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林彪! 毛澤東差點被當俘虜?!

在延安時,毛澤東遇上急事時常坐著一輛卡車去。一天晚上,毛澤東辦完公後,對王能坤說:『我們去看望住院治療的林彪。』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在延安時,毛澤東遇上急事時常坐著一輛卡車去。一天晚上,毛澤東辦完公後,對王能坤說:『我們去看望住院治療的林彪。』

林彪率領第115師在平型關痛擊日軍之後,率部繼續在晉西北作戰。1938年2月,他穿著繳獲的日軍軍大衣,騎著繳獲的東洋大馬,帶著長長的隊伍行進在閻錫山防區。誰知走在隰縣時,被眼拙的晉軍誤認為是日軍將領,『啪——!』歷來槍法不准的晉軍一槍竟把林彪撂下了馬。由於傷勢嚴重,他被毛澤東下令,接回了延安,住在東川的和平醫院。

毛澤東要去看望林彪,從鳳凰山到東川的路程不近,又是夜晚,王能坤於是叫上司機,帶著翟作軍、邵清元、唐正元三名警衛員,隨同毛澤東一起,坐著那輛卡車去。

毛澤東與林彪談話至深夜。在返回鳳凰山駐地時,汽車剛行駛到延安機場東頭,突然,『啪!啪!』延河南岸山溝里響起了清脆的槍聲。王能坤立即說:『應該不是自己人打槍。』

但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也無法斷定,於是吩咐幾名警衛員說:『把槍上的子彈全換上20響的子彈梭,准備應付情況。』

四人緊急行動起來。邵清元站到汽車頭部邊的踏板上,注意前方和左右兩邊的動靜;翟作軍和唐正元站到汽車後部左右的尾板上,主要負責後方;王能坤則站在毛澤東身邊,親自保護他的安全。

盡管幾人有些緊張,但都經過了嚴格訓練,一旦做好戰鬥準備後,就一點也不慌亂了。卡車往前開著。毛澤東坐在靠左邊木凳上,仰著頭,抽著煙,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乎還在思考同林彪談話中的一些問題。

汽車很快穿過機場,到了東門延河邊。這時延河沒有走汽車的橋,於是停下來過河。遠處又響起了幾聲槍響。毛澤東毫不介意,只是問了句:『你們聽到了吧?有人歡迎我們哩!』

聽到毛澤東這樣輕松的玩笑,大家也都笑了。因為河裡的結冰已經開始融化,水還冰冷,翟作軍和邵清元負責背毛澤東過河,王能坤和唐正元則隨汽車過。

本來延河在冬季冰凍時,冰很厚,甚至還能通汽車。不久前一次,毛澤東坐著汽車在冰上通過時,『撲通』一聲,汽車掉進了冰窟窿,警衛員只好把車門打開,把毛澤東扶上岸,步行回去。然後,找老鄉借了兩頭牛,才把汽車拉了上來。這次卡車是趟著冰水過河,所以沒出現上次那樣的問題。誰知他們過了河後,槍聲還在響。王能坤說:『我們在岸邊等一等。』

毛澤東說:『我們先走,不管它。』

卡車繼續開去,前頭果然沒遇到什麼事情。眾人平安地回去了。

事後,林彪聽說這事兒,對老婆葉群說:『沒想到因為看我,差點讓主席在河邊當俘虜了!』

葉群嗔怪老公說:『你聽見風就是雨,主席如果聽見幾聲槍響,就要當俘虜,那還能當主席啊?!』

毛澤東坐汽車的故事還真不少。本來乘汽車比走路、騎馬都要快,但他看到延安汽油緊缺,加上道路不平,過河難,遇到下雨天,車子陷到泥坑里還上不來。所以,寧願走路,並交代王能坤說:『我們還是應該盡量節約汽油,汽車讓給機關去搞運輸使更實用。』因此,除非遇上緊急事,一般騎葉子龍找來的那匹新小黃馬。

本文摘自《毛澤東的紅色衛隊》, 華宸著,大陸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文史頻道轉載本文只以資訊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