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性教育手法大公開! 宮婦靠春畫親手把玩

古代皇子們一般在14歲,甚至更早的時候就進行性啟蒙了。除了宮婦手把手教外,皇家對皇子進行性教育還有什麼招兒?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皇家進行性教育的特殊手法:宮婦手把手地教

古代皇子們一般在14歲,甚至更早的時候就進行性啟蒙了。除了宮婦手把手教外,皇家對皇子進行性教育還有什麼招兒?

根據人民網報導,過去,男人在新婚大喜入洞房後,也有三樣美事兒:一是看春意,就是古人常說的春宮圖、春畫;再者讀淫書,這裡的淫書是一種讀書人家常備的性啟蒙讀物;第三是聽淫聲,即所謂新娘子做愛時發出的叫床聲。”春畫”,大概是中國古人進行性教育的一個創舉,並為歷代皇家採用。所謂春畫,就是描繪男女各種性交姿態、反映性生活場景的圖畫。而據說,春畫的起源就在王室。

明人沈德符考證,春畫在西漢時就出現了,發明者是因盜墓聞名的廣川王劉去的兒子劉海陽。劉海陽與其父親劉去一樣,是位頂極好色之徒,整天淫樂,他令畫師在房間四壁、天花板上將這些他所能看得到的地方,畫上各種性交圖,供其作樂時”欣賞”。此即沈德符在《萬歷野獲編·玩具》(卷26)”春畫”條所記,”春畫之起,當始於漢廣川王,畫男女交接狀於屋,召諸父姊妹飲,令仰視畫。”

此後,春畫由宮廷傳至民間,”為民所用”。歷代皇家亦都重視春畫,視之為必不可缺的特殊的性教育工具。玩弄春畫比較出名的皇帝有不少,如南朝齊東昏侯蕭寶卷、隋煬帝楊廣、唐高宗李治和皇後、大周皇后武則天。

這幾位皇帝”看春意”顯然不是啟蒙性質了,而是濫淫。蕭寶卷有位貴妃叫潘玉兒,因貌美受寵。蕭寶卷也效法劉海陽,在新造的後宮牆壁上,畫上各種春畫,以備他與潘做愛時”參考學習”。楊廣則又發揚光大,讓畫師將他與宮女做愛淫樂時的現場畫出來,再現真實供其回味,這就是”烏銅屏故事”。

當然,最出名的還是李治與武則天。李治專門建造了一座供其幸御嬪妃的鏡殿,把自己和妃子做愛時的場景畫到牆上。結果臣子劉仁軌偶然一次進殿,被嚇了一跳,以為有幾個皇帝。李治死後,武則天則把此殿當成自己與面首尋歡的”夜總會”。元文人楊鐵崖就此大發一通感慨:”鏡殿青春秘戲多,玉肌相照影相摹。六郎酣戰明空笑,對對鴛鴦浴錦波。”

除春畫啟蒙,皇室還有一種特殊的性教育手法,使用性玩偶這些教具,讓皇子”一看就懂”。沈德符根據所見所聞,記述如下–“余見內庭有歡喜佛,雲自外國進者,又有雲故元所遺者,兩佛各瓔珞嚴妝,互相抱持,兩根湊合,有根可動,凡見數處。大檔雲,帝王大婚時,必先導。入此殿。禮拜畢,令撫摩隱處,默會交接之法,然後行合巹,蓋慮睿禀之純樸也。”

皇帝在大婚之前,會有專門師傅帶他去看”歡喜佛”。在明朝,紫禁城中設有供奉歡喜佛的密室,密室中的歡喜佛是男女合一的佛像,表像時呈互相摟抱狀。佛身上設有機關,按動機關,佛就開始做愛,變化出各種動作。初入佛殿,還要舉行一個”儀式”,要給歡喜佛燒香、叩拜。之後,新婚皇帝才可以摸抓佛身的隱私處,習練動作。這之後才行”合巹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