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有病?女兒戀愛卻被當精神病 全身被脫光檢查

在北京工作近10年的女工程師陳丹(化名)怎麼也想不到,僅僅因為婚戀分歧,就被自己的父母及其雇來的四名蠻漢強行扭送至北京回龍觀醫院,非自願留院「觀察」近72小時。期間,自稱意識完全清晰的她,在精神病房內被要求脫得一絲不掛,強制接受各種「身體檢查」。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女子自由戀愛被父母強送精神病院 剝光接受檢查

在北京工作近10年的女工程師陳丹(化名)怎麼也想不到,僅僅因為婚戀分歧,就被自己的父母及其雇來的四名蠻漢強行扭送至北京回龍觀醫院,非自願留院「觀察」近72小時。期間,自稱意識完全清晰的她,在精神病房內被要求脫得一絲不掛,強制接受各種「身體檢查」。

根據羊城晚報報導,儘管事發當時已報警,但在警員趕到前她已被專車扭送至醫院。至6月8日下午出院後,陳丹以非法入室罪及非法拘禁罪,向公安部門舉報其父母及北京回龍觀醫院。為引起對『被精神病』現象的關注,陳丹在網上發文,詳細披露了其在醫院受到的各種『非法待遇』。

帶離   父母帶四蠻漢破鎖入宅抬人

陳丹是家中獨女,大學畢業至今10年,她離開東北老家獨自在北京生活,並成為一名工程師。陳丹稱,幼時的成長環境對她來說異常痛苦,『大概是因為老來得女,父母從小就對我過度關注,不讓我跟一般小孩玩,不准學游泳,被罩在玻璃杯下生活,直到上大學。』

2000年,正在讀大學的陳丹瞞著父母戀愛了,父母偷看其日記後得知此事,鬧到學校大罵其男友是流氓。『他們找到學院輔導員,破口辱罵對方,搞得滿城風雨,我後來被迫與男友分手。雖然多次跟父母溝通,希望給點私人空間,但幾乎沒有用。』

參加工作後,由於父母『一如既往』多次干涉陳丹的婚戀自由及業餘愛好,甚至到其住所和工作場所監視。為了躲避『騷擾』,陳丹稱已經有近一年時間沒和父母見面,四處避著甚至過年也不回家。受第一次戀愛被迫分手的打擊,第二次戀愛時陳丹沒有告訴父母,確定關係後兩人不久便同居。今年6月5日下午六時左右,正當陳丹準備下樓購物時,遠在東北的父母突然『殺到』,『我當時立馬關門退回屋內,父母一直在外面敲門』。

大約過了10多分鐘,沉寂之後本以為父母已經走了,不料這時傳來拆除門鎖的聲音,情急之下陳丹報警,但很快,四名自稱精神病院護工的男子,跟隨其父母身後衝入家裡,對方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只要求陳丹配合,到他們醫院檢查。

 

在警察尚未到達前,陳丹已被強行抬出了家門,其男友阻攔,被其父母推到一邊,『我被架住胳膊往樓下走,然後塞進在路旁等候的計程車裡帶走』。陳丹稱,自己在整個帶離過程中雖有掙扎,但無濟於事,其男友迫不得已陪送到北京回龍觀醫院。

入院   關進精神病房剝光接受檢查

談及當初並未過激反抗的原因,陳丹稱當時以為只要有真正的醫生診斷,相信做完檢查後就可以順利離開。但接下來的事情,卻讓她陷入更大的恐懼中。『在沒有任何醫生接診、沒做任何相關精神病檢查、沒有任何診斷的情況下,我被直接帶到一個住有10人的精神病人房間內。』據陳丹回憶,在醫院病房的大鐵門口,護士指示陳丹把手機、手錶、耳釘和錢都留給其男友,隨後她被護士架入了病區。

出院後,陳丹逐一記錄下她在精神病院的生活:『三個護士圍著我,九張病床上躺著各式各樣的女患者,相當一部分手臂被捆綁在床欄桿上。護士帶我到空著的一張床邊,我被要求脫光,內褲都不剩的精光。前後轉圈給他們查體,記錄身體是否有疾病傷痕。』陳丹隨身穿著的衣服被收走,之後院方發給陳丹一套病人服。

出院   三級專家鑒定確診無精神病

據陳丹回憶,在被送入院的第二天即6月6日,吃完早飯後護士長來查房,先後詢問陳丹的姓名年齡、由誰送來、為什麼來,期間陳丹提出自己是被強制送入,出院後將起訴院方時,陳丹得到的回複是:起訴無用,需耐心等待醫院的鑑定流程。

10時左右,陳丹第一次見到了主治醫生。提問內容包括童年的家庭生活、大學初戀、被強制分手等諸多隱私。陳丹稱,由於冷靜而有條理的敘述以及理智配合的態度,『從醫生的語氣神情能確定他不認為我是瘋子』。在跟主治醫生談話後,陳丹得知即使精神沒問題,入院後也要根據流程經過三級專家鑑定複核才能離開。按照規定,她在兩周後才能接受探視,按照床號排序在規定日期打電話。

最後一次會診,是在6月8日上午。醫院組織了二十幾人的專家,集中在醫院的大會議室對陳丹進行診斷。陳丹稱,自己被迫在二十多人面前反複回答前次被問及的諸如與父母之間為何不合、反對初戀男友的具體過程,以及父母說過哪些傷害自己的話等等。此會議大概持續了40分鐘。最終在下午16時,也就是陳丹入院將近72小時後,主管醫生宣布她被確診無精神疾病,可以立即辦理出院手續。

 

陳丹稱,自己最大的憤怒在於,雖然回龍觀醫院沒有對自己用任何藥物,但他們不經診斷、沒有任何程式,就把一個人關進精神病房。事後陳丹追問父母,把她架入醫院的四個蠻漢究竟與醫院是什麼關係,『父母告訴我,他們是醫院的醫托,但我沒能拿到確切證據。』

報警   追究各方責任    警方未有回覆

6月8日下午,陳丹出院。因莫名被『整治』了70餘小時,陳丹回到家中昏頭倒睡了一天後,再次向北京警方報案:希望追究其父母、四名陌生男子,以及北京回龍觀醫院的相應法律責任。

記者致電北京回龍觀醫院求證此事。醫院門診部回應稱,除了陳丹家屬,其他人都不能查陳丹的就診資訊,『對於疑似精神病患者,如果家屬執意要送來就診,我們可以接診也可以派車協助』,但對於醫院是否曾派人強行扭送陳丹至醫院一事,醫院則不予置評。

為了進一步核實情況,記者提出採訪陳丹的父母,對此陳丹斷然拒絕。陳丹解釋稱,她害怕父母在事端擴大後再次尋找麻煩傷及自己。記者嘗試多方聯繫陳丹的父母,未果。

陳丹稱,因案情取證複雜,現階段正處於公安機關報案預審階段。『剛開始時,派出所以送治人是我父母,稱屬於家庭糾紛想予以調解結案。在我向當地督察投訴後,公安機關才重視此案。』之後,陳丹被告知,公安機關將會集體討論此案後盡快給予答覆。但案件至今十餘天,答覆仍沒有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