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車私用檢舉達人! 廣州老人6年「解救」百餘輛

「叻系區伯?」(粵語,你是區伯?)在廣州,你若跟60歲的區少坤一同逛街,會很有「面子」。因為這個常年穿襯衫、白西褲、頭髮花白的普通瘦老頭,卻幾乎是一個「比市長還出名」的人物。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叻系區伯?』(粵語,你是區伯?——記者注)在廣州,你若跟60歲的區少坤一同逛街,會很有『面子』。因為這個常年穿襯衫、白西褲、頭發花白的普通瘦老頭,卻幾乎是一個『比市長還出名』的人物。

根據中新網報導,區少坤被廣州人親切地喚作『區伯』。他的出名,與他的兩部手機密不可分:一部用來隨手抓拍被私用的公車(公務車),然後把照片『曬』上微博;另一部照得更清晰些,兼回覆網友留言。6年來,共有100餘部私用公車被他『解救』。在新浪微博,他的認證是『公車私用監督達人』,有3萬粉絲,勝過很多年輕人。

有人說他『有錢有閒』,但他每月只拿480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低保費,一家四口的租住房不足48平方米。有人質疑他『作秀』,但『6年來,經常被罵、被吐口水,幾次被打,誰願意作這樣的秀?』有網友這樣反問。但被罵後,區伯脖子一挺,照樣。他還立誓:『只要活著一天,我就監督下去。』這脾氣,用北方話形容叫『軸』,廣東話形容叫『硬脖伯』。他卻說:『誰都能監督「三公」,哪怕他只是個吃低保的小人物,哪怕這是用手去抓帶刺的仙人掌。』在區伯看來:『我只是個較真的公民。』

『從公安、行政機關到大學的公車,我都監督。但辨認誰是公車?難。』

『啪、啪』幾下,區伯的手機上立刻出現了兩張照片:一張是車牌為『粵O××××』的公車,一張是穿制服的男子坐在駕駛室裡,身旁坐著背書包的小孩。這是區伯在行動。他拍到的,是『公車接送小孩放學』的畫面。接下來,廣州市紀委、公車所屬單位的監察部門,乃至110報警平台,就會接到這個老伯的舉報電話,『有圖有真相』。同時,照片還會被曬上微博,接受眾目睽睽的檢驗。『從公安、行政機關到大學的公車,我都監督。但辨認誰是公車?難。』這是區伯談及他6年的『監督史』,最先冒出的感觸。

區伯對公車『情有獨鐘』,始自2005年底。6年多前的一個傍晚,生病住院的區伯正在人行道上散步,忽聽身後『嘟、嘟』喇叭作響。扭頭一看,按喇叭的是輛警車,駕駛員還身穿制服,正要停在人行道旁的酒店門口。『公車私用!』他立馬反應過來,不僅不避讓,還用手機撥了110。一周後,廣州市荔灣區公安分局有關負責人來電:『區少坤嗎?經查,你的舉報屬實,已對當事民警作出處理,謝謝您的監督!』

首戰告捷後,區伯才認真打量起『公車私用』這頭『巨獸』來。『一查不得了!國家一年的「三公」消費(指公務人員因公出國境經費、公務車購置及運行費,公務招待費——記者注)據說有9000個億。其中,公車消費占了最大頭。2011年,廣州公車保有量至少20萬輛,平均養一輛公車,每年至少要花2.5萬元。』他指著媒體公開披露的資料,連連搖頭。

『2.5萬,這夠多少貧困山區的小孩子上學、吃飯、買鞋穿?』區伯撇著嘴,脖子伸得老長,一副典型廣東阿伯生氣時的樣子。但他的監督之路『太難』,因為,並不是所有的公車,都像第一輛警車那麼『好認』。『車牌上寫著「粵O」、「粵警」的,是公車;「粵A」之後全是數字的,是公車;「粵A」之後有英文字母的,可能也是公車,要分情況。』談及監督心得,區伯不是有感於百餘輛的成績,而是遺憾於『公車標準仍含糊不清』,『有好多漏網之魚』。

區伯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由於目前『誰是公車』沒有明確的標誌,即便是他,辨認起來都會『失手』,普通老百姓就算有心監督,恐怕也沒處使力氣。『據我所知,為了避免招人矚目,一些單位並不願讓公車看起來一副「我是公車」的樣子,而是想方設法隱藏。「私車公用」、「公車包用」……特別多,就像給公車穿上了迷彩衣,有時真是監督無門。』他嘆道。

6年多來,放在擋風玻璃上的『政府公務車』牌子,刷在車門上的『執法車』字樣,倒是屢屢幫過他的忙。區伯說,他希望有一天,政府能出台一項強制性規定:讓車牌上統一呈現『粵O(公)』字樣。『有個(公)字,區伯就能從一個人,變成很多人。』

『接送小孩、買菜拉貨、朋友聚餐…私用形式五花八門,借口也五花八門。』

『公務員同志,你公車私用了,你浪費了納稅人的錢。』區伯在拍下需要被『解救』的公車後,一般不會立刻走開,而是繞到司機跟前,很『軸』地說上這麼一句。多半,他拍下的公車,都有很明顯的私用『證據』。比如,區伯曾在路邊看到一輛『粵O』公車,在上班時間,往家裡卸大米、卸乾貨。『啪』。比如,區伯曾看到一輛警用麵包車裡,堆滿了水泥、地板磚和瓷磚等建材,把車廂和副駕駛座塞得滿滿的。『啪』。比如,區伯曾在放學的車流中,看到一輛『粵O』在接孩子。『啪、啪』。

被拍下的公車司機,多半不願『束手就擒』,於是區伯常常遭遇『帶刺的仙人掌』。『你幹嘛?多管閒事。』被罵一句,算是輕的。有人威脅他『不刪掉照片,小心你自己』。有人詛咒他、衝他吐口水,有人事後打電話讓他『快轉行』。更有『被抓現行』的司機,慌忙中試圖駕車離開時,把區伯碰得腿部流血。最近的一次,是左腳骨折,見到記者時,區伯走路還一顛一跛的。『「帶刺的仙人掌」不怕,怕的是「軟釘子」。』區伯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一種常見的情況是,每當自己攔下公車,要求檢查『帶了哪些私貨』時,往往會被以『無權盤問、檢查』為由,擋回去。

形形色色的『私用借口』更讓他無奈。『比如卸米、卸乾貨的那輛公車,舉報之後,單位卻通報「沒有違反規定」。理由是那位公務員次日一早要出差,為了準時從單位出發,才用公車回家取行李,「順便」將暫放在單位的一些生活用品捎回家。』區伯拿出去年的一摞報紙,說給記者聽,『再比如,那輛拉建材的麵包車,理由是「經過單位領導批准了」;接小孩的公車,理由是「順路,不浪費油錢」。』

但在區伯很『軸』的腦袋裡,什麼理由,他都不買帳。『領導批准了就能「權大於法」?「順路」就能大大方方地接送小孩?納稅人的錢不是這麼花的。』

『榆木腦袋』只有3次心軟的時候。其中一次,是在廣州赤崗路,他抓拍到一輛警車,警察開車送穿睡衣的妻子去看病。『警察看到我用手機拍了照,很緊張,臉上直冒汗。他低著頭,很誠懇地說:「區伯我錯了,給我一次改正的機會。」』那次,區伯沒有『較真』。『誰家都有急事,我不會舉報你,但不能有下次。』在警察點頭保證後,區伯按下了難得一用的『刪除』鍵。除此之外,區伯刀槍不入。

1年多前,為了『把照片拍得清晰點』,區伯又買了一部廉價手機。如今兩部手機,隨拍、隨傳、隨刪,還存著80多張照片。

從通報批評到定期公開公車情況,以卵擊石也有『蝴蝶效應』

區伯被媒體稱為『堅強公民』,但他不時有挫敗感。『最多的挫敗感是剛剛監督時,接到的結果總是「通報批評」。』他慨嘆,『懲處力度那麼低,公車私用何時了?』區伯曾做過一個統計:在他舉報的百餘輛公車私用中,『頂格』的一次處罰是全單位通報,當事人作深刻檢討,並扣3個月獎金。『此外,不扣獎金的比較多,還有一部分單位,根本沒反饋。』

有人不明白了:『區伯,你一次次雞蛋碰石頭,不也沒結果?』但這個『硬脖伯』回答:『不要總說公務員做得差,這個「差」裡,也有你「沒負起公民責任」的因素。』6年來,區伯以卵擊石,終於引發了『蝴蝶效應』。一開始,紀檢監察部門接到他的電話『轟炸』,會苦笑著回應:『區伯,又是你?』現在,廣州市紀委書記邀請他與市政協委員韓志鵬,一同參觀專防公車被私用的北斗監控定位系統。廣州8000多輛公車都『裝載』一新,開到哪裡將一目了然,書記還派發名片說:『區伯,一有意見,歡迎隨時跟我提。』

以前,公車周六、周日出行算不算私用,還『另說』。現在,廣州市政協主席蘇志佳明確向區伯和韓志鵬表示:周六日公車不能動,專人專卡,一插卡,機器一響就知道。『一動就是私用,去哪裡都是私用』。以前,區伯的舉報周期,一般是7天。今(2012)年4月8日,在指責一輛公車私用被罵後,5分鐘內,區伯就接到了廣州市紀檢監察熱線的反饋。當天下午,廣州市公安局相關負責人3次登門道歉,並責令對違規公務員嚴肅處理,要求各部門引以為戒、舉一反三。

由於堅持不懈地『討說法』,此後,廣州相關部門計劃把該市的公車運行情況,定期公示。4月中旬,還有媒體曾抽查了公務員子女就讀較多的兩所小學,發現之前『停滿大街的』公車,如今,基本銷聲匿跡。沒人能說清,這其中區伯的因素能占百分之幾。一些曾罵過他的公務員,現在成了他的粉絲。微博上,有公務員留言說:『有時,我們沒決心向自己開刀,有區伯在,支援!』

公民意識是理性與堅持,不是『硬碰硬』

6年『解救』100多輛公車,區伯走得不易。盡管成了達人,區伯還在思考:安裝北斗定位系統,怎麼就能確定車是不是在私用?單位每月『內部公開』私用資訊,威懾力能有多少?如果違規成本太低,一套實質性的處罰制度——比如引咎辭職,該不該建立起來?

有人質疑他總跟公車過不去,是跟政府『有仇』。區伯立刻拿出廣州市見義勇為基金會頒發的證書,說:『我是希望政府好。當你在行使公民權利時,不需要自證「我是一個好人」。』有人質疑,吃低保的他,是以『敲詐司機』為生。街坊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區伯在他們眼裡,特立獨行,他『賺錢』最多的一回,是有一次被打傷後,街道辦送來的200元慰問金。

區伯不是沒有退縮過。今(2012)年5月,他想了一晚上後,曾把微博一條條地刪去。但網友立刻在下面『蓋樓』(網路粉絲回覆):『區伯不能退。你的退,不是一個人的退。』如今,這個脾氣特『軸』的老頭,還是瞎溜達。遇到需要『解救』的公車,他就掏出手機——『啪』。車上人若圍過來『理論』,他就說:『別打我,我是區伯。』聽者往往一愣,自認倒楣,悻悻離去。

『在廣州,「區伯」是個代號。我想,公車私用的官員,怕的不是區伯,而是區伯背後的老百姓,和很多很多也想成為區伯的人。』廣州市民徐志豪,這樣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我知道廣州有個區伯,但我當時想:不會那麼巧吧?』一位曾被區伯抓拍的官員,後來打電話給他道歉,『以後,再不敢僥幸。』『如果事事較真,這個國家會更好。』電話那頭,區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