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哥」四年天天跑去上班! 從此不再感冒

跑步哥不感冒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放著現成的上下班車不坐,每天從漢正街跑步到積玉橋上班。這樣的習慣,湖北省武漢市武昌供電公司的線路檢修工龐長傑堅持了4年,並且越跑越帶勁,同事們都欽佩地稱他為『跑步哥』。

日前早上,武漢晚報記者陪龐長傑一起跑步上班。龐長傑今年已經39歲,家住在漢正街多福路。清晨6點整,記者和龐長傑準時碰面。龐長傑腳穿跑鞋,身穿背心、運動短褲,露出一身腱子肉,根本看不出是個年近四旬的中年人。聽記者說有較長時間沒有長跑了,龐長傑腳步放緩,和記者邊跑邊聊。

龐長傑說,跑步上班始於4年前.有一次,他在漢陽古琴台下等單位班車,久等不來,他懷疑路上堵車了,乾脆心一橫,不如跑步到單位。他甩開膀子撒腿就跑,最後,他和班車差不多同時到達單位。跑完後,他流了一身汗,單位配有淋浴間,他洗了個澡,感到很舒服。從此,龐長傑上班就不再乘坐班車,跑步上班,並形成了固定線路。

龐長傑一般清晨6點從漢正街出發,經大夾街,穿行至江漢一橋。跑過一橋後,再沿龜山上長江大橋,至武昌橋頭堡後,下台階沿武昌江灘跑步前行,至四馬路路口,穿行而過,到達積玉橋武昌供電公司大門口。每次,龐長傑基本保證55分鐘跑到單位,據他測算,實際跑步距離為9公里左右。

『跑步哥』盼有安全暢通跑步道

記者和龐長傑邊跑邊聊,剛剛開始的15分鐘,記者感到還算輕鬆。穿過大夾街,跑到江漢一橋下,記者遇到了『下馬威』:上橋是台階,20餘級台階跨上去,體力立刻打折扣,氣喘籲籲。登登登,龐長傑跑上台階,腳步強勁有力,面不改色。到了漢陽古琴台,沿途遇到不少晨練的市民。龐長傑笑著和他們打招呼,『天天看見,都是跑步一族。』

到達古琴台轉盤處,這裡車流量較大,龐長傑提醒記者過往車輛,注意交通安全。他說,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安全又暢通的專用跑步道。龐長傑指著對向一位騎車的小伙子,『他騎車從武昌往漢陽上班,有兩個月了,堅持得蠻久。』

 

跑到龜山腳下,記者大汗淋漓,提議走一會。龐長傑說,也好,跑了這多年,就數這段路的空氣質量不好。這段路是上坡,也是汽車爬坡的地方,排放的尾氣多,雙正好在山峰夾角處,空氣不易流通。每次,他跑到這裡,就有些鬱悶,一般嘴巴都是緊閉,靠鼻孔呼吸。

『跑步哥』與您分享心得    這樣跑步 健體不傷身

作為一名資深的『跑步族』,龐長傑和大家分享跑步健身心得:跑步健身,需要堅持和循序漸進,但也有個量的限度。建議:以鍛煉身體、增強體質、減肥、改變生活習慣為目的的跑友,每周運動量在20到30公里之間,每周跑四次,平均每次6公里,每公里耗時約六七分鐘。

對想提高運動成績的跑友來說,夏天每周運動量在40公里左右即可。每周四次,平均每次10公里。新手應從每周15公里起步。到達一定的水平後,每周運動量不要超過40公里,單次最長距離不要超過20公里。注意熱身:跑步之前,一定要慢跑1公里左右,然後進行技術性、柔韌性、協調性、平衡性方面的身體拉伸、動作,來熱身,一般需要20分鐘到半個小時。提醒:不要盲目追求大運動量,每周80公里以上、每周一次30公里、每周跑7天,甚至有時上下午都跑步,都是不合適的。

跑過長江大橋   『 跑步哥』甩下記者絕塵去

走上長江大橋,龐長傑起步快跑。記者感到,歇過的腳,想要再提起來,確實不容易。長江大橋上,確如龐長傑所言,空氣質量要好得多。龐長傑說,4年前,剛跑步那會兒,他天天跑,但近年來,他每周一般跑4次,主要原因還是車多了,擔心汽車尾氣污染,而且,他盡量提前在6點鐘出發,那時路上的車子較少,再晚一點,車流量大了,尾氣重了不利於跑步。

6點45分,記者陪龐長傑跑完長江大橋後,感到體力漸漸不支。為了不誤上班,在武昌橋頭堡處,龐長傑和記者告別。記者看著龐長傑沿著石梯健步而下,跑到武昌江邊。由於遷就了記者的速度,後來他說,當天跑步上班,比以往大約慢了20分鐘。平常,他到武昌江灘後,還有時間在江灘玩一下體育器械,『早鍛煉的人多得很,但是大多數是老人。』

7點10分,龐長傑給記者打來電話說,已經到達單位,準備洗一下後,在食堂吃早飯後稍事休息,8點半準時上班。龐長傑所在的運檢班班長鄭建平介紹,運檢班每天的任務是巡查線路,步行巡線和駕車巡視相結合,遇到問題要馬上處理。在用電高峰期,工作強度較大,龐長傑經常長跑鍛煉,他的體力一點不比年輕小伙差。

 

4年從未感過冒   冬天只穿厚外套

『跑步哥』龐長傑也和記者分享了跑步上班4年的收獲。4年來,他一次沒有感冒過,以前有頸椎痛的毛病,現在也沒有了。沒跑步之前,他冬天要穿棉衣。跑步後,身體耐寒能力增強,只穿一件稍厚一點的外套,連毛衣也不穿。針對那些躍躍欲試跑步的上班族,他也想提個醒:體質因人而異,不可以一下跑這麼遠,需一步步地來。就他個人而言,自己曾經當過汽車兵,身體有一定的底子,也愛健身,因此能夠適應。

記者曾問他,上班本來就累,跑步不累嗎?龐長傑說,累,其實是心累。跑的過程中,也許累,但累完後,卻是另一種舒服。


龐長傑跑步上班線路示意圖。 製圖 馬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