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四川/內江校園美食~那些年我們一起吃的小吃!

那蹄花湯又鮮又濃又白,蹄筋可勁道了,在老鄉極力推薦下去那家店嘗鮮後,便一發不可收拾。每所高校附近都有那麼一條特色小吃街,「村溪路」便是如此。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校園美食即將成為畢業生們舌尖上的記憶

那蹄花湯又鮮又濃又白,蹄筋可勁道了,在老鄉極力推薦下去那家店嚐鮮後,便一發不可收拾。

每所高校附近都有那麼一條特色小吃街,『村溪路』便是如此。

根據華西東市報報導,小雅早些收攤只是為了去學校東區後門吃一碗涼糕。『那家涼粉店的涼糕是我的最愛,快畢業了,趁著想吃且還能吃到的時候我要去多吃幾碗。』小雅說。

時光荏苒,轉眼又是一年畢業季。內江師院即將離開的畢業生們,有太多的人像小雅一樣,開始懷念那些年,一起吃過的街邊小吃。

別了『王府井』

郭建是內江師院外語學院畢業生,談到大學4年最難以說再見的小吃時,他提到了內江師院人人皆知的『小吃天堂』:『王府井』和『村溪路』。

『王府井』曾經位於內江師院西區第三教學樓旁一條南北延伸100多米的巷子,走進巷子,兩側全是各種賣抄手、酸辣粉、土豆、冒菜的小吃店。每當下課鈴響起,小巷裡便擠滿了學生,也正因此處熱鬧至極,類似北京王府井,學生才給這條無名巷子取名『王府井』。

『記得剛進校時,常在「王府井」解決晚飯,那時一碗酸辣粉才2元錢(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紅油抄手2.5元一碗,量多又實惠。尤其是那紅亮亮的酸辣粉,吃一口酸辣爽口,我有時要吃兩碗才夠。』

郭建說,2008年,因學校規劃建設的緣故,『王府井』被拆,商家全都搬走了,他們這批2008級學生,成了保留師院『王府井』記憶的最後一批人。『我們一走,便帶走了所有關于「王府井」的記憶。』

別了『村溪路』

每所高校附近都有那麼一條特色小吃街,位於內江師院東區的『村溪路』就是師院人的小吃街。因為在多雨的春季,這裡常常會變得泥濘不堪,大家便稱之為『春天的稀泥巴路』,後得書名為『村溪路』(諧音)。在這裡,有太多莘莘學子們那些年一起吃過的街邊小吃。

『2008年剛進校時,那時「王府井」、「村溪路」在師院可謂東西鼎立,各占一邊,西區就去王府井,東區就到村溪路。』郭建說。

今(2012)年4月,內江新城建設專案的啟動,『村溪路』要求被拆除。最近,在東區辦相關畢業手續的郭建看見『村溪路』的一部分正在被拆除,心裡不免惆悵。

『「王府井」拆的時候,心裡便有些不快,如今眼看著「村溪路」也要被拆了,有些心酸呢。』郭建有些傷感地說,『畢業後會離開內江,很難在這些地方吃小吃了,不過「村溪路」最尾巴上那家「大叔冒菜」將永遠保留在我的記憶裡。』


冒菜。

別了『蹄花湯』

美術學院的鐘梅和室友可謂資深『吃貨』,大二的時候,她們就嘗遍了學校周圍的各種美食。家常菜館的潤口豆腐、天津一絕的灌湯包、『老外公土豆』、『陽光廚房』的風蘿蔔蹄花湯……說起記憶中最深刻的小吃,鐘梅一口氣說了許多。

當談到『陽光廚房』的風蘿蔔蹄花湯時,鐘梅的臉上一臉燦爛:『那蹄花湯又鮮又濃又白,蹄筋可勁道了。』鐘梅說著就開始咽口水了,她當時是在老鄉極力推薦下去那家店嚐鮮,這一試便一發不可收拾,她和室友基本每周都會準時報到兩次。這樣的習慣,她們一直持續到了大二那一年。

直到2009年的一天晚上,鐘梅照例來到『陽光廚房』,卻發現餐館悄然換了新主人,『當時還是點了風蘿蔔蹄花湯,但吃著完全沒了以前那味兒了。』鐘梅有些失望,『到現在我還糾結那阿姨怎麼突然就走了,從此我再也沒喝過那麼好喝的蹄花湯了。現在要離開了,有些味道以後再也吃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