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廣府廟會成「相親會」! 單身成白領尷尬標籤

蛇年新春的廣州廣府廟會成了「相親會」,從2月24日至3月2日,一連七天不同主題的「幸福相約,萬人相親」活動正在廣州越秀公園火熱上演。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蛇年新春的廣府廟會成了『相親會』,從2月24日至3月2日,一連七天不同主題的『幸福相約,萬人相親』活動正在廣州越秀公園火熱上演。

根據人民網報導,『80後』,這些伴隨著大陸改革開放進程成長的一代人,在經歷了高考、考研、『國考』(公務員考試)、找工作等一系列激烈競爭之後,婚姻成為他們人生的新『考題』。那些已到適婚年齡仍是單身的青年人,將面臨『剩男』、『剩女』的尷尬標簽。

為了兒女的終身大事,廣州的父母可謂使出了渾身解數。

『找女婿都成我的工作了。』年近六旬的張大爺帶著一疊印有女兒年齡、身高、學歷、經濟狀況、照片和聯繫方式的『小廣告』在現場派發。『她今年已經28歲了,在廣州從事金融工作,一直是個工作狂,對談戀愛並不感冒,但我們都愁死了』。

相比紙質傳單,有的父母『技術手段』更先進,他們拿著平板電腦或手機播放兒女的照片和視頻。他們說,這樣能讓別人對自己的孩子有一整體的印象,增加信任感。此次活動承辦方介紹稱,這幾天相親會上,父母都是身負重任而來,往往比子女相親更積極,問『准親家』的問題也更現實:年齡、職業、收入、學歷、住房等資訊『照單全收』。如果雙方父母覺得條件基本合適,就從人群中走出,繼續單獨交談。

記錄男女嘉賓個人資訊的『緣分牆』前早早擠滿了人。不少父母正戴著眼鏡仔細抄寫相關資訊,還有的三五成群熱烈交流。有的家長擠不進去,干脆把高舉征婚廣告,四處走動。一位姓周老伯舉著一張紙『淡定』地站在『緣分牆』一側,一會兒功夫就吸引了不少人。

紙上寫著:『男,83年6月,身高170,復旦大學本科,廣州市戶口,國有企業白領,尋家在廣州的獨生女孩,23至27歲,身高160,本科。』周伯表示,這些條件都是兒子定的,不符合都不見,他實在太挑剔了,做父親的也沒辦法。周伯透露,自己瞞著兒子來這里參加過兩次相親了,『兒子肯定不會讓我出來替他相親,不過我先把女方的詳細資料帶回去,他看合適就不會拒絕了。』

記者在現場發現,當天不少父母都是瞞著孩子來相親的,而這些『被相親者』大多是在廣州工作的大齡優質白領。也有部分青年攜父母共上陣,三人有商有量,好不熱鬧。一兩個小時的『聯誼』後,大多數父母已將合適物件的基本情況和聯繫方式網羅囊中,等待回家向孩子匯報『戰況』。當然,也有家長表示沒有找到有緣人,臉上流露失望之情。

一位姓江母親表示,自己正打算3月初在廣州公園選址自發組織相親活動,『趁著廣府廟會未散的相親熱,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廣州大齡未婚青年家長聯誼會」。現在子女都為事業打拼,沒時間談戀愛,我們做家長的,有責任為孩子提供這樣的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