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大陸經濟能走好自己的路!

解決大陸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問題,不能簡單照搬西方看似完美的現成理論。作為轉型的發展中國家,大陸必然有很多體制、機制的問題等待解決,我們不能只停留在批判家的層面。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解決大陸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問題,不能簡單照搬西方看似完美的現成理論,我們不能只停留在批判家的層面。做批判家很容易,只要拿一個理想模型與現實比對,都可以下結論說現實不是理想的安排。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對於全球市場來說,大陸兩會是備受各界矚目的重要主題性事件。經濟增長率目標、結構調整、轉型措施等資訊都會成為大陸國內外審視和判斷經濟如何發展的重要依據。大陸經濟的偉大實踐為世界關注,大陸走的這條道路也給世界經濟帶來了許多動力和啟迪。

1987年,我從美國滿懷信心地回到改革開放事業如火如荼的大陸,準備奉獻在國外學到的前沿知識,幫助政府解決改革發展中遇到的問題。但在面對如何處理大陸首次遇到的兩位數字的通貨膨脹工作中,我發現,解決大陸改革開放中出現的問題,不能簡單照搬西方看似完美的現成理論,必須深入大陸經濟的現實,根據大陸實際的條件約束,按照理性原則進行現實分析和理論重建。

大陸就是這樣進行著有自己特色的發展探索。30多年來,大陸政府運用實事求是的政治智慧,埋頭苦幹造就了年均增長9.9%的經濟奇蹟,極大提升了國際影響力。尤其在近些年國際經濟遭遇巨大問題的背景下,對大陸經濟的評價、對大陸道路的思索越來越多。

未來國際經濟形勢不容樂觀。始於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已經進入了第六個年頭,發達經濟體依然未完全走出危機陰影;歐洲中央銀行為了避免歐元區解體,很可能不斷給面臨主權債務危機的南歐國家開出止痛藥式的短期解困方案,而最終結果都是貨幣化;美國、日本也很難推行真正的結構性改革提高競爭力,而是以寬鬆的貨幣政策壓低利率來降低債台高築的政府的還債和舉債成本。

在這種情況下,未來10年、20年,美、歐、日等發達國家很可能都會出現所謂的『新常態』,即經濟增長率非常低、貨幣非常寬鬆、投資風險大而回報低的經濟狀態。這將給國際經濟帶來許多風險和壓力。

但對於大陸經濟的未來,我仍然保持著樂觀的態度。自結束世行工作回來後,我曾預測大陸未來20年還有維持8%增長的潛力,很多人質疑是放『衛星』。實際上,以前我對大陸國經濟的多次樂觀預測也曾被質疑是放『衛星』,那些預測如今已成『行星』,像在上世紀90年代初預測的,到2030年大陸經濟的規模會達到美國的平,甚至可能已經變成『恆星』。

我對大陸經濟樂觀的預測來自於對經濟增長本質的理解,現代經濟增長是技術不斷創新、產業不斷升級。日本、新加坡、韓國等國家也曾處於大陸現在的水平,它們利用後發優勢可以維持20年8%—9%的增長,為什麼大陸不具備8%的增長潛力?我們今天面臨的問題,當年許多近鄰國家也都經歷過。

作為轉型的發展中國家,大陸必然有很多體制、機制的問題等待解決,我們不能只停留在批判家的層面。要做批判家很容易,只要拿一個理想模型與現實比對,都可以下結論說現實不是理想的安排。但是,理想模型不能作為藥方,我們必須實事求是地了解問題產生的原因、歷史及現狀,了解問題是內生還是外生的,哪些是可控的,解決問題有哪些有利和不利條件,以及如何利用有利因素、克服不利條件。這樣,就有辦法在未來20年、30年繼續保持比較快的增長。

大陸得走好也走得好自己的路,兩會就是堅定信心的重要中途站。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僅是人均收入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而且是包括思想、文化、發展道路在內的全面復興。大陸不僅應該對本國的問題進行理論分析,而且應該根據自己的認識對發生於全球的甚至發達國家的問題提出理論見解和政策建議。這是大陸面臨的機遇、挑戰和需要承擔的責任。如此,才能幫助大陸更快地實現現代化,也可以更好地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實現現代化。己欲立而立人,這才是中華民族真正的偉大復興。(林毅夫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教授,前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