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戀「大學聯考狀元」~ 只會造就更多「教育工廠」!

如果我們仍然以短視的目光盯著「狀元」不放,只會進一步加重教育價值觀的扭曲,促使更多的中學和學生把精力集中在應試能力的訓練上,為了打造高考「狀元」就可能湧現出更多的「教育工廠」。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如果我們仍然以短視的目光盯著『狀元』不放,只會進一步加重教育價值觀的扭曲,促使更多的中學(高中)和學生把精力集中在應試能力的訓練上,為了打造高考(大學聯考)『狀元』就可能湧現出更多的『教育工廠』。高考之後,高考依舊牽動人心。

根據齊魯晚報報導,近日,各地高考成績相繼公布,名列榜首的考生仍然受到各方關注。盡管不少地方的教育部門發出了禁止炒作高考成績的禁令,甚至冷凍了『高考狀元』的資訊,但是不少學生和家長還是對高分考生情有獨鐘,通過(透過)各種管道打探和議論各地的『狀元』,希望能有所借鑒。一些中學對高考成績表現得更為敏感,一旦本校學生成為當地的『狀元』,就廣而告之,以為可壯門楣,如果本校沒有幾個拿得出手的高分成績,考不上名牌大學,就覺得惴惴不安,好像給本地抹了黑。當然,招生競爭日趨激烈,高校也不會旁觀這場熱鬧,為了『掐尖』他們也會採取各種手段打探『狀元』資訊。

各種訴求摻雜其中,關於『狀元』的話題就容易禁而不止,並借助發達的通訊和媒體或明或暗地討論著。這並不是一個令人多麼愉悅的話題,參與進來的人也可能有很多無奈甚至痛苦,但是源自現行教育體制的一種動力,已經使他們被裹挾其中。因為,完全以分數做衡量指標的高考指揮棒,是學生、學校和地方教育部門在現行體制中無法回避的信號,否則就可能被邊緣化或者出局。

對考生而言,能在高考中取得高分,無疑會有利於自己在未來的高等教育中獲得更多更好的資源,名校出身的光環也有利於將來的就業。但是回過頭看,這一張成績單也只是對既往基礎教育的簡單評價,很難反映一個考生的綜合素質。很多例子已經證明,在應試教育體制下培養出來的很多『狀元』並沒有顯現出超常的創新能力。雲南省教育廳廳長羅崇敏曾在媒體直言,『改革開放以來,30多年的高考出了1000多個狀元,到現在沒有一個成為國家精英級的人物,也無一人成為行業領軍人物或國際大師』。在清華大學百年校慶之際,曾有媒體盤點『百年清華走出29位大師』,而有心人看到的是,這些大師幾乎都是清華最初四十年培養的,前後對比反差強烈。

『狀元』年年有,大師無一人,這樣的局面顯然不是追捧『狀元』的人所期待的。如果只是考上一個名校,就此泯然眾人,今天的『狀元』只是一時的談資,卻不能成為國家的棟樑。而以創新型國家為目標的中國,現在正急需培養創新型人才。創新型人才需要創新思維和獨立思考,如果沒有基礎教育階段的著意培養,等到接受高等教育時木已成舟,也注定不會有大的突破。『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錢學森當年振聾發聵的提問,其實不只是衝著高等教育,對整個教育體制乃至全社會都應有所啟發。如果我們仍然以短視的目光盯著『狀元』不放,把它當做應試教育的一抹口紅,只會進一步加重教育價值觀的扭曲,促使更多的中學和學生把精力集中在應試能力的訓練上,為了打造高考『狀元』就可能湧現出更多的『教育工廠』。

無論是否稱呼為『狀元』,名列榜首的考生都引人注目地存在著。回避話題未必就能使之冷卻,我們現在更需要的是能否冷靜地看待這種畸形的『狀元』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