已經做好了準備,還差10幾分鐘就能下機了,突然,譚樂勤抬起頭來,眼裡一陣慌亂。他說:『遭了,呼吸和心跳都沒有了。』孩子的四肢還略有抽動,瞳孔開始散了。譚樂勤立即展開急救,男孩心臟在不斷的捶擊下,終於緩緩恢復了跳動。清理完口腔堵塞物之後,孩子再次恢復了急促而短暫的呼吸,又開始抽搐。

11點30分,飛機著陸。譚樂勤抱起小孩,站到了機艙門口,所有的乘客無一起立,靜靜地等待並祈禱。

與此同時,『唐老鴨』、『米老鼠』等風行車友將2萬餘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交到乘務長手裡,機上的乘客也開始紛紛捐款。

機艙門一打開,譚樂勤抱著小男孩飛快跑下舷梯,衝進了早已等候在此的救護車,趕往渝北區人民醫院。此時,重慶兒童醫院的救護車已經從市區出發,前來會診急救。

昨(17)日1:30 經過搶救男孩情況穩定

小男孩正在搶救,20分鐘後,其餘的風行車友和乘務長一起也趕到醫院,將捐款湊來的2萬多元錢交給孩子的父親。

隨著大量堵塞在呼吸道裡的嘔吐物被吸出,孩子肺裡的氧飽和度從30逐漸恢復到80,在藥物的作用下,體溫也從41.5℃降到了39℃。這時,兒童醫院的醫生也已經趕到。

譚樂勤握著男孩父親的手說:『我們會繼續關注孩子的病情,如果費用不夠,我們願意提供資助。』當兒童醫院的救護車將小男孩帶走後,風行天下的車友們才互相道別離開。此時已經是6月17日凌晨1點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