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音樂歌詞太俗氣? 莊奴:鄧麗君無可取代!

今年已90歲高齡的臺灣著名流行歌詞作者莊奴來到了廈門。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日前受海峽論壇兩岸婚姻家庭論壇的邀請,今年已90歲高齡的臺灣著名流行歌詞作者莊奴來到了廈門。18日,莊奴老先生參與了在文化藝術中心龍人古琴坊舉辦的一場古琴雅集,在廈演奏家、書法家、文藝愛好者齊聚一堂,與莊奴老先生一起度過了一場古色古香的約會。

據導報記者了解,廈門龍人琴坊自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聯合兩岸古琴藝術家,傳承和發揚古琴文化。而18日在雅集現場,龍人琴坊向莊奴老先生介紹了位於長泰的龍人古琴文化村,並熱忱地邀請莊奴老先生參與即將在今年9月份舉辦的兩岸古琴文化節。

龍人古琴坊還向莊奴老先生贈送了一尊古琴,這尊古琴的背面有由知名書法家朱保華題錄的莊奴老先生的作品『行雲流水六十年,吟風弄月歌三千,伯牙子期今已逝,留得佳話在人間』字樣。此外,朱保華還在現場贈予莊奴老先生長達四米的書法歌詞卷軸。

在一曲《流水》之後,演奏家張錦冰耐心地向莊奴老先生介紹古琴的構造,老先生對龍池、鳳沼這些辭匯非常感興趣。而後在眾人的鼓勵下,莊奴老先生試著學習勾抹琴弦。當清澈的琴音響起時,全場都鼓起掌來。他說,這是自己『九十年來頭一遭』,能夠見到這麼多廈門的文藝愛好者,他非常的開心。 

花絮   昔日好友傳遞祝福

18日導報記者對莊奴老先生的報道見報後,就收到金姓先生的致電詢問。金先生表示自己與莊奴老先生在臺灣是舊相識,後來二人失聯,至今已經有40餘年沒有見面。因而希望能夠通過導報記者與老先生取得聯繫。18日導報記者將金先生的聯繫方式和問候轉達給老先生,儘管老先生已經年邁,卻仍一下子就記起自己這位老朋友。正應了老先生愛說的那句話,『有緣廈門來相會』。

出口成章的老先生

耄耋之年的莊奴老先生有些耳背,大多數對話需要經由夫人傳遞,不過老先生依舊十分健談,幽默風趣且腦筋靈活。幾乎每說一句話就要帶上一句詩,一句詞,或是幾個成語。例如他見到廈門的文藝愛好者覺得『相見恨晚』,稱龍人古琴文化村『美不勝收』。甚至在演奏者彈奏琴曲後,還誇贊『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在座大多是聽著老先生作詞的歌長大的,老先生卻是一個十分謙虛的人。『今後我就是您的弟子了。』他對演奏家說。

對話    談鄧麗君: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人們常常說,『沒有莊奴,就沒有鄧麗君』,因為《甜蜜蜜》、《又見炊煙》、《小城故事》這些『鄧麗君歌曲』,詞作均出自莊奴之手。90歲高齡、在臺灣有『詞壇泰斗』之稱的莊奴先生在廈門接受了導報記者專訪。

導報記者(以下簡稱『記』):您多次來到廈門,對廈門的印象如何?

莊奴(以下簡稱『莊』):我對廈門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美不勝收』,這個都市太美了,我都陶醉了。我回去一定會想辦法寫一首關於廈門的歌曲。

記:一般而言,流行歌是『年輕人的歌』,但您雖然高齡,創作出來的歌曲卻被年輕人喜歡,您有什麼秘訣?

莊:流行歌是最難寫的,因為這是層層關聯的。第一,我寫了詞給作曲的人一看,這是什麼詞,他不譜了;有詞有曲了,歌手她不唱,也不行;好詞好曲好歌手,聽眾是不是接受呢?此外,流行歌詞要怎麼寫出情感也不容易,寫得不好就變得肉麻了。現代許多人寫情歌,就是曇花一現——— 等了半天,謝了!

記:那麼您認為什麼樣的流行歌才能歷久彌新呢?

莊:唐朝詩人王維說,什麼是好詞、好歌?意境!就是好詞、好歌!什麼是意境呢?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比如現在的情歌,很多裡面都有『我好想你,我好愛你』,這樣感覺就很俗氣。『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唱),這裡面沒有說我愛你啊,可是它為什麼流行?就是意境在裡面。

記:那您認為您的哪首歌最有意境。

莊:媒體常問我,你最喜歡哪首歌?手心手背都是肉,我都喜歡,因為它們是不一樣的類型。

記:這麼多年來,您一直在大陸舉辦跟鄧麗君有關的活動,釵h媒體認為您在尋找第二個鄧麗君,是這樣嗎?

莊:在大陸,像鄧麗君的聲音太多了,但聲帶只有近似值,沒有絕對值。我只能說,她們很像鄧麗君,但絕不能百分之百地說她就是鄧麗君,她是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而且,當時我們在臺灣,是一個小組:作詞莊奴、作曲古月、演唱鄧麗君。那個時代、那個時空已經過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那個莊奴、那個古月、那個鄧麗君,要想再塑造出那樣的曲子,很難。

莊奴簡介

莊奴,著名詞作家。原名王景羲,1922年出生於北京,1949年到臺灣。鄧麗君演唱的《小城故事》、《壟上行》、《甜蜜蜜》、《又見炊煙》等歌的歌詞就是出自莊奴之手;費翔演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也由莊奴作詞。莊奴寫詞五十餘載,至今筆耕不輟,被稱為『與時間賽跑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