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政協委員:收入倍增≠平均翻番 需提低、擴中

遲福林委員表示,收入倍增要提低、擴中,尤其讓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增長更快些,到2020年中等收入者比例提高到40%以上。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兩會於3日正式開幕,全國政協委員幾乎都有對了實現『中國夢』而準備提案,根據中國網報導,遲福林委員表示,收入倍增要提低、擴中,尤其讓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增長更快些,到2020年中等收入者比例提高到40%以上。而賈康委員說,轉移支付體現再分配『抽肥補瘦』,加大稅收調節力度,健全個人收入雙向申報制度。下面就幾個層面來看看這個議題吧!

1.中低收入能否倍增?
『提低』、『擴中』要轉移支付,加大結構性減稅力度

分析:

『收入倍增,不是貧富差距擴大基礎上的倍增,而是向中低收入群體傾斜下的倍增。』全國政協委員、大陸改革發展研究院(海南)院長遲福林表示,尤其要盯住中低收入群體,透過『提低』、『擴中』,實現中等收入群體比重的整體擴大。新出台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提出,『力爭中低收入者收入增長更快一些』,這是一個可喜的信號。

遲福林分析,目前大陸中等收入人群只占23%左右,如果能每年提高2個百分點,到2020年提高至40%以上,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將從3億擴大到6億人左右,這將奠定『橄欖型』社會基礎,也意味著有更多的低收入群體會進入到中等收入的行列。有人認為,收入倍增就是工資翻番,事實上居民收入不僅包括工資、獎金等貨幣收入,也包括教育、社會保障等方面的待遇。

遲福林認為,從現實情況看,中低收入者之所以當期收入、財富水平偏低,主要原因是基本公共服務沒有得到有效保障,人力資本積累不足、實際稅負水平比較重、財產權未得到有效保障等等。要實現收入倍增的目標,必須正視這些難題。

解決:

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多予少取』成為共識。『多予,就是要做好轉移支付。』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委員強調,轉移支付體現的是財政取之於民時側重『抽肥』,用之於民時側重『補瘦』的再分配,既有對欠發達地區的扶助和支援,也有對一部分低收入和困難人群的直接扶助與支援。

賈康建議,應加大對中西部地區的財力支援,加大教育、就業、扶貧開發等支出;還要加強對困難群體救助和幫扶,健全城鄉低保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補貼制度,完善孤兒基本生活保障制度,建立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制度等。

『少取,是要加大結構性減稅力度。』遲福林建議,實施大規模的國家減稅計劃。一方面透過降低個人所得稅稅率等方式,減輕中等收入人群的稅負;另一方面對中小企業減稅,透過促進中小企業的發展,帶動更多人就業,壯大中等收入群體。他表示,未來7年,尤其要有效控制財政收入過快增長,有效控制行政成本過快增加,使城鄉居民在國民收入分配格局中的比重明顯提高。

 

2. 高收入如何控得住?
『控高』重點是合法不合理收入,關鍵是打破壟斷

分析:

收入倍增,會不會高收入群體增收更快更多?與『提低』、『擴中』相對應的是『控高』。賈康認為,『控高』的調節對象有兩類:一是合法合理的高收入,這方面應進一步完善稅收政策予以調整。二是合法但不合理的高收入,比如壟斷行業和某些國有企業高管的過高薪酬,一些地區公職人員過高的福利待遇等。

目前合法但不合理的收入應成為『控高』的重點。遲福林認為,這類不合理收入所帶來的分配不公,已經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焦點,影響著公平合理收入分配秩序的實現,影響著社會和諧,必須盡快提出務實的行動計劃。賈康認為,大陸現階段直接稅比重僅為30%左右,其中又以企業所得稅為主,個稅收入占比不高,財產稅占比更低,遺產和贈與稅更完全付諸闕如。這種現實狀況,已不適應當前經濟發展、收入提升、財富積累的新階段新特點。

解決:

『控高的關鍵是打破壟斷』。遲福林表示,收入分配改革不僅僅著眼於收入本身,而要聯動推進國有資本配置和壟斷行業改革。以公益性為目標調整國有資本配置,將國有資本用于最急需投入的公共服務領域。這樣既有利於國企改革,也可以為民企發展創造空間。賈康說,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要求:『加大稅收調節力度,完善財產稅,形成有利於結構優化、社會公平的稅收制度』,這點非常重要。

賈康建議,今後應完善高收入者的個稅徵收、管理和處罰措施,將各項收入全部納入徵收範圍;改革完善房地產稅,逐步擴大房產稅改革試點範圍,細化住房交易差別化稅收政策,加強存量房交易稅收征管;擴大資源稅徵收範圍,提高資源稅稅負水平;將部分高檔娛樂消費和高檔奢侈消費品納入消費稅徵收範圍。

3.財富『蛋糕』怎麼切?
建立完善的基礎資料資訊,健全個人收入雙向申報制度

分析: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提出要『推動形成公開透明的收入分配秩序』。 有人說,『合理合法的高收入,咱羨慕但不妒嫉,就是那些說不清的灰色收入,最讓人生氣』。

『實現收入分配的公平公正,必須有公開透明的制度為前提。』遲福林說。他認為,當前灰色收入在一些領域依然存在,引發的矛盾日益突出。如果不能構建起公開透明的基礎制度,規範隱性收入、取締非法收入就難以有效落實,也會影響中等收入群體的社會認同感,影響整個社會的穩定。此外,如果收入情況不摸底,財富分布不清楚,資料體系不完善,都會影響改革的方向及相應政策。

 

『公共資源公平、合理配置,才能發揮積極作用。』遲福林強調,有些人無償或低價占有公共資源,輕易『一夜暴富』,會極大地造成社會不公。今後要建立合理的公共資源出讓收益分享機制。應注重完善制度,避免這類表面合法合規,實際上不合理並加劇收入差距的現象出現。

解決:

做大『蛋糕』,又要切好『蛋糕』。遲福林認為,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是盡快建立完善的基礎資料資訊體系。首先要加快居民個人收入記錄和統計,爭取盡快覆蓋所有的城鄉居民。其次是加快建立規範的現金管理制度,健全現代支付和收入監測體系。包括落實金融帳戶實名制,完善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財務報銷制度等。此外,還要推進陽光政府,約束政府三公經費,同時有效約束某些地區公務員過高的福利待遇。

賈康認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牽一發動全身』,需要在通盤規劃協調下先形成框架性的頂層規劃,抓住重點、循序漸進。在稅收環節,賈康表示,應建立健全個人收入雙向申報制度,即法人單位作為扣繳義務人和個人作為納稅義務人均作申報,探索實施全國統一的納稅人識別號制度,並考慮與居民身份證號碼和社會保障號碼同一。